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一十四、出云子

一百一十四、出云子

  可见林家和薛家情感上的关系不一般,两个人先连忙打千请安,又请薛蟠节哀顺变,“我这姑太太,原本身子是极好的,”薛蟠忍不住抹泪,“昨日受了惊吓,竟然一病不起就此长辞人世,可怜我那妹妹,如今不过是八岁!”

  两个人连忙劝解,薛蟠这才收了泪,请两人坐下,“今个来,一来是请安,二是悼唁,”桑弘羊连忙开口,“三是来御史大人此处看看,有没有可以帮上忙的。”

  “那就是最好,”薛蟠用袖子抹了抹脸,淡然说道,“御史府这里,当然最缺的就是人手,你们若是能够来帮衬着,让贾夫人的身后事儿能够好好的办好,你们既然这么说了,我也说不得要提要求了,这些日子,你们几个轮着来帮着迎客吧。”

  薛蟠毫不客气,又说道,“然后再发出命令,让两淮盐商,昨日拿了盐引的,尽数要来,轮着几班一起守在灵前,受了林大人这么大的恩惠,盐引大家伙都拍的满意,难道,大家伙不给贾夫人尽孝吗?”

  “特别是那些跟着侯家一起胡闹的人,”薛蟠冷冷说道,“我和你们两个不客气的直说,若是谁不来伺候着,我明日就叫他知道悔恨两字怎么写!”

    薛蟠说的杀气腾腾,两个人凛然听命,一边叫人消息传了出去,一边就即刻帮着薛蟠照看各种事情来,素来料理红白喜事都需要请相熟的人家来帮衬,不然自家情绪激动,凡事不能够理智的对待。

  到了午间,林家的世交亲眷已经都得了消息,纷纷上门吊唁,林如海本籍姑苏人士,扬州和姑苏,算起来都是金陵省省内,两地相差不远,亲朋故旧本来就不在少数,林如海虽然素日里头来往好友不多,可他为人谦和,文采斐然,差不多是扬州府的文坛领袖,如此又有许多官学、私学、学院等的读书人前来问候,这样又是一批人。

  金陵风俗,女眷过世,娘家人要派人来见了才能够出殡落葬,贾夫人正经的娘家人都在神都洛阳,今日已经发出了急件,也不知道何时才会派人过来,这事且不急,只是到底还差一位居中接待迎来送往女眷的人,这个人不好找,林如海的一干姨娘身份不够,今日倒也罢了,都是自家亲眷,没什么人怪罪,可若是过些日子有正经诰命夫人来吊唁,姨娘们接待这就不合适了,总是要找一位尊重又懂礼数的人来照料内帷才是。

  马嵩最是附庸风雅,扬州城许多方面的事儿,他最熟悉,马嵩倒是出了一个主意:“城外梅花山有一位女冠,唤作出云子,乃是名门之后,出家为道,乃是姑苏蟠龙观观主,道行极高,擅长一手梅花易数,端的是十分了得,她为人随和,也喜欢帮人忙,旧年为了燕王老王妃之冥寿,已经来扬州三个月了,不少人去求了她的神卦,十分灵验,若是能请她出来,倒是可以帮着迎接堂客。”

  女冠就是道士,“这一位女冠,”薛蟠狐疑的说道,“可是真的道士?”

  这些年世风扭曲,许多人特别中意女道士和尼姑,也有不少堂子就改成了这些门面做一些皮肉生意,马嵩听到薛蟠如此说,连忙念佛,“这可使不得如此说!这一位出云子道长,乃是前朝皇族后裔,只不过江山改朝换代,故此不得不遁入空门罢了,身上还有理教院的节箓在身呢,受的正四品俸禄。乃是正宗的道官,咳咳……薛大人别想岔了。”

  “这样的神仙人物,不会来料理此等俗事吧?”薛蟠问道,“出家人是不太愿意沾染红尘之事的。”

  “也不竟然,这一位出云子是最菩萨心肠不过了,最是热心帮人,且和达官贵人相处的好,世兄请叫贾先生下一个帖子,言辞恳切一些,再派一位有体面的人去面见,出云子道长必然是会来帮忙的。”

  如此那么就商定请马嵩出面,林如海的清客写了一封拜帖,让马嵩送过去,务必要请出云子道长前来照看女眷礼节,这事儿且不用再说,到了晚间的时候,马嵩就来报,“出云子道长答应了,明日一早必然过来。”

  “可要再派车子去接?”

  “言明不用了,她那里自然坐车来,只是言明这里安排一间妥善的静室即可,伺候的人也不需要的。”

  “如此如何使得?”薛蟠连忙吩咐,“收拾一个院子出来,预备着出云子道长下榻,再安排妥善的人伺候着,一应餐饮起居都要洁净。”

  到了下午,马嵩和桑弘羊二人已经把薛蟠的命令尽数传出去,两淮数千盐商都仰仗薛蟠,故此各家家主不敢不来,均即刻到了林府报道,又跪在贾夫人正院外哀嚎痛哭,世间从未有不透风的墙,就在今个早上薛蟠拿着竹杖痛打盐运使的事情,已经慢慢传了出去,林家的下人们很是骄傲,薛蟠为了自家的主母居然敢揍一位三品的高官,这样仁义的薛大爷实在是值得大家肝脑涂地的,这事儿巴不得就被他们传出去了,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是彻底认识到,薛蟠这个人,的确是混不吝的小霸王,三品的盐运使都敢揍,还一定要逼迫他在灵前谢罪,而这事儿还真的成了,试问两淮的盐商,谁还敢不来?

    如此从贾夫人的正院门外——寻常男客是不得入内院的,从正院门外,一路跪到了外头的穿堂、抱厦、照壁、游廊、甬道、花厅,密密麻麻的跪了半座林府,纷纷哀哭不已,倒是片刻之间贾夫人就多了如此多的孝子贤孙。

  如此跪了小半个时辰,薛蟠才施施然的走了出来,“好了,好了,”薛蟠满意的点点头,用袖子抹了抹眼泪,“大家伙有心了,都来了不曾?侯家来了没有?”

  大家心里暗暗一动,果然薛蟠是要再次报复了,但是侯家很有脸色,“大人,侯家来人了。”

  “是谁?”

  “是侯琳。”

  /shu/38958/187165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