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九、有完没完

二十九、有完没完

  李嬷嬷和兰草到了西厢,兰草连忙请李嬷嬷坐下,又亲自倒了茶来,特意摆了几碟果子,李嬷嬷笑道:“姑娘自己个也吃,那里就要这样了?”

  兰草端了一张椅子坐在李嬷嬷边上,“嬷嬷每日都在大爷那边伺候,实在是累的很,平时里头我也不敢来叨扰,怕耽误了大爷的差事儿,今个这样巧的,既然来了,就舒坦一回,喝杯茶好生歇息一番。”

  “姑娘也喝,”李嬷嬷笑道,“梅姨娘这里空,我那里忙,大爷成日里头多少事儿呢,都要传达的,这不,又要预备着入京了,许多东西收拾起来,又是件琐碎的事儿。”

  “我刚才也听大爷说,是要入京,”兰草连忙问道,“只是不知道这一去,到底是探亲还是要长住?”

  “又是探亲,只怕也要长住,太太都中的姐妹们许久没有见面,这一趟必然是要住久些的,还有咱们大姑娘是要入京备选,这就不知道是多少时候了,故此只怕是要住久些,将来指不定也要住在都中呢。”

  兰草是梅姨娘家里头带过来的,说起来,薛家的事儿不算太清楚,兰草连忙问道:“是要住洛阳了?”

  “金陵四大家,除咱们薛家,其余的都住都中,单单咱们在这,也不太好彼此往来,大爷大约是有这个想法,前些日子还问院子里头的丫头,哪些愿意和他一起去都中呢。”

  兰草说道,“若是去了都中,这边的家人就长日见不到了。”

  “谁说不是呢?”

  两个人正在闲谈,外头的雨渐渐的停了,只留下雨丝打在芭蕉叶上沙沙的声音断断续续,突然之间只听到外头突然大哗,李嬷嬷和兰草连忙走出来,只见到有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过去,李嬷嬷连忙喊住:“这没眼力见的!在内院里头,瞎跑什么呢!”

  原来是茶房烧水的一个小丫头,她见到了李嬷嬷,连忙说道:“嬷嬷,出事儿了,外头来了人,说是咱们大爷打死了人,要报官呢!”

  李嬷嬷大惊,预备着问到底如何,只是这丫头不知道从何处听来这么一句,其余的皆是不知,李嬷嬷连忙离开,兰草也连忙通传。

  梅姨娘大吃一惊,连忙派兰草去打听消息,兰草到了薛王氏的正院里头,这里的人脸上也露出了很是慌乱的表情,兰草见到了杨柳拿着脸盆预备着进正房,于是上前喊住了杨柳,“大爷可是在里头。”

  “在里头呢,”杨柳朝着房内努努嘴,“跪在地上呢,太太生气了,来你帮着打帘子,搭把手。”

  兰草帮着把门帘打开,顺势就到了房内,只见到薛王氏满脸泪痕,坐在椅子上,薛宝钗在边上连忙劝慰,薛蟠跪在地上,兰草连忙站在边上,帮着杨柳伺候薛王氏洗脸,只听到薛宝钗在边上劝慰:“到底是什么事儿还不知道呢,妈还是让哥哥先起来吧。”

  “这事儿还不清楚呢?”薛王氏抹着眼泪,“你哥哥这个混账东西,在外头打了人,那人回家伤势发作,就死了,这事儿不来找你哥哥,难道还能去找谁!”

  “冯家大爷,”薛宝钗劝道,“或许不是哥哥打的呢?或者他自己个原本就有暗伤。”

  薛蟠跪在地上灰头土脸的,显然被薛王氏骂了好一阵子了,这时候见到薛王氏在哭着不说话,于是连忙说道,“儿子那里不知道轻重,就敢乱打死人?我不过是朝着他头上身上打了几拳,虽然看上去是头破血流的,可那些都是鼻血,我一个少年人,怎么可能就打死人呢?太太每日教训我不可以惹是生非,儿子是不敢忘记的,冯渊如此害死人,我也不过是小惩大诫,不敢要了他的性命。”

  “你才几岁,不知道轻重也是有的,那里就这么笃定自己不会打死人,”薛王氏落泪不已,“我膝下就你这么一根独苗,你如今惹出人命官司来,叫人如何是好,我还不如赶紧着去见你老子罢了,趁早死了,就少操这份心。”

  薛蟠也连忙宽慰,“这事儿,不简单,”他虽然是瘟猪一样被母亲骂着,但是脑子里也还是在快速思索的,“只怕是有人要害我!”

  他刷的站了起来,“我这就出去叫人,问一问到底如何!”

  薛王氏喊了几声,只见到喊不住,又惊又怒,“这杀才,难不成又要出去打人了!”

  她一叠声的叫人务必要拦住,薛宝钗劝解道:“哥哥虽然脾气急了些,但不是鲁莽的人,妈且放宽心,还是要紧的把这事儿解决了才好,女儿觉得这事儿,只怕是咱们自己个办不好,说不得又要写信去都中了,或者是问问舅舅,或者是问问姨爹,瞧瞧这事儿怎么办。”

  “很该如此,”薛王氏这时候急的六神无主,也只好是如此办,只是她还不放心薛蟠,一定要去瞧瞧薛蟠如何去了,薛宝钗说道,“外头刚下了雨,路滑的很,女儿去瞧瞧哥哥做什么了,再回来和妈说。”

  薛蟠大步到了外书房,叫了人来,殷天正须臾就到,“昨个我打了冯渊那个小子,今个居然来报,说他死在家里头,状纸已经到了金陵府,要告我一个杀人之罪!”

  殷天正大惊失色,“这事儿绝无可能,大爷不过是打了他几巴掌,小的从未听说过,这打巴掌还能打死人的!”

  “叫你是来问,昨个我这样的打人,能把人打死吗?”

  “绝无可能,”殷天正斩钉截铁的说道,“若是那些内家高手,杀人于无形之间,轻飘飘一掌可以碎人五脏六腑,可大爷不过是有些力气罢了,怎么可能把冯渊打死?这事儿有蹊跷!”

  “的确是有蹊跷!”薛蟠在书房内来回踱步,显得焦急的很,“他们家里头去金陵府告了,大府业已收了状纸,这时候派人来问我的话儿,我才知道冯渊居然死了!”

  “只怕又是王家来害我!”薛蟠怒喝道,“这事儿没完!”

  /shu/38958/18716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