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二、单骑闯关

十二、单骑闯关

  似乎突然之间群情就汹涌起来,个个义愤填膺,深夜之中人影惶惶,平白增添了不少恐怖阴暗之色,佟舒大骇,连忙靠近了薛蟠,急切得说道,“世兄,这些泥腿子可不是好相与的,不读书不知礼数,世兄身子尊贵,不好再在这里搅合,不如咱们先撤?”

  薛蟠摇摇头,“既然来了,就不好退,免得叫别人看了,咱们心虚,来了就来了,不管如何,起码要给一个交代出来,我怎么觉得,安兔兄,这里头有点不对劲的感觉?”

  “你的意思是?”

  “怕是有人在捣鬼!”谁都是愿意相信自己亲近的人的,既然这管事言明不敢违背薛蟠的命令,那么说来,起码在薛蟠这一边还是保持克制的态度,河西此地已经接近城郊,种田的大部分都是佃户和自耕农,这些人会在土地里头刨吃食,性子还是醇厚的那一种的,起码不会是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放弃自己的性命。

  在场的农夫们似乎有些物伤其类,原本有些愤懑的情绪在大家伙的呼号之中被激扬了起来,“围住他们!叫他们给陈老三一个交代!”

  “是极,是极,叫他们一个交代,若是没有交代,不许他们走!”

  “对,不许他们走!”

  “兄弟们拦住了!给他们颜色看看!不答应一个交代,那咱们就教训教训他们!”

  无形之中似乎有风暴隐隐凝聚起来,农户们原本还颇为敬畏得看着锦衣华服的薛蟠等人,但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在叫喊声哭泣声和夜风声之中,逐渐红起了眼睛,喘着粗气,似乎很是激动了起来。

  果然,薛蟠笃定的想,果然是有人在里头生事儿!如果不是有人生事,谁敢这样的说话?薛蟠边上的管事护主心切,连忙挺身而出,“你们谁敢?谁敢乱来!小心明个大家就报官,把你们这些闹事的人一体都擒拿了!”

  “这个狗奴才!”突然人群之中飞出了一块石头,砸中了那管事的额头,管事哎哟一声倒在薛蟠的面前,薛蟠一看,管事痛苦的捂住额头,血流不止,似乎是见了血,农户们也越发的激动了起来,“这些奸人,想着来把大家的田地占了不说,还要咱们的性命,这日子是没法活了!大家一起上,砸了他们,好出口恶气!”

  佟舒大骇,连忙上前拦住了前头,他家里是世袭巡检,武力值还是有些的,家丁仆从一起拦了上去,顿时在薛蟠面前筑起了一道防线,“大胆!”他虽然颇为知道世故,却也没有经过这样的事情,只好是大力呼喝,“谁敢上前,围住朝廷命官!”

  “什么狗屁朝廷命官,都是一些黑心黑肝的商人,兄弟们一起上啊,打了出口恶气!”

  佟舒急切的没有法子,连忙又劝薛蟠,“文龙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今个这样子,实在不是探究清楚事情原委的好时机,咱们还是赶紧走,不好被这些泥腿子给折辱了!”

  薛蟠摇摇头,“不着急,不过是群情鼓噪罢了,”他吩咐臻儿把管事拉下去,又喝令殷天正,“在前头开路!”

  殷天正连忙带着家丁在前面排开众人,当然这么多人挤着的情况下,谁也避免不了肢体的接触推搡,这时候农户们虽然生气,可到底还不敢和这些看上去孔武有力的家丁护院们正面起冲突,殷天正等武林豪侠虽然被薛蟠约束的很紧,可在昔日也是打过不少仗的,经验丰富,杀气腾腾,众人不敢掠其锋芒,气势稍挫的时候,又有人鼓噪起来,“瞧见了没有,谋了陈老三的性命,这会子又要来谋咱们的了,弟兄们咱们一起上去,总是要拼了命,和他们对着干!”

  道路两边的人受了刺激受了煽动,顿时又鼓噪起来,殷天正等人努力在前头开路,却渐渐收到了冲击,薛蟠见着阵势不好,眉毛微微一皱,于是转过头对着佟舒吩咐了几句,自己慢慢上前,用手解开了披风,一抖袖子,就把披风脱了下来。

  薛蟠一脱披风,顿时之间满场的鼓噪声烟消云散,众人只见薛蟠穿着一件五彩辉煌的蟒服,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当地,那蟒服十分华丽,满身五彩祥云并山海龙纹,一条条短尾巴的龙在胸前背后肩膀上飞舞跳跃,龙上用了许多的金银线并珍珠钻石之类的纹饰,在琉璃灯的照耀下十分醒目夺人眼球。

  这是薛蟠昔日大功留下来的赏赐,虽然没有什么正经的官位升迁,但是都中显然对于这种名誉上的东西是很不吝啬的,盐引改派的事情办得好,除却生了一品的爵位,从紫薇舍人到中书舍人之外(薛蟠还是觉得紫薇舍人更好听一些),还赐下了飞鱼服给薛蟠,飞鱼纹不是鱼,而是一种类似于龙的鱼尾巴龙模样的动物,飞鱼服都是赐给大内要紧的宦官内务府大臣等等穿着的,薛蟠身为一介皇商,能够赐飞鱼服穿,实在是足够夸耀了。

  薛蟠来的匆忙,头顶只是扎了一个网巾并插白玉发簪,身上却是穿着了如此显赫夺目之飞鱼服,果然这一脱披风,立在当场,就把众人给震慑住了,大家都是知道官服的样子的,可却还不知道居然有如此贵重的官服,这和戏台上皇帝老儿的龙袍差不多!

  薛蟠微微一笑,慢慢走向前,他走到何处,何处的人就不由自主的推开,殷天正等人排开人群也特别方便了些,原本一股气被人挑逗起来的农户们,见到了薛蟠如此威仪,力道尽数泄了,不复刚才的勇猛。

  在任何和平年代,华服典章都是最具有权威性的,大家可以不认薛蟠这个人,却是一定要认薛蟠这身衣服的,佟舒等人连忙跟上,这才算是顺顺利利的进到了石料厂内。

  不过是几百米的路,众人只觉得无比的漫长,到了石料厂内,佟舒只觉得自己的背心尽数是冷汗了,薛蟠也不去看被白布盖着的尸体,坐在了刚才已经预备好的位置上,“到底是怎么个回事,大家都说一说!”

  /shu/38958/187165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