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四、鹤山先生

二十四、鹤山先生

  殷天正等人倒吸一口凉气,乖乖,没想到自家大爷这样的利害,说的这么清楚具体,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说的清清楚楚,若是这神算算出来的,大爷可真是再生之小诸葛了。

  这时候大家伙一齐看向李三,只见到李三脸色雪白,豆大的汗珠子顺着脸颊不停的留下来,他也不管不顾,盯住薛蟠,眼角通红,嘴里荷荷出声,“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显然是被薛蟠的神算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殷天正若非长时间跟着自己这位小主人,知道薛蟠的底细,不然这时候也连忙抱头鼠窜了,素来算卦,可是没有这么精准的道理。

  “哼哼,”薛蟠微微一笑,“李三,我说了叫你不要在我面前假装什么,我一眼就瞧得清清楚楚,”他朝着边上呆呆站立的香菱招手,“香菱,你过来,我告诉你,你应该姓什么。”

  他的话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魔力,香菱不由自主的朝着薛蟠靠了过去,“你姓甄,哦,和咱们金陵省总裁大人甄大人是本家。”

  “我姓甄,甄,姓甄,”香菱喃喃自语,眼中慢慢的滚出了豆大的泪珠,“可叹我活了这么大的年纪,才知道自己姓什么?”

  “你会写字吗?”薛蟠见到香菱落泪,从袖子里头拿了雪白的玄缎绣雪花手帕来,递给香菱,香菱摇摇头,“我不会。”

  “不会没事,我日后教你就是,哦,也不用我教,家里头有姑娘在,她是最适合教人读书的。”薛蟠笑道,他又转过头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李三,“好了,少给我来这一套,冯公子出了五十两银子,我也一样出五十两,也算是这么些年,让你给养活香菱的费用。”

  他丢了一张银票在地上,“只不过,我虽然不是知府大老爷,不能够审判你,但是也说不得要好生教训你一顿,来人,拉下去抽五十鞭子,给他一个教训!”

  李三杀猪一般嚎叫着下去了,香菱看着有些不忍,咬着牙看着李三被拖下去,这香菱倒是善心的很,这时候还会去担忧拐卖自己的贼人,“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儿?”

  “实在是记不得了,”香菱摇摇头,“前些日子有位大叔也来如此问我,我实在是记不得了,又怕他知道这事儿又来打骂我,故此只是哭……”她睁大了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薛蟠,“你可知道我父母是谁?”

  薛蟠还未答话,边上的臻儿大声的咳嗽,摆出一副前辈的模样来教训香菱,“没有规矩!该称呼大爷!”

  “你若是想知道,就跟着我来是了,”薛蟠施施然的起身,“来我家里头,可就什么事儿都知道了,若是我没算错,你应该还记得幼年时候家附近有一家庙。”

  薛蟠起身,吩咐殷天正找一辆马车来,把香菱带回去,边上旁观的冯渊虽然身上脸上都很是疼痛,却也还忍不住挑衅,“薛大爷这样的神机妙算,却是知道不知道在下的命运如何?”

  “你么,也就是被人打死的命,我劝你早些滚回家里头,免得一天到晚在外头惹是生非,今个我先去找别人算账,”薛蟠翻身上马,“日后再来找你的麻烦!”

  薛蟠策马离开,冯渊吐了一口血水,啐了一口,“哎哟身上好疼!”冯渊咬着牙,“咱们赶紧回家,问一问鹤山先生,接下去怎么办?”

  冯渊一行人哀声惨叫的回到了家中,冯渊来不及请大夫救治,一叠声的叫人抬着自己倒了东院,见了此地居住的所谓鹤山先生,鹤山先生正在芭蕉树下抚琴,琴声空灵,悠悠长远,只是这样好的意境,被冯渊的惨叫声给冲破了,冯渊伏在地上,哭诉着薛蟠如此蛮横,把自己打成这幅模样,又把自己看中的一个丫鬟给抢走了,鹤山先生留着五柳长须,双眉入鬓,眼睛半合,却是掩饰不住的精光四射,他不动声色的慢慢抚琴,听到冯渊哭诉之后,这才停下了拨动琴弦的动作,“这么说,薛家小子已经知道了咱们这里头的事儿了?”

  “是,”冯渊有些羞愧,“家里头的下人不懂事。”

  “倒也无妨,这事儿,原本就是瞒不了多久,”鹤山先生抚须微笑,“薛家小子何等的利害,这样的计谋是最简单不过了,瞒不了他多久,只是冯公子你倒是硬气的很,倒叫老夫钦佩极了。”

  冯渊挣扎着起来,“接下去可如何?先生有什么好法子?”

  “就算是写了供词也是无用,这事儿,冯公子不过是急先锋罢了,要紧的事儿,还在金陵城里头办,薛家小子得意不了多久,”鹤山先生智珠在握,十分自信,不觉得今日之事是挫折,“只是委屈冯公子你了。”

  鹤山先生扫视了边上伺候的人几眼,冯渊心领神会,喝令冯天亮等人退出去,只留下鹤山先生和冯渊两人,就在芭蕉树下窃窃私语,“冯家这一次干得好,出头鸟是受罪了些,可日后的前途,可就是不可限量了,王家已经和我说清楚了,薛家的码头建不起来,日后河西河滩这里头的地,地契都会交到你的手上,作为酬功之用。”

  “如此甚好,”冯渊大喜,激动之余扯动伤口,不免又哎哟出声,鹤山先生微微一笑,“看来冯公子今日受了好大的委屈,我这里有丸药一枚,乃是大内珍藏之物,这些皮外伤一吃就好,今日之事算起来乃是我思虑不周全,害得冯公子吃亏了,这丸药请冯公子收下,”他从袖子里拿了一个玉瓶出来,交给冯渊,冯渊打开一闻,果然是异香扑鼻,闻上去只觉得身上的疼痛都减轻了不少,“还请赶紧服下,别跑了药性。”

  冯渊依言吃下药丸,鹤山先生眼神一闪,施施然的站了起来,“这里的事儿了了,其余的事儿,我要回金陵城里头再局中策划,绝不能让薛蟠得意了去!”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5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