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八、不要钱

十八、不要钱

  佟舒很是无奈,薛蟠这话说出来,又是在用力的打冯渊的脸,冯渊不怒气勃发才真是有鬼,这薛家少爷看上去平时很是温和,可怎么最喜欢的还是打脸别人?

  冯渊冷冷一笑,脸上铁青一片,“薛大爷这话虽然有些道理,但为免口上无德了一点,这一片的河滩乃是我冯家来管理打点的,却不知道你有何等仰仗来办此码头,没有大家这些人的同意,这码头是办不下来的。”

  “这话却是要我对着你说才是,”薛蟠不屑一顾,“你何德何能,敢来拦我?地契在我手上,且又有大府的钧令在此,难不成朝廷的命令也不放在你冯少爷的眼中?哦哟哟,莫非,”薛蟠阴险的转了转眼睛,“这河西之地,不归大家大越朝管吗?”

  冯渊不是傻子,这样的话是不会接住的,“我瞧着薛家才是不归大越朝管的吧?为了营建码头,将河西河滩上的农户生计完全不顾,且又逼死我家里头的佃户,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冯渊笑道,“是出了人命官司了,这话我倒是要再来问你了,这大越律,有没有放在你眼中?”

  薛蟠不会上当,论起斗嘴皮子来,他是谁都不怂,“冯兄说话还是谨慎些好,不然就要被风闪了舌头,”薛蟠也接过了臻儿手里的折扇,自得其乐的摇起了扇子,“你什么时候成了都察院按察使了,或者是大理寺卿,还是刑部尚书?这人命官司是谁的,你说了算?你说我染了人命官司,我却还要和按察使控告你,控告你虐待手下的佃户,让佃户无路可走而被迫自杀的。”

  薛蟠摆摆手,边上管事上前,拿出了厚厚一叠的东西,“这是在下收集到这些年河西之地意外死亡的农户名单,其中三分之一的农户都是你冯家的佃户,这比例未免也太大了些,你说传出去,叫满世界的人都评评理,到底是你冯家吃上人命官司的可能大些,还是我薛家大些?”

  薛蟠念了一声佛,“阿弥陀佛,大家薛家最是尊老爱幼,素来不用富贵欺压人的,怎么会做下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呢,冯兄若是还知道一点体面,就应该好生款待佃户,不要老是做出虐待佃户的事儿来。”

  冯渊这时候可是真被气死了,没想到被薛蟠这样卖了一个乖,他拍了下桌子,刷的站了起来,“薛大人好一张利嘴,却是不知道这手上的功夫如何?”他挥了挥袖子,“外头如此多的人,群情激奋,却是不知道薛大人如何解决?昨夜之事,只不过是小小开胃菜,若是日后再有什么波澜,薛大人以为,这码头还能建的好吗?”

  薛蟠微微皱眉,这冯渊看上去年轻,可着实不好对付,这话一说出来他就知道这事儿难办,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把扇子慢慢合上,“你这是裹挟民意,不可长久。”

  “不错,”冯渊挑了挑眉毛,鬼魅一笑,“民意如水,有时候汹涌起来,只怕是要漫天席地的,薛大人和我都住在金陵,应该知道水的危害,民意最是愚蠢,也最是盲目,只要稍微挑逗起来,就不可抑制,不是吗?”

  这话说的,简直就是一个精通厚黑学的高级官僚对着十分亲近的心腹才会说出来的话儿,薛蟠摇摇头,无奈的说道,“冯兄想要什么?想着河滩之地的出息,对着冯家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咱们都就说实在话,冯兄想要什么?若是有所求的,请开口就是。”

  冯渊得意地笑了笑,看上去十分的风流倜傥,“在下别无所求,只是想着让薛兄的码头别开就好,如何?若是能够答应此事,在下即刻就走,保证无人再来滋事。”

  “这事绝无可能,”薛蟠慢慢站了起来,脸色坚定,码头的事情,事关薛蟠的商业帝国,金陵知府当初给了自己两个选择,一个是京口的山林地,一块就是河西此地的河滩地,薛蟠和家里人讨论许久,才选了河滩地营建港口码头仓库等,物流如果做好了,那么收益将会是源源不断的来,为自己的商业帝国提供支撑,像后世之中的京东等商业巨头,为何要发展自己的物流产业,一来是减少开支,二来也是免得受制于人,薛蟠相信自己先进理念足够让这个物流业发挥用途的,所以这个港口势在必得,必须要做,绝不可能因为死了一个区区的陈老三就此停滞,冯渊的意思听明白了,不管他是为何要如此行事,可见是不想自己能够办成此事,那么说来,几乎就没有谈判的空间了,“营建码头不可逆转,冯公子还是少说些天方夜谭比较好。”

  “那么自然就无话可说了,”冯渊摆摆手,微微一笑,“在下告辞。”

  他临走的时候还特意瞟了薛蟠一眼,叹了一声,“薛兄如此好皮囊,为何内里如此市侩?上天何其不公也!”

  薛蟠看到冯渊眼中露出又欣赏又惋惜又有些色情的表情,不禁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冯渊看上去奇怪的紧。”

  佟舒在边上窃笑,“这冯公子天性风流,最是喜好**,寻常脂粉一概看不上眼,算是风月里头第一号人物,或许是看到文龙兄人品不俗,故此看上了你,也是未可知啊。”

  薛蟠打了个寒噤,原来冯渊喜欢**,难怪看上去gaygay的,“谢敬不敏,看来冯渊没说实话,”他摇了摇头,“看来我猜的不错,的确是有人在给我捣鬼!”

  “何以见得?”

  “他根本就没有听我的开价,”薛蟠说道,“这不是想要谈判的架势,若是想要银子,起码也要听听价格才对,他没有提价格,也没有听我的价格,只是要我停下来营建码头,对他有什么益处?可见绝不是为了利来。”

  “那必然是为了人来了!”佟舒一击掌,狡黠笑道,“必然是文龙兄倾国倾城之貌,故此冯渊来找文龙兄的麻烦了。”

  /shu/38958/187165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