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一、买人和打人

二十一、买人和打人

  那中年男子长着一双绿豆眼,酒糟鼻鲜红,听到这话,连忙又是请安问好,“是,是,是!冯爷您圣明!我可不得不说,我这女儿,委实模样端正极了,等闲人家的姑娘太太,都是不能比的,若不是家里头艰难,”他用袖子抹了抹眼角,话语里头带了一些哭声,“实在是不舍得卖出去的。”

  冯天亮嗤笑一声,“这可真的是你的女儿?”

  “那里还有能有假的?”中年男子诅咒发誓,“若是敢半点欺瞒冯爷的,我宁愿天打五雷轰!”

  冯天亮懒得和他计较,摆摆手,“少说这些牙疼咒,你女儿呢?在那里,赶紧着带出来!”

  “诶,诶!”中年男子连忙点头哈腰,又朝着身后招手,“乖女儿,快些过来,在那里作甚呢!”

  听闻此人呼唤,那厢走来了一位十来岁的少女,梳着双丫髻,布衣木钗,蓬头垢面却丝毫不掩饰其娇容,特别是眉心之中有一颗胭脂痣,点缀着肌肤越发胜雪晶莹剔透,少女喊了一声爹爹,那中年男子拉住少女,让她对着冯天亮行礼,冯天亮摆摆手,对着一直没有说话的马车鞠躬,“大爷,您瞧?”

  冯渊掀开半个车帘子,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那少女,颇为满意,且有些意动,这种感觉似乎刚才也发生过,“你刚才在做什么呢?”他问那少女。

  中年男子连忙拉了拉少女的衣袖,要她回话,“小的刚才在墙角看蚂蚁,”那少女福了福,透着一股子憨气说道,“那蚂蚁在搬家,热闹极了,一时间就看迷了。”

  冯渊微微皱眉,“蚂蚁有什么可看的,日后进了冯府这些不着调的事儿,可就不能做了。”

  那少女有些奇怪的看了冯渊一眼,虽然在风尘之中,可这少女不脱天真憨厚之意,冯渊点点头,对着冯天亮说道,“买下来。”就此放下车帘不再说话。

  冯天亮知晓了冯渊的意思,于是问那男子售价如何,那男子复又抹眼泪起来,“实在是家里头艰难,一个女孩子家的又不能劳作,在家里头浪费粮食,所以指望着买到大户人家里头当丫鬟,多少能补贴几个钱……”

  冯天亮摆摆手,“别废话,就说多少银子。”

  那少女还不知道自己命运接下去会如何,只是低着头捏着腰带的角,中年男子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拿个五十两银子,女儿就卖给贵府上了。”

  “吓,”冯天亮不屑的说道,“你这女儿是金子做的不成?那里说是要五十两银子?”

  “那里不值五十两了?”那中年男子拉住少女,上下指指点点,好像是在炫耀一件十分得意的商品,“这容貌,这样子,这气度,就不是一般的丫鬟能有的,也就是在金陵府,冯爷才能瞧见,其余的乡下地方可是还有这样出色的人物?”

  这么一说也是,既然被自己家大爷看中的,的确是样貌不俗,冯天亮见着那马车里头毫无动静,也只好答应了下来,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张五十两的银票,递给那男子,“拿去,写个文书来!”

  “是,是!”

  话音刚落,集市外头响起了暴雷般迅速的马蹄声,集市上的人无不惊恐万分,这是那里来人?莫非不是强盗土匪来了?马队飞奔而进集市,众人连忙四下逃开,闹得鸡飞狗跳的。

  如此一来,街道上倒是人少了许多,飞马奔驰而来,就很是从容了,为首的一匹胭脂五花马被众骑士簇拥而来,马上骑着的一位少年,嘴角带着讽刺的微笑,不是薛蟠又是何人。

  冯天亮见到薛蟠脸色巨变,连忙告诉马车里头和奴仆调笑的冯渊,“大爷,薛大人来了!”

  冯渊迅速的掀开撤帘,见到了高头大马上的薛蟠,“你来做什么?”

  薛蟠拿着马鞭在手里头敲了敲,“冯大爷去的匆忙,却给我好生送上了大礼,我这无以回报,只能是亲自来感谢了,”他看了看场内的几个人一眼,也不理会其他人,就迅速的下令喝道:“给我打,把冯家的人,一概都打了!”

  “是!”

  “你敢!”冯渊原本十分英俊的面容这时候扭曲之极,眼中露出了恶毒的神色,“你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胡乱打人,小心我拿着帖子去江宁县告你!”

  薛蟠才懒得和他废话,这一日斗嘴是够多了(观众也瞧得够够的了),一挥手,殷天正等人就如狼似虎的冲了上去,一般来说,家丁的武力值都是和东家的财力成正比的,薛蟠有钱,殷天正等人也利害一些,不一会就把冯渊身边的那些家丁给打到在地了,冯天亮还想着忠心护主,被人一脚踢在腰上就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起不来身了。

  冯渊从马车里头出来,咬牙看着薛蟠,只见到满地家丁躺着动弹不得,“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居然敢!”

  薛蟠一鞭子就朝着冯渊头上打去,啪的一下,冯渊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道血痕,“瞎了你的狗眼,还把老百姓召集起来,来找我麻烦,你以为我会在那里焦头烂额,我先来处置了你,再去理论别的!”

  冯渊哎哟一声倒在地上,薛蟠下了马,朝着冯渊没头没脑的就打去,冯渊不过是富贵人家的子弟,比不上薛蟠这种时常锻炼的人,一时间失了先手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不一会冯渊脸上就鼻青脸肿,鼻血也被打了出来,好不凄惨。

  殷天正等人解决了闲杂人等,重要人物当然要交给主人公来体现武力值,等到薛蟠打了好一会,出了气之后,见到冯渊躺在地上一声也不吭,生怕薛蟠把人打坏了,于是上前拦阻,“大爷赶紧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蟠抓起冯渊的发髻,“狗娘样的,你说,到底是谁主使你的。”

  冯渊体格虽然不行,但是为人倒是硬气的很,他朝着薛蟠一笑,露出了满嘴鲜血渗透的牙齿,“你有种就打死我,不然休养从我嘴里知道任何事儿。”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5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