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二十七、舅舅升官了!

一百二十七、舅舅升官了!

  银子须臾就到,来兴儿把银票交给了薛蟠,薛蟠也不客气,叫臻儿收好,看也不看,倒是让贾琏高看了几分。

  酒过三巡,薛蟠是酒量极差的,这年头的女儿红,倒也不算度数太高,故此喝了几杯,这时候已经有些头晕了,不能一味着喝闷酒,于是他也要找一些话题,“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贵家一门两公,实在是显赫不过了,怎么听着二哥的意思,倒是艰难的很?莫不是二哥来诳我不成?”

  贾琏正在吃着一只桂花盐水鸭头,听到薛蟠这样说,连忙摇了摇筷子,“哎呀,文龙贤弟,你这就是来打趣我了,”他这时候已经心愿达成,故此说话里头带着笑意,更是多了几分不拘束,“你在金陵玩的那一套,实在是胆子大,我可万万不敢如此的。”

  “哦?是哪一套?”

  “你还装傻!”贾琏呵呵笑道,“抄了你的两房叔叔,这事儿,真是办的漂亮,老兄我是羡慕极了。”

  两个人就在炕上盘腿而坐,絮絮而谈,“但凡是世家,总是逃脱不了由盛而衰的定律,不过呢,事出有因,这由头都是不一般的,咱们大越朝,开国以来,可是一直没有平静过,几次乱事,就不少家族则进去了,东府和大家西府,一直太平无事,这是最好不过的样子了。”贾琏有些唏嘘,“单单说十几年前的金谷园之变,圣后可是从神宫里头杀人一路杀到了黄河边!这里头大部分的人都是跟着叛乱的世家勋贵了。”

  贾琏也不过是年轻人一个,陈年旧事也说不清楚,只是一笔带过,只是两府的现状,“爵位是递减承袭的,比如大家东府里头,珍大哥哥,已经是承袭为三品爵威烈将军了,别的不说,这俸禄就少了,这点银子在文龙面前说起来,是小气了些,可多少也有几千两的银子,家里头不少开支就够用了,”贾琏说明说道,“除却收入少了些,这开支最多的,我倒是觉得,应该是分房。”

  大家族的分房别居制度,大约是世家慢慢衰败的重要因素,比如宁国府里头的贾蔷,是宁国府正派的玄孙,后来因为名声不太好,贾珍也觉得“风闻得些口声不要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就“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了。”

  显然,宁国府的财产减少了,别的不说,这房舍被分走,固定资材就减少了,所以如果这是一种惯例的话,只要是自立门户过活的话,就可以分配一份家产,那么刚开始的时候,家私充裕,人丁也不多,自然不用担心什么,可宁荣两家已经承爵数十年,人丁兴旺,有时候,也算不得什么好事儿。

  贾琏所谓的羡慕薛蟠,无非是觉得薛家还有营生在做,不虞有山穷水尽之忧,各房原本执掌的营生,虽然在不断的萎缩,当然也有许多人是在中饱私囊,这原本是最难处置的事情,毕竟大家都是自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但大家万万没想到薛蟠是如此孤拐的性子,一下子抄家,还剥了两房的生意,宁国府荣国府的人都是分家分财产的,他倒是好,不仅不分家,还把另外几房的家产都给充公了,薛家的本钱一下子就充沛起来了,故此贾琏才有此一说。

  “二哥若是不怕人骂,倒也可以如此,”薛蟠捡了一个泥螺吃了一口,笑道,“家里头的人最有钱了,无论是别房,还是家里头的下人。”

  贾琏摇摇头,“这事儿我是没胆子做,我可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多少就把面前的事儿给办好了,其余的真是不敢做,也只有文龙贤弟这样又是族长,又是长房嫡子,才有这样的权威能办了。”

  贾琏也不是怕事的人,贾二爷在都中很有些名气,只是他虽然料理家里头的事务,但是身份颇有些尴尬,行事多有掣肘,这有损自己脸面的情况,自然就不便和薛蟠言明了。

  “所幸来文龙老弟这里,”贾琏笑道,“托福托福,匀了盐引给我,这一回去,我也能和老爷交代了。”

  “恕弟直言,”薛蟠说道,“二哥预备着这事儿,自己办?”

  “这还要问过老爷的意思,不过我自己的想法,自然是自己办,”贾琏笑道,“若是交给别人办,又是少了一层出息了,”他是油锅里都要找出银子来使的性子,那里肯还给别人再剥削一层,“总是自己办才好。”

  薛蟠却是觉得不好,“盐商里头大部分的人背后都有人支撑,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谁也没有亲自下场办盐业,一来呢,手里沾染了铜臭味叫人笑话,二来也是置身事外,免得许多纠纷,按照我的想法,二哥还是交给妥善的商行代办就是,到时候这银子来的细水长流,一概时辰也不耽误。”

  贾琏心里很不以为然,他自小就不爱读书,父亲贾赦对自己管束的也极少,他从小就熟稔家中情况,后来协办了好多事务,这些事务一概很是妥当,也没人说什么闲话不好的话,薛蟠的劝告,在他看来,很是无关紧要,只是刚受了恩德不好说什么,于是只哈哈一笑,举起酒杯,“请喝酒。”

  薛蟠却是不喝了,他头有些晕,摇摇头,“酒性到了,就不再喝了,明日还有要紧的事儿办呢。”

  贾琏也不再劝,于是厨房送了紫苏马蹄并鲫鱼酸笋烧的醒酒汤,酸鲜可口,薛蟠喝了一大碗,才放了下来,“过些日子姑太太出殡,这事儿二哥也不能干看着。”

  “自然如此,”贾琏笑道,“事儿不办好了,我回去没法子和老祖宗交代。”

  两个人还在说话,李如邦拿了一封书信进来了,“都中来信了。”

  薛蟠打开一看,大喜道,“好啊,好的很!”他对着贾琏说道,“我舅舅已经升官了。”

    “哦?”贾琏连忙问道,“可是之前就说好的京营节度使?”

  “是,但还加了一个官儿!”

  /shu/38958/187165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