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一十、薛文龙怒鞭盐运使

一百一十、薛文龙怒鞭盐运使

  贾夫人的正房里头已经作为停灵之所,房门大开,里头白布随风摆动,只是说来奇怪,倒是未见哭灵和伺候仪仗的仆人,听到杨贝伦这么说,薛蟠原本脸上还带着微微笑意,“林大人可是恨死昨日前来大闹林府的人了,今日已经预备好,即刻写了弹章就要送到神都,那些什么侯家李家唐家,都算不得什么,都是一些商人罢了,算不得什么,昨日既然没法子成事,日后腾出手来,可以慢慢炮制之,倒是杨大人,位高权重,林大人说不得只好请圣上圣裁了!”

  杨贝伦听着心惊肉跳,虽然这是一个必然可以预料到的结局,但是有时候人总是不死心,不然他也不会厚颜亲至林府,他面色巨变,勉强笑道,“薛大人,我和林大人同在盐政当差,算起来是同僚,这同僚之间总是有些情谊的,想必林大人绝不会如此心狠吧?”

  “这可是没准儿的事儿,”薛蟠低着头搓了搓手指,“就看杨大人能不能负荆请罪了,若是心意诚些,想必林大人会原谅杨大人的,不过杨大人今日只是来吊唁,不是请罪?哦?那就请回吧。”

  杨贝伦连忙笑道,“这是从何说起的?我今日来一是悼唁,二来,二来,”他也有些结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也是来请罪了。”

  “吼啊,”薛蟠点点头,“杨大人知耻近乎勇也,那最好了,林大人不得空,你就在这里谢罪就是,跪下吧。”

  杨贝伦说道,“我想着昨日确有孟浪之处,险些耽误了盐引改派的事儿,幸好薛大人当差勤勉,林大人居中运筹帷幄……”他似乎才听到了薛蟠的话,惊讶的问道,“什么?薛大人你说什么?”

  杨贝伦的确姿态极低,不然不会对着薛蟠这么一个少年一口一个薛大人的喊,只是他却是高估了薛蟠的品性,他素来是得理不饶人,无理还要搅三分的,薛蟠懒洋洋的摆摆手,“杨大人你没听清?你跪下请罪就是。”

  “放肆!”杨贝伦再怎么样卑躬屈膝来请罪,也不至于想要损了自家三品大员的体统,他眉毛倒竖,原本有些佝偻的身子瞬间挺拔,居高临下的瞪视薛蟠,“口出狂言,是谁给你的胆子!”

  薛蟠嘿嘿奸笑,绕着杨贝伦走了半圈,“胆子吗?自然是我自己个的,”他走到了杨贝伦的身后,突然之间就伸出腿来,朝着杨贝伦的膝盖后关节猛地一脚踢了过去,“跪下!”

  杨贝伦猝不及防,哎哟一声扑倒在地上,他转过头来,伸出手颤抖着指着薛蟠,又羞又怒,“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林老管家哎哟一声,他还不知道薛蟠想要做什么,见到杨贝伦跌倒,本能的伸出手想要去扶,随即想到昨日之事,他瞬间收起手,笼着袖子在边上看好戏,

    “你什么你?”薛蟠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杨贝伦,“小爷我叫你跪下谢罪,你没听清楚?没听清楚倒也无妨,小爷亲自动手,帮着杨大人你负荆请罪。”

  他随即举起手上的青竹杖,高举过头,狞笑着看着杨贝伦,“杨大人,既然是要唱戏,那就要唱全套,您说这负荆请罪,荆都没有,怎么请呢?”

  “你,你……”杨贝伦被薛蟠气的浑身发抖,就这样伏在贾夫人的院子内,半是惊吓,半是恼怒,一时之间挣扎着起不来,“黄口小儿,安敢如此羞辱本座!”

  薛蟠一竹子就打了下去,杨贝伦哎哟一声,手背顿时就起了一道长长的红色血迹,随即薛蟠刷刷刷几下,接连打在了杨贝伦的身上,杨贝伦猝不及防,惨叫连连,一点也不顾及什么三品大员的体统了,林管家在边上只是嘴上劝着,“大爷不可以这样,这样不好。”脚下却是纹丝不动。

  杨贝伦在地上连续翻滚着,薛蟠这样暴风雨似的打了好一会,觉得有些累了,顿时停手,他也知道轻重,知道这脸面是不好打的,故此只是朝着杨贝伦的肩膀背和四肢打去,虽然是年轻,但是体力不算好,这么打了一会,他累的气喘吁吁,拄着竹杖歇了几口气,随即大骂道:

  “瞎了你的狗眼,敢得罪你薛大爷!你去打听打听,金陵城谁敢无缘无故招惹你薛大爷?!你倒是胆子真大,还要拘拿我,什么玩意!”

  杨贝伦被打的一时半会缓不过来,只是哼哼出声,无暇和薛蟠打嘴炮,“这也就算了,薛大爷不和小人计较,”他脸上露出了森然的表情,用竹杖指着杨贝伦的脸,“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居然来林府滋事!”

  “若是公务上的事儿,谁都找不出什么错处来,虽然是争夺盐引改派的差事,论起来,还能够算得上勤于公务,没人会说闲话,”薛蟠围着杨贝伦慢慢的踱步,“可你居然敢和侯景等人狼狈为奸,将林大人拘在前厅,不许到后院去探视贾夫人,又用兵丁围住御史府!”

    “贾夫人因你等这些小人来捣乱,刺激之下,心力不支,故此仙逝,林大人林姑娘和贾夫人天人永隔!”薛蟠越说越来气,又朝着杨贝伦的后背狠狠的打了三四下,杨贝伦惨叫不已,“用兵困住林大人,又不让林大人到后头探视,你自己说,杨大人,你自己是不是该死!”

  “你放肆!”杨贝伦挣扎着说道,“这只是公务,和私事无关!”

  “谁说没关系,若非你用贾夫人要挟林大人,事儿还不会如此严重,”薛蟠挽了挽袖子,“我今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要来治一治你,怎么样,你认罪吗?”

  “大胆!”杨贝伦喝道,“你又不是大理寺,如何能判本座的罪!”

  “你倒是还记得这个!”薛蟠怒火万丈,又接二连三打了杨贝伦十几下,“有种咱们御前打官司去,看看,这话到底是圣上对你说,还是对你薛大爷说!”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5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