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五、冯渊死了

二十五、冯渊死了

  冯渊还预备着送鹤山先生出门,鹤山先生却是拦住了,“冯公子吃了药,还需要静养才好,以我之见,好生睡一觉,起来身上就能结疤,这药性好的很,此间事儿了了,薛家虽然不至于覆灭,可伤筋动骨是少不了的。”

  “可我家里头那不争气的奴才,已经签字画押了,”冯渊担忧的说道,“这事儿怕是要遭,薛蟠若是反咬一口,我吃不了要兜着走。”

  “无需担心,无非是一份证词罢了,”鹤山先生毫不在意此事,“人死在他的石料厂里头,他脱不了干系。好了,冯公子,在下这就入城去,你安心休养吧。”

  鹤山先生离去,冯渊叫人给自己收拾了一番,随即遵照医嘱躺下休息,这一觉睡了好生几个时辰,童子玉爱前去探视,没想到冯渊已经冰冷的躺在锦被之中,毫无气息。

  玉爱大惊,哭喊着出来告诉人,冯天亮等人连忙抢入探视,只见到冯渊脸色雪白,身子软绵绵的,一探鼻息,果然已经身亡。

  这一下冯家上下尽数大哭,如丧考妣,冯家的当家人就是冯渊而已,其余的兄弟姐妹一概皆无的,这一下来,主心骨骤然离世,可真是天塌了一般,冯天亮一边约束下人,一边请家中族老来主事,又和玉爱等人商议,“大爷这死的蹊跷!好端端的怎么一回来就死了呢!”

  “必然是被薛家那人打的内伤了,”玉爱抹泪不已,咬牙说道,“在外头看着还好,可一回家就重伤发作了,冯大伯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咱们该去衙门击鼓鸣冤!”

  冯渊虽然骄纵,但是对家人倒是不错,冯天亮和玉爱等人均不是冯渊的亲人,居然也一起商定了要去鸣冤报案了。

  且不说冯家动态如何,薛蟠骑着马一路奔驰又到了江边的石料厂,他这时候已经清楚谁在背后捣鬼,对着这些人都不客气,喝令殷天正并佟舒的手下把那些鼓噪着起来闹事的人一股脑儿的抓了起来,就地绑在石料厂门外,用鞭子抽打了几次,大家纷纷都忍不住,当着大家的面把是冯家怂恿自己的事儿说出来,农户们是朴实了些,但也不傻,知道有人挑唆,大约就猜到了陈老三之死没有那么单纯,薛蟠又是用砸钱战术,言明“虽然这地你们日后不能种了,可我这里头的码头,还需要许多的工人,包括仓库巡逻,道路休整,园林种植等等,都需要人来做,你们先拿一笔银子,然后再来我这里做工,只好踏实勤劳肯干,日后工钱少不了!”

  佟舒早就在昨夜和薛蟠一起睡觉的跨院内预备好了铜钱,按照每一家种田的亩数来发放,如此一来,大家伙见到了现银,日后又有了生活的保障,也很是乐意一概都签字了,纵使有些人不乐意这个价格,但这些人也不是多数,薛蟠后世之中解决这种群体性事件还是很有数的,先是借那些二流子来立威,然后再送钱,再者安排工作,如此一来,软硬皆施,把事儿都办好妥妥当当的办下来了。

  这事儿了了,薛蟠还预备着进城要和别人算账,急匆匆又带着人跑了,只留下佟舒极为郁闷的在此地负责善后擦屁股的事情,香菱的马车在后头缓缓进城,薛蟠吩咐臻儿,“先带回家叫太太照看着。”

  薛蟠这时候还不知道冯渊已死,只是策马奔腾,一路飞奔到了金陵城内,他是说干就干的性子,这时候既然前因后果都一概想通了,那就自然要即刻办,他飞奔到了乌衣巷朱雀桥边,这里是王家的老宅,虽然四大家里头,贾史王三家的嫡系都已经迁入都中,但是老宅亭台楼阁节次鳞比,十分辉煌巍峨,薛蟠骑着马到了王家门前,门房见到是薛蟠驾临,连忙过来请安问好,请薛蟠下马,他也不和人客气,径直就问:“你们家三老爷可在?”

  “三老爷今日不在家,”门房谦卑的回话,“到了江心屿去喝茶钓鱼了。”

  王家三老爷王子恢,说起来,还是薛蟠的远房堂舅,“哦?”薛蟠就站在门口,“三老爷兴致可真高,那四爷呢?在家吗?”

  “可真不巧,四爷也出门去,说是去吴江结一笔款子。”

  薛蟠微微冷笑,这明摆着是糊弄人了,三老爷和四爷都是王家的主事人,可有两个人都不在的道理,显然是避开自己来着,“这年头,这爷们都不像是爷们了,胯下大约是都没了卵子,敢作敢当这一回事,怕是都记不得了,”王家避开自己,显然怕是就要认了这一件事,不知道如何面对薛蟠,故此避开而已,他也毫不客气,就踩着王家西侧角门的门槛上——这是一种很没用礼貌的行为,嘴里微微冷笑,“罢了,日后咱们两家亲眷也少做就是了。”

  凡是亲眷,本来生意来往就是难,薛蟠昔日许多事情不理论,一来是王家是母亲家里头的亲眷,这个时代,大部分的时候还是要仰仗亲眷的,二来也都是在金陵城里头厮混,不宜撕破脸皮,按照薛蟠的性子,若是之前说清楚话明白,就算有些东西也可以让出去,他为人还算是光明磊落,不喜欢人在背后如此搞小动作。

  小动作何况可以忍耐,但是为了这事儿无辜害死人命,这就是薛蟠所不能容忍的,斗争可以,撕逼也可以,但是不能这样毫无底线。王家原本就已经不在海上贸易占据优势,却还是如此容不下别人,就连是亲眷的薛家都不愿意他起势,可见是心眼极小。

  门房不知道薛蟠所言何事,只是赔笑不已,薛蟠也不会和下人计较,挥了挥袖子,就此离开,上了马就回到了雪花胡同自己的家中,一到家,就即刻找了书房里头的先生,吩咐他书信一封到都中二舅舅王子腾处,言明这一次的事情,又说:“金陵这边的亲眷,我实在是不愿意再处着,等到码头的事儿办的差不多了,我就进京。”

  /shu/38958/187165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