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零九、谁和你开玩笑!

一百零九、谁和你开玩笑!

  林如海必然去职,而薛蟠也彻底没了做盐引生意的指望,这生意丢了不打紧,要紧的是被人看不起,想那侯琳侯公子敢当面讽刺自己,显然是眼皮都不会夹自己一下,又胆敢垂涎自己的林妹妹……如此想来,如何不恨侯家,如何不恨杨贝伦?

    大约也是受了这一世本尊性子的影响,薛蟠行事大部分的时候老道,偶尔十分冲动,有时候甚至是蛮横无比。“这种小人也不必见了。让他从那里来,从那里滚回去就是了。”

  林如海慢慢的点点头,“此人原本还是我小看了他,若是早些提防,原不会到如此地步,只是我还想着和两浙长芦盐运使打官司,把西南和西北两地的盐引拿过来归属咱们这里发卖,加上去年到任,我也和他言明,盐引改派之事乃是圣上钦定,他老实许多,我就不再多提防着他,可没想到,”林如海把盛着燕窝的碗狠狠的掼在了地上,“这一日没有防住,害得夫人因此过世!”

  薛蟠从林如海的签押房走了出来,抖了抖袖子,贾雨村和林管家在外头候着,见到薛蟠走出来,连忙上前,林管家显然听到了里头的砸碗声,十分的关切,薛蟠说道,“叫人进去把碎瓷片给收拾了,林大人心情不好,你们小心伺候着。”

  林老管家领命而去,贾雨村问薛蟠,“兰台大人可要见盐运使。”

  “林大人是不会见了,”薛蟠摇头说道,“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林大人?他们也配?”薛蟠怪眼一翻,“我去见一见罢了。”他摩拳擦掌,“贾先生你如此,如此,把他请到后头正院来。”

    无论杨贝伦如何混账,林如海如何一点也不想见到他,可他毕竟是盐运使,三品的大员,不可能让他在门房吃灰,只能是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在花厅让他坐着,又让人奉茶,林老管家虽然知道此人不地道,但是林如海乃是官场中人,起码的礼仪体面是要讲究的,故此也只耐着性子陪着,只是不想和杨贝伦说话,双眼紧闭假装自己泥胎木偶一般。

  杨贝伦不过是一夜之间,和林如海一般,苍老了许多岁,原本保养得宜的脸上已经是皱纹布满,他不得不来,昨夜他也是一夜没睡,想着如此局面,自己该如何挽回。

  思来想去,也就只能是亲自来负荆请罪,厚颜试一试,看看林如海是不是宽厚之人,杨贝伦五十出头一点点,这样的年纪在正三品的位置上,只要熬资历,慢慢的当差办事,不需要什么天大的功劳,熬也能熬到一部尚书,若是想要入阁拜相么,这就需要一点天资聪颖,需要一点风云际会了。

  官场上的位置,屈指可数,就那么寥寥数个罢了,若是一旦失去,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回得来,他不得不要厚着脸皮来林家谢罪,他已经想好了,无论是林如海如何折辱自己,都必须要忍耐下去,毕竟昔日先贤,汉淮阴侯亦有胯下之辱,就算林如海如何对付自己,都不算什么事儿,算起来,都是读书人,也不会如何,虽然贾夫人过世,但是俗话都说,太太死了轿满街,老爷死了无人抬。算不得什么的。

  杨贝伦如此想着接下去见到林如海,自己该怎么说,如何恳求,林如海如果这么说,自己该怎么答,若是那样说,自己该怎么答,如果林如海不原谅,那么只好自己个跪下来求情了,横竖面子和位子,说到底,还是位子更重要些。

  林如海想必也只是会晾自己一会,却不敢不见自己,杨贝伦如此想着,果不其然,不一会就瞧见一位刚才接待自己,号称是薛府清客的贾雨村,前来请,“林大人伤心坏了,走不出来见杨大人,只能是请杨大人到后头喝茶说话了。”

  这不过是拿乔的小手段,倒也不算什么,杨贝伦今日知道是来求人的,不宜大张旗鼓,故此也没和昨日一样穿着官服前来,只是穿着寻常的衣服,他点点头,“如此甚好,你在前头带路就是。”

  贾雨村并林老管家一起带着杨贝伦到了后头院子,穿过几丛翠竹,就到了贾夫人的内院,杨贝伦拾阶而上,穿过朱红色的院门,就到了内院,只见到有一个肥肥胖胖的少年用手拿着一根青色的竹杖驻地而立,头朝着天上看,对杨贝伦的到来视如未见,也不对着杨贝伦行礼,贾雨村暗暗笑薛蟠摆谱,面上却连忙先容,“这是薛家家主,金陵织造府提督,紫薇舍人薛蟠。”

  “哦,薛大人好啊,”杨贝伦打量了薛蟠几眼,实在是不知道这个少年郎居然有如此大的胆量和心思,在百花厅闹腾出泼天的场面,把自己这必杀之局给破了,杨贝伦是恨不得就地将薛蟠打死,只是这时候形势比人强,他也不得不对着区区六品芝麻小官的薛蟠和颜悦色,还率先打招呼,“昨日听闻你办的好盐引,这一下子就帮着朝廷解决了大问题,本官要上折子给你请功!”

  薛蟠嘿嘿一笑,挥了挥手,让贾雨村退下,院子里这时候说来也奇怪的很,半个仆妇下人都不见,只有林老管家和薛蟠,还有杨贝伦一起站在中庭,薛蟠嘿嘿一笑,倒是叫杨贝伦有些莫名其妙,“薛大人在笑什么?”

  “没什么,”薛蟠依旧朝着天看,正眼也不瞧杨贝伦,“杨大人,你今日来,是负荆请罪吗?”

  杨贝伦不防薛蟠这样直接了当的戳破了自己个的心思,不免闹了一个大红脸,“咳咳,本官为何要来负荆请罪,只是听闻贾夫人仙逝,故此想着同僚之宜,特来吊唁罢了。”

  “是吗?”薛蟠说道,“悼唁来过就可,心意到了就是,不过呢,我却要告诉杨大人一件事儿,林大人现在在签押房写弹章,您猜猜看,这是要弹劾谁呢?”

  “薛大人,”杨贝伦听着心惊肉跳,“这事儿可不是玩笑的。”

  “谁特么的和你开玩笑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5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