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六、狐朋狗友

三十六、狐朋狗友

  薛蟠差点呛到,连连咳嗽不已,“安兔兄你说什么话儿?什么叫做争风吃醋打死了人?”

  “我刚从河西回来,就听到世兄出了人命官司,原本以为还是陈老三的事儿,可再打听,才听到冯渊居然死了,我寻思着只怕是不对啊,昨个还是好好的,怎么今个就突然死了,这少年人,就算有暗疾,也不会说没有就没有的?于是在下又打听了一番,”佟舒奇怪的看着薛蟠,“说是世兄和冯渊在集市上为了买一个丫头大打出手,若是从这里头算起来,薛兄也算是风流人士了。”

  “我风流个屁啊,”薛蟠大怒道,“这些人怎么这么会传谣言?我无非是看着陈老三的事儿,冯渊居然敢在咱们面前差不多承认了——安兔兄你也在,也是听到的,他又鼓动了农户来闹事,我想着擒贼先擒王,于是过去拿住了他,逼问出来,的确事儿就是他办的,那时候他在集市上买丫头,这丫头,说起来倒是和我有些想干,于是我就把她抢了回来。这原本是举手之劳,却不是我打冯渊的理由啊。”

  “是是是,”佟舒见到薛蟠发怒,连忙赔笑,“世兄自然不会眼皮子如此浅,不过这丫头听说是国色天香……当然当然,这和长得是否漂亮毫无关系,世兄乃是正人君子,自然不会看菜吃饭。”

  佟舒说话风趣,颇多俚语,薛蟠哭笑不得却也不好发作,其余的人也一概嘿嘿嘿奸笑起来,在他们看来,死了一个冯渊不算什么大事儿,薛蟠摆摆手,“这事儿说的清楚,现下人就在我家里头,什么时候都成,这就不说了,横竖冯家若是要打官司还是如何,我一概是奉陪到底,不怕他们打官司到兰台寺去!”

  兰台寺是监察机构,管着各地基层衙门判决案件的复核审查,如果是在大理寺三审定谳的案子,也可以在兰台寺给翻过来,马钰在边上点头,“文龙兄说的不错,我瞧着这冯家未免是猪油蒙了心,居然还拉着一个不知道怎么死的冯渊来想着讹诈世兄,要我说大可不必如此正儿八经的要打官司应诉,直接下帖子给金陵府,要他把这事儿给挪平摆齐整了就是。”

  赵明凡说道,“这事儿原本倒也可以,只是如今不成,大府高升在即,这些事儿必然是能不沾染就不沾染,不过且不忙,等到新的大府来了,世兄再登门拜访,就再无不妥了。”

  薛蟠挥着纸扇,显得信心满满,“不着急,这事儿急不得,且慢慢来吧。”

  “不过外头的谣言四起,说的好生奇怪,”佟舒用探究的语气问薛蟠,“说师兄有神机妙算,十分利害,把那个丫头的身世算的清清楚楚的,拐子当场就吓住了。”

  “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薛蟠得意洋洋,他把这过程得意得说了说,“那拐子几乎是要看到鬼一般的看着我!怎么样,安兔兄可服气?”

  “那可真是利害,”佟舒钦佩的看着薛蟠,“还不知道世兄还有这个本事?若是真的如此……那丫头也命中注定要被世兄拯救了。”

  可接下去的话,薛蟠就得意不起来了,赵明凡又说:“那么冯渊之死,也是命中注定之事?”

  “他的死怎么叫做命中注定?”马钰问道。

    “世兄不是说了吗?冯渊的命就是要被打死的,”佟舒幽幽说道,“冯渊不就是被打死了吗?”

  众人只觉得大白天不由得阴森森的感觉,赵明凡打了一个寒噤,略带惊恐的看着薛蟠,薛蟠尴尬一笑,“这倒是没算过了,我无非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冯渊就被打死了……不不,不是被打死的。”

  薛蟠真是想给自己的一个大巴掌,这话怎么又说到了这个地方,佟舒连忙笑道,“看来文龙兄真的有神机妙算的功夫,文龙兄,”他身子前仰,朝着薛蟠急切的说道,“不妨帮着我算一算,我将来的命运如何。”

  其余的人也目光炯炯,直勾勾的盯着薛蟠,好像薛蟠是秦淮河上最红的姐儿一般,薛蟠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别别别,别这样的瞧着我,天机不可泄露,”他神神叨叨故作高人模样,“岂是凡俗尔等可以轻易窥探的。”

  “这话说的不好,那丫头都劳动世兄大驾去算了一算,怎么咱们这好朋友之间,却不能算了?”马钰连忙说道,“若是真的如此,那可真真是重色轻友了。”

  “汉皇重色思倾国,大英雄人物,素来都是重红粉的,”赵明凡在边上一唱一和,“文龙兄瞧不起大家这帮朋友,更顾惜家中女眷,也是寻常之事,咱们金陵城不就是有这么一桩雅事?前朝哀宗为了自己的宠妃,在紫金山上大兴土木,遍植梧桐,化作项链的模样,春秋之际,分外好看,看来咱们文龙兄也是风雅之人诶。”

  “得了得了,”薛蟠最听不得这讽刺的话,他顿时求饶,自己装的逼看来跪着也要走完,“这急切之间如何能算?若是真的要算,也要好生挑一个好日子才是。”

  如此才把这一伙人给安抚住了,怎么样才把这些红楼梦里头的无名人士的命运算清楚,这实在是太难了,说不得又是要瞎编乱造。

  一会甄宝玉派人来请,说是请到他家中做客,赵明凡在这些人里头算是经商较多的,原本他应该最为热衷和甄宝玉交往,但是他听到这邀请不免摇头,“甄府要我说,可真是不好去,甄世兄在家里乖的如鹌鹑一般,诸位别笑,这有什么可笑的?实在是实话实说罢了,什么事儿都不敢办,酒自然也不敢喝了,若是和上次一样叫了姐儿,只怕是他决计不敢。”

  大家又一齐看着薛蟠,薛蟠摇摇头,“诸位看着我,莫非又要我去顶缸,把甄世兄带出来?”

  若是在甄应嘉面前,哪一位小辈最得脸,那么必然就是薛蟠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5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