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二十一、闲谈

一百二十一、闲谈

  贾琏说的艳羡不已,他口才了得,把京中的反应说的活灵活现的,“话说扬州的盐商是有钱,可都是抠门极了,一般的人,根本从他们那里掏不出来银子,寻常若是要他们捐献什么,不过是拿出个十几万两银子来虚应故事罢了,大家伙可是没想到,这盐商如此的有钱,一下子就能砸出这么一万万多两银子来!也没想到姑父居然有这么利害的手段,让他们都乖乖的把银子都拿出来。”

  “天下熙熙,都是为着利来利往,若不是看着盐引有钱可赚,他们怎么会如此豪气,”林如海说道,“两淮盐业原本就是极为赚钱的,只是之前大家伙都没有把这事儿放在明面上,都是私下进行一些勾当,原本上缴朝廷的银子,都掉了私人的腰包里头了。”

  贾琏笑道,“姑父大人说的极是。”

  “这一次还是亏了文龙,”林如海说道,“把盐商们都钓鱼似的勾了起来,不然他们还不会如此砸下血本。”

  这是林如海今日第二次表扬薛蟠了,贾琏目视薛蟠,没想到此人居然如此受林如海重视,看来外头的传闻,只怕十有八九是真的,薛蟠此人,起码是一位急先锋,他暗暗思索着,脸上却是不露声色,慢慢地说一些闲话,不一会,外头来报,说是扬州府官学院士到了,他的官位虽然不高,可昔日和林如海相处默契,读书写字,颇为投契,于是林如海起身,要亲自迎接他进来说话,贾琏见状十分识趣的起身,他原本以为薛蟠会留下来陪客,没想到薛蟠忙不迭的站了起来,“世伯自己个见吧,我也下去得了,若是要请人陪,让雨村先生来就是了。”

  贾琏和薛蟠一起走出了林如海的书房,薛蟠亲自带着贾琏去安排好的住所瞧一瞧,贾琏是何等的性子,如何肯住家中?若是平日的时候,说不定必要住在外头,试一试这扬州瘦马的好处了,只是他到底是顾忌着是来吊唁的,且还有要紧的事儿想办,于是也只好收起心猿意马,预备着在林府之中住下来。

  他问薛蟠,“这院士来了,怎么贤弟不陪着见一见?”

  “我是不喜欢和这些读书人见面的,”薛蟠笑道,“之乎者也,说的累得慌,我虽然不至于见到书就头疼,但还是喜欢人情世故上,这些觉得有意思一些。”

  “若是如此,你倒是和我家里头的宝玉很是投契了,”贾琏也是不喜读书,只讲究一些经济之道,他现在差不多是荣国府的外管事,若是论起来,和薛蟠在家里头的定位差不多,贾琏的父亲贾赦不受史老太君喜爱,故此虽然是长子,可荣国府的大权是半点都摸不上,贾政又是十分典型的读书人,也不管事,王夫人在内主持,外头的事务自然就交给贾琏了,故此虽然还年轻,可不少事物都已经处置过,薛蟠如此说,他倒是也有一些亲近之感,“他也是一个不喜欢见外客的人,每日就喜欢在家里头混着。”

  “二哥这一番来,”薛蟠请贾琏入了一个小院子,只见到院子里头有一棵极大的紫藤树,青石铺就,四周角落处种着兰草,虽然小了些,可十分的幽静整洁,两个人就坐在紫藤树下的青石凳上,仆妇奉茶上来,“可是要好生住几天,等到姑太太的后事料理好了,再和我一起去金陵府玩一玩,哦,这话我就说错了,”薛蟠笑道,“二哥的原籍就在金陵府,也不是什么陌生的地方,论起来,我也不能当这个东道。”

  贾琏翘起了二郎腿,听到薛蟠此言,不免一笑,他拿起了盖碗,摇了摇,“咱们四大家都是金陵原籍这不错,可到底大家伙都离着金陵远了,别说是我,家里头的老爷和二老爷,都未曾来过原籍,若是到了金陵,自然还是老弟你这薛家才算是东道了。”

  说实话,薛蟠对着这个时代的人,感兴趣极了,特别是贾府众人,更是十分感兴趣,他本人对着红楼梦不算了解太深,故此有些刻板印象倒也没形成,贾琏如此口才便给,又十分的潇洒,待人客气又不失风度,薛蟠一见,也是喜欢的,“我听说,我那表妹熙凤,已经和二哥定亲了?倒是还未曾恭喜二哥。”

  贾琏微微一笑,只是这笑容略微带着一些苦涩,“你哪位表妹,是我小时候一起玩闹就熟悉极了的,别的还好,”他看了看左右,见到没有外人,也和薛蟠大吐苦水,“老弟你也不是外人,算起来都是自家亲眷,又都是男人,我也和你说句实话,你表妹未免是太利害了些,还没过门呢,就暗暗的在打听我家里头收拢了多少丫鬟,又有多少通房。”

  薛蟠忍俊不禁,没想到这王熙凤还没过门,就已经开始准备严格控制贾琏了,“咱们男人家,三妻四妾,算的了什么呢?她倒是好,有时候见面就先问了我家里头的事儿,我若是不高兴,她又赔笑脸,一会儿我的气就没了,”贾琏苦恼中带着笑意,“我的气没了,她倒是又来那一套了!嗨,仗着是太太的侄女,太太喜欢,老祖宗也喜欢的和什么一样,若是她进了门,我的罪过才开始算呢!”

  薛蟠哈哈一笑,“二哥的性子,只怕是受不得约束吧?无非是我那表妹,二哥也是喜欢极了,是也不是?”

  贾琏嘿嘿一笑,摆摆手,做出了一副大家心知肚明何须挑明说的样子,“要我说,文龙贤弟,你也该入京中瞧一瞧,天下繁华,那里还能比神都更繁华的呢?咱们这四大家里头,唯独只有你们薛家还留在金陵,这可不好,大家彼此同气连枝,就单单你们在外头是做什么呢?”

  “这不是金陵省这里头还有生意嘛,”薛蟠摇着扇子,“织造府的差事,我刚刚接手,说不定要勤勉些,另外我身上带着孝,不好出远门,”他也颇为意动,想要如今去瞧一瞧,“总是等出了孝先。”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