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五、黛玉那自由的心

一百四十五、黛玉那自由的心

  两位王嬷嬷把手一起出了黛玉住着的水榭,到了后头的一处小小耳房里头,娇小的王嬷嬷亲自煮茶,两个人就坐在炕上,絮叨着家常,原本两个颇为敌视之人,因为林府遭难的事情,居然联合在了一块变成了好朋友,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要我说,姐姐可真是好命,”娇小的王嬷嬷说着说着,叹道,“有这样一个哥儿靠着,比什么都强,虽然嘴巴上语气不好听了些,可着实是孝顺姐姐的,有这么一哥儿在,还怕什么呢?”

  “这倒也不是吹牛,他虽然素日里头没什么礼数,可到底是好心肠不过了,家里头的人,没有一个打骂的,”高大王嬷嬷吹着牛,倒是把可怜一直被骂的臻儿忽视了,“咱们这些家里人,靠的还能是谁?自然是自家哥儿姐儿,要我说,姐姐你也不用担心,林姑娘也是好的,你又何必担忧什么呢?”

  这个时候的家里人可不是后世的意思,而是家里头的仆人们,“大家家姑娘自然是好的,只是失了太太,接下去又要预备着入京,将来的事儿如何,可实在不知道呢,”娇小王嬷嬷叹道,“可我偏不是太太家里头的人,也不知道那府里头有什么呢。”

  “我倒是也听了不少,”高大的王嬷嬷笑道,“大家太太的姐姐,就是在荣府里头当家的主母,算起来,咱们可都是亲戚呢。”

  “自然自然,”娇小的王嬷嬷笑道,“少不了日后要帮衬着了。”

  高大的王嬷嬷似乎想到了什么,悄声问娇小王嬷嬷,“我瞧着林姑娘的身子不太好,日常吃的饭也不多,可是有什么娘胎带出来的病症?”

  “那里的话儿,绝没有的,只是这些日子伤了心罢了,过些日子就一定好,”娇小王嬷嬷连忙说明道,她开始反探问,“我听说哥儿在家里头当家了?那贵府的太太呢?都不管事儿了?”

  “太太菩萨一样的人,素来是不多问家里头的事儿的,原本老爷过世,家里头许多事儿忙的很,她原本就难支应,不过大爷如今孝顺极了,事儿都办妥当了,也尊崇太太,太太如今是舒心极了,不管事儿。”高大的王嬷嬷若无其事的说道,“金陵的鸡鸣寺里头佛前供的海灯,保佑平安身体康健是最好不过的,姐儿看上去身子弱,不若在佛前供应海灯起来,身子必然会好起来。”

  “若是好,请姐姐帮着办一办,”娇小的王嬷嬷连忙道,“妹妹只有感谢的道理。”

  “只是要写上生辰八字呢,”高大的王嬷嬷若无其事的说道,“妹妹什么时候把林姑娘的八字写给我,大家家大爷必然办的妥当极了,如今他可是把林姑娘的事儿放在最要紧来办呢。”

  且不说两位亲如姐妹的王嬷嬷在斗智斗勇,薛蟠在又一次败给林黛玉后,赌气的推开棋盘,“不玩了不玩了,妹妹这样的利害,什么玩意一学就会,这些要动脑子的事儿上,我实在是玩不过妹妹。”

  黛玉噗嗤一笑,虽然还是九月的天气,可黛玉已经穿了一件月白色的棉布夹心小坎肩了,“蟠哥哥可是别耍赖。”

  “日后只能是换,”梅子抿嘴笑着给薛蟠上了茶,他喝了一口,“比如骑马射箭之类的体力比赛,才能赢了妹妹了。”

  “你也别得意,这些我虽然不会,但是一准也必然能学会,”黛玉笑道,“指不定日后也和红梅花一般,叱咤风云呢。”

  “怎么妹妹也知道红梅花?”

  “如何不得知呢?”黛玉笑道,“我虽然身处深闺,倒也是知道外头的事儿,像这样的奇女子,能够到处游历,也是让人羡慕的紧。”

  看来林黛玉也有一颗自由自在随风飞行的心,薛蟠笑着把来金陵时候偶遇红梅花的事儿说了一遍,“这红梅花看起来倒也不算很坏,至少没要我的性命。”

  “这可是真的?”黛玉连忙追问,问清楚了缘由,“这红梅花,”她气鼓鼓的说道,“居然来拦着蟠哥哥的船,实在可恶,哼,我就不羡慕她了!”

  “也算是红线、红拂侠盗一流的人物了,”薛蟠笑道,“只是到底和咱们没什么相干,日后无事还是别见面的好,不然若是又在她面前不知不觉睡着,就是不恭了。”

  薛蟠又说起别的话儿来,“如今姑太太的事儿了了,妹妹虽然在守孝,但是也不能一直窝在家里头,我还记得第二次来林府的时候,妹妹出题考我,说起扬子江美景,妹妹倒是少见?如今平山堂已经是我家的了,这些日子秋高气爽,咱们不如同游一回,见见平山堂美景。”

  “如此甚好,”黛玉笑道,“只是又要劳烦蟠哥哥。”

  “不会劳烦,”薛蟠笑道,“我顺路出了城,和妹妹去平山堂赏玩一番,也就家去了。”

  黛玉微微一呆,“蟠哥哥也要家去了吗?”

  “是,母亲来信,说甚是想念我,我出来久矣,倒是也有些想家了,家里母亲和妹妹都在等着我,”薛蟠说道,“自然要家去了。”

  黛玉不发一言,低着头过了许久,薛蟠发现黛玉似乎在低声抽泣,忙道,“妹妹这是怎么了?”

  “只是想着蟠哥哥在这里辛苦许久,我还未好生感谢你,你就要家去了,此后一别,却是不知道何时相见,”黛玉抬起头,早就是泪眼汪汪,“人世间为何如此多的生离死别!”

  黛玉一是不舍薛蟠离开,二又想起了母亲仙逝,加上感怀自身,入京之后,外祖母是否宠爱?舅舅舅母是否照拂,表兄姐妹是否友爱?未来一切都无法确定,眼前的人又要离开了,由此不禁又伤心起来。

  “分别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薛蟠最怕女孩子哭了,手足无措的劝了一会,见到黛玉稍微镇定了些,于是说了这么一句意味隽永的话儿来,“我不是早就和妹妹说了吗?等我出了孝,必然入京来瞧你,决不食言。”

  /shu/38958/18716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