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八、不存在的

一百四十八、不存在的

  官场上素来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不管是消息真假,都可以迅速的传到任何一个人的耳朵里,薛蟠在扬州干的事情,早已传回了金陵府,金陵同知暗暗咂舌于这些豪门世家的子弟底蕴雄厚之余,更是对着薛蟠钦佩的很,没想到这薛蟠,居然真的把大府死马当做活马医的事儿给办成了,他已经早就吩咐兵马司并水上卫队,随时通报薛蟠的行踪,务必要礼数周全,来表达金陵府上下的感激之情。

  “薛大人实在是利害之极,下官佩服的很,”金陵同知朝着薛蟠拱手,由衷的赞美道,“扬州那里消息传来,大府和下官实在是惊讶极了,实在是不知道如此凶险,若是知道扬州之行让薛大人身处险地,下官是决计不会厚颜请薛大人做此事。”

  “倒也有所收获,”薛蟠笑眯眯的说道,他想到了扬州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不到神都,不知道官小;不到扬州,不知道钱少。去见了盐商的世面,这一趟颇为值得。”

  这一趟就先不回家,同知迎了薛蟠到金陵府,金陵知府已经在门口迎候了,薛蟠和金陵知府携手一同进了衙门,到了后头的待客之所,已经整治了一席极为出色的酒筵,给薛蟠接风洗尘,金陵知府请薛蟠上座,薛蟠笑道,“小子何德何能,怎么可以上座?实在是折煞了。”

  他坚推不就,原意坐在下首,奈何金陵知府如今可算是见到真银子了,如何肯放过?连忙是要拉拢住薛蟠这尊财神爷的,于是两方你推我让,十分热闹,后来薛蟠和金陵知府左昭右穆的分坐两边,同知在下首打横作陪。

  金陵知府是正四品,薛蟠如今是正五品的爵位,算起来,倒也不能用上下级的礼数来对待了,他也是林如海的同房师弟,故此也不算外人,酒过三巡,薛蟠招招手,命随身伺候的齐大壮将一个木盒取出来,交给了金陵知府,“这里有盐引六百五十张,幸不辱命,已经得了,交给大人发派。”

  金陵知府连忙退却,“此一番扬州之事,薛大人你才是立了大功,我在这里头听到扬州的事儿,听着都觉得可怕,所幸薛大人果断又有筹谋,把事儿办成了,为了金陵府的亏空,薛大人冒了如此大的风险,我又怎么敢厚颜这样接过此物,万万使不得!”

  薛蟠笑道,“我薛家原本的事儿极多,之前也就言明,办好了此事儿,把盐引拿到手,日后的经营事务一概不管,就预备着拿分红,大人何须计较?拿着就是。”

  金陵知府又推让再三,同知后来出面搅稀泥了一番,建议之前议定的股份,薛蟠再占一大头,薛蟠如今手握林如海交给自己的一千多张盐引,那里还会把这点东西放在眼里,不过话说起来就很有水平了,“这事儿且不忙,老父母在金陵为官,造福一方,大家这些土著原本就是要孝敬的,这是礼数;再者,下官说句不好听的话,老父母千万别在意,大家伙一起把亏空都填好了,日后再论什么分红计较才是,亏空填了才是最好的。”

  我自己个又不缺钱花,何须要这些小事情上斤斤计较,官字两张口,谁会想着要把既得利益献出去给别人?无非是看在薛蟠又被天语褒奖,气势真高,且的确在扬州风险极大,若是没有表示,显得不近人情,日后薛蟠心里存了疙瘩,两边不好看。

  薛蟠如此大度,且又十分体贴,金陵知府十分感动,举起了酒杯连连邀酒,同知也在凑趣,“薛大人的官位可是升的快,不过谁也没有什么闲话可说,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功劳,先是献了避瘟丹这海上的仙方,又帮着兰台老大人料理上了万万两的银子,下官说句不客气的话,按照这功劳,将来平定西南后,后勤军功第一,说不得就是薛大人来领了!”

  “不敢当,我也只是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罢了,”薛蟠笑道,“我这个人,办事当差结交朋友是最喜欢的,在金陵府这里头,认识了甄老大人,又结交了两位老父母,去扬州拜见了兰台老大人,这都是昔日的世交,我也还算不给先父丢脸,把这些关系都又找回来了。”

    薛蟠,在金陵有这两位大佛——金陵省钦差大臣甄应嘉和巡盐御史金陵布政使林如海,这两位大佛的照拂,可以说是横行无忌不用担心任何人事,若是在前朝的时候,金陵为都城,那或许都城里头还有许多王爵可以和薛蟠叫板,可现在的样子看来……谁也没有可以和薛蟠抗衡的道理了。须知道林如海居然还把大印亲自交给薛蟠使用,这虽然不符合朝廷的规矩,但是念在情有可原,薛蟠又把差事给漂漂亮亮办好了,国人素来是如此,对着程序要求不高,需要的是一个好结果,好结果出来了之前的任何不合规矩不走基本法的行为都可以被原谅。

  在林如海挟一亿九千万白银宛如泰山一般的功劳之下,就连闲话都无人敢说。

  更何况薛蟠鞭打了杨贝伦,正三品的盐运使之后,毫发无损……根本无人提及此事,金陵知府和同知对视一眼,同知殷勤给薛蟠倒了一杯酒,“下官听说薛大人在扬州的时候,杨盐运对着大人很是挑剔,大人很是受了些委屈,这事儿,大家听到了,可真是气愤极了,大府已经预备好弹章,即刻就送到都中去。”

  “一切都是谣言,”薛蟠摇头晃脑的说道,他朝着同知敬酒,“这谣言可真是一派胡言,啊,什么,我和盐运使不合,什么盐运使给我穿小鞋,什么我用竹杖打了杨大人,什么逼他在贾夫人灵前跪下谢罪,什么逼他上折子弹劾侯家,都是不存在的事儿,我和杨大人关系好的很呢,贾夫人出殡的时候,他还亲自来祭奠,还是我去把他劝回去了。外头那些什么小报啊,什么说书人啊,都是一派胡言,哗众取宠,唯恐天下不乱!”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5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