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惹祸精薛蟠

三十、惹祸精薛蟠

  薛蟠不是草菅人命之徒,如果按照这个时代的标准来说,甚至是有些妇人之仁,见不得杀人的事情,偶尔打打人,那也是事出有因,绝不会是瞎乱来,做出剥夺其他人生命的事儿来,他虽然如此笃定有人陷害自己,但是想到昨日冯渊还是如此桀骜不逊,且嚣张无比,今个就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的喉咙就有些不舒服,“难道又是王家?”薛蟠恼怒的说道,“若是这些人如此肆无忌惮的迫害我,老子真是要和他们拼了才算完。”

  “大爷切勿动怒,那一日咱们都在的,就连那拐子李三,还有香菱姑娘都在,看的清清楚楚,大爷不过是动手打了他几下,绝不会是有什么致命之处,咱们大家伙都是人证,冯家赖不到咱们身上,”殷天正连忙说道,“或许是冯渊有什么暗疾,自己不小心就发作了。”

  “先别说这些了,你们都是我家里人,算起来,只怕是不可靠,叫东院的先生过来,对,叫他带着大越律来,仔细的看一看,查一查,这里头有什么规避之处不。”薛蟠烦恼的说道,“你叫人,暗暗的去冯家左近瞧一瞧查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我总觉得不对,总是觉得有人在害我,之前车陈老三之事就是如此,那时候只不过是陷害我的码头罢了,如今冯渊死了,预备着来陷害我了!”

  殷天正连忙答应下来,“这些人这样的闹,一直来把大爷拉住,小的实在是看的讨厌,不如我去冯家,好生闹腾一次,叫他们知道咱们的利害!”

  “现在且不必,冯家,这也算是与虎谋皮了,”薛蟠叹道,“丢了那么多的东西出来,冯渊又把命丢了,说起来是可怜,我不欲和冯家为难,你先好生探访才是,那一日冯家的管家是不是说起一位什么鹤山先生?”

  “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人。”

  “查!”薛蟠下令,“此人必然是其中关键,若是知道这背后是如何操作的,这事儿蹊跷的缘故,就知道了!”

  殷天正退下了,薛蟠又和东席先生清客等人商议了一番,清客纷纷言明:“大爷身上有官位又有爵位,不需要去府衙应诉什么,本朝虽然没有什么八议制度,但是对着功臣后人是颇为优渥的,到时候无论是谁,派一位过去应付着就是了,”清客里头又有一位是当过刑名师爷的,是标准的专业人士,知道这里头的底细,“若是实在不成,大不了就承认误伤,算不了多大的事儿,大爷将这军功抵充一些也就是了。”

  目前看来也只能如此处理着,薛蟠这时候虽然生气,但也知道没法子,只好是闷着将清客们支开,自己坐在外书房生闷气,不一会宝钗就到了,她一到,见到薛蟠脸色不豫,“哥哥,妈担心你出去闯祸,让妹妹来瞧瞧你。”

  “怎么会出去?”薛蟠颇有些郁闷,“妹妹来了,坐吧,你也累坏了,喝杯茶歇息一下。”

  “我倒是觉得我不能老是出门了,”薛蟠很是无奈,“旧岁去了扬州,贾夫人就去世了,原本想着陈老三死了,我去瞧一瞧,看看怎么解决,可没想到这冯渊又死了,看来这金陵不太合适我,”薛蟠叹道,“风水和我薛蟠犯冲,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入京去得了。”

  “这事儿不办好,只怕不能入京吧?”宝钞也很是担忧此事,她虽然颇为明白事理,可遇事到底少了些,听闻死了人,多少有些惴惴不安之意,见到哥哥还想着赶紧入京,不免问道,“太太说,金陵府那边条子都传来了。”

  “无须理会,这事儿,怕是一时半会理会不清楚,若是我在这里耽搁了,只怕又有别的事儿要闹出来,”薛蟠说道,“再呆下去,只怕是金陵城里头我只要去任何地方,都是鸟兽散,惹祸精的名头是逃不了了。”

  宝钗见到薛蟠颇为镇定,顿时也就放心了下来,“那哥哥还是好生在家里头呆着吧,”宝钗抿嘴笑道,“若是再出门,只怕是妈都要担心坏了。”

  “你且劝一劝妈,咱们自家人,她倒是觉得我是贼一般,”薛蟠郁闷说道,“凡事只觉得必然是我惹祸出来的。”

  “谁叫哥哥总是叫人不放心呢,”宝钗说道,“凡事若是能再谨慎些,也就完了。”

  “也有道理,诸葛一生唯谨慎,”薛蟠点头道,“三思而后行,这是不会错的,这时候回头想想,若是我不对着冯渊动手发泄怒气,这时候就是他再怎么告,也告不到我的头上来。”

  薛蟠也不欲自己妹妹太过于担心这些外头的事儿,话说一个成熟的男子应该对家里头所有的女性都保护好,薛蟠复又谈起别的事儿,“我瞧着香菱呆在你那里头,可还顺当?”

  “我那院子里头空的很,不差多一个人,”宝钗说道,“若是哥哥什么时候想要见香菱,我让她过来就是,只是太太还说了,不许放到你屋里头。”

  宝钗说到这个事儿,还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红扑扑的,薛蟠微微咳嗽,“这说的什么胡话,我那里有那样的心思,”只是嘴上虽然否认,可心里头到底是有些痒痒,兄妹二人说着闲话,外头通传:“王家的四舅老爷来了。”

  “来做什么?”薛蟠摇摇手,“这样居心不良的人,我才懒得待见,你叫人打发了去,就说我身子不好,睡下了。”

  “你这些日子多陪着妈,”薛蟠这时候也预备着开始别的动作了,宝钗在面前,许多事儿不方便说,于是先把宝钗打发走,“别叫太伤心,且不说今日不是我打死人,就算是打死人,咱们这样的人家,又有什么干系?”他的底气很足,“让太太放心就是。”

  “哥哥说的什么昏话,”宝钗嗔道,“妈才听不得这样的霸王话呢。”

  “知道听不得,”薛蟠笑道,“还是要妹妹多转圜转圜才好。”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5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