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五、争风吃醋打死人?????

三十五、争风吃醋打死人?????

  几个小丫头连忙端凳子椅子,围着炕桌上成了一团,杨枝原本是不太乐意这些人玩牌,怕薛王氏见怪,“太太知道了,必然又要说大爷了,要我说,还是别玩这个了。”

  “不相干,太太知道不了,”薛蟠叫杨枝给燕儿半吊钱,吩咐她拿出去交给守门的婆子买酒喝,“外头的人嘴巴管严实了,太太那里知道?咱们乐呵乐呵,没什么大不了的。”

  燕儿喜滋滋的拿出去了,不一会就回来禀告:“嬷嬷们说了,请大爷安心玩就是,只是别太晚,失了入睡的时候。”

  “这不就好了?”薛蟠摊摊手,他朝着杨枝笑道,“你也来一起玩一会,素日里头不得空,若不是我这个大爷带头,只怕你们平日里头拘着规矩不敢玩。”

  杨枝原本心里有些气儿,不过她到底年轻,听到能玩闹一番,也就高兴起来,“且不忙先坐下来,既然是玩这个,其余的东西要照顾好了才是,不能咱们在这里玩,什么水壶火炉都无人照看着就不好了。”

  “很是很是,姐姐你吩咐就是了。”丫头们一齐说道。

  于是去看火炉的看火炉,放水的放水,杨枝又命人端了几样果品瓜子来,用了一个小几子放在薛蟠身边,铜壶里头装好了滚烫的奶茶,也一并已备好,几个丫头已经办好了各自的差事,纷纷回来一起坐下,薛蟠笑道,“我今个叫你们玩,却也不能够叫你们自己个出钱玩,”他摇了摇手边的一个盒子,里面发出了金属撞击簌簌的响声,“你们一个月就那么点月钱,不能够叫你们再出钱玩这个,来来来,”薛蟠笑眯眯的打开了钱盒子,给每个人分钱,“每人先拿一百文去,就当做是本金。”

  如此几个人笑嘻嘻的开始玩了起来,当今之世,天下太平,世风日奢,棋牌这一类的赌博活动也分外的受人欢迎,几个丫头还是小孩子,本来就是最喜欢热闹,见到薛蟠高兴,自然也要赶紧奉承,不一会都卷起袖子,露出雪白的胳膊来,用力的摇着色子了,薛蟠也不全力搏杀,一边喝着奶茶,嗑瓜子,一边肆意挥洒的送钱,这样乐呵呵的闹了一个多时辰,薛蟠的高兴劲儿才过去,外头守门的婆子也来禀告:“夜深了,大爷和姑娘们早些睡吧。”

  于是杨枝自然惊醒,她这样的模范丫头,自然要以身作则,连忙喝住了赌局,帮着薛蟠把钱盒子收起来,又指挥着给薛蟠铺床,薛蟠洗漱好了躺了下来,用手垫着头,叹了口气,杨枝奇道,“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呢?莫非大家刚才赢了大爷太多的钱,大爷舍不得了?若是舍不得我这就拿来还给大爷是了。”

  杨枝也是开玩笑,薛蟠何等人物,怎么会在乎这几文钱,薛蟠笑道,“自然不是这输钱的缘故,给你们一点钱玩玩乐呵乐呵就是最好,那里会计较这个,只是想着外头的日子过的难受,远远不如家里头的日子舒心些,若不是还要想着家里的生意办好,我可真是想着愿意就呆在房里头吃吃喝喝玩乐玩乐,最惬意不过了。”

  “可不能不出门,”杨枝边给紫金茶壶里头添水,又瞧了瞧煤炉里头的火,把晚上要喝茶的盖碗预备好,又麻利的给自己在薛蟠睡觉的暖阁外隔间里铺好自己的被褥,嘴上却还应付着薛蟠,“若是不出门,外头那么多好看的姑娘,怎么带回来呢?每日见着大家只怕是腻烦极了。”

  薛蟠扑哧一笑,直起身子,用手撑着头,“我听着这话酸得很,好像我带了香菱回家,你很不高兴?恩,不对,杨枝,”薛蟠的眼睛在昏暗灯光之中闪闪发亮,“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杨枝也不回头,继续打理着自己的被褥,她把一个八角棉布枕头放好了这才回过头来,“大爷说什么昏话呢,晚上难不成喝了酒?”

  “哈哈哈,我才不信呢,”薛蟠朝着杨枝眨眨眼,“杨枝小丫头,现在也长大了,”他的眼神看了看杨枝的身材,“怎么样,要不过来和大爷一起睡?”

  杨枝心里砰砰砰乱跳,朝着薛蟠啐了一口,“大爷就赶紧睡吧,少些若是再絮叨絮叨,那就是睡不着,万一睡不着,又要拉着大家说故事给大家听,倒是来闹大家了。”

  薛蟠也不知道为何,估计是心理年龄大了些,有时候夜间深思太久,容易就失眠,自己睡不得倒是罢了,可他还要拉着一群丫头也不许睡,都要跟着他一起读书写字或者是讲故事,这些丫头白日里头都要当差事儿,如何能够这样和薛蟠熬着?故此若万一薛蟠要讲故事了都躲避不及。

  薛蟠笑道,“不来睡?那可是吃亏了?须知道如今大爷房里头没人,你若是从了我,那可就是好日子到了咯。”

  杨枝熟知薛蟠的脾气,只是不接话,自己自顾自的把灯都给熄灭了,只是在当庭留了一盏死气风灯,权作照明之用,不过薛蟠的话儿,她听着不免是有些心猿意马浮想联翩,正欲准备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于是也只好微微摇摇头,把事儿都办好了,转过头来,就见到薛蟠已经睡下,她也不知道为何,隐隐有些失望,于是也就躺了下来,一夜无话。

  到了次日,佟舒等人来拜,问询冯渊之事,薛蟠摇摇头,却不欲明言,毕竟这时候若是毫无准备就说出去朝着王家发难总是不合适的,还是要预备着抓住鹤山先生再来找幕后的主使者算账,他只是言明冯渊不是自己打死的,其余也不多说,佟舒知道薛蟠的性子,素来是说一不二,是最坦荡荡的人了,于是舒了一口气,“如此就好,外头传闻起来,说你为了和冯渊争一个丫头,故此打死了冯渊,真不知道是从那里谣言起来的!”

  薛蟠正在喝茶,听到此言,忍不住噗的一下就把嘴里的茶水都吐出来了,“什么!”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5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