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三、绿大侠

四十三、绿大侠

  一家人还在担心薛蟠去那里惹是生非又闹什么乱子出来,薛蟠却是谨慎的出了门,到了松鹤楼吃饭,真真是目不斜视,斯文端正犹如书生一般,只是老老实实的吃着饭,殷天正在边上看不过眼,咳嗽一声,“大爷,您这样子,未免太反常了。”

  “那我该怎么着?”薛蟠僵硬的转着脖子,“我这可是单刀赴会,深陷虎狼之地,当然凡事要谨慎一些。”

  “大爷是不是有些怕了?”殷天正嘿嘿奸笑,“若是怕了,这会子回家就是。”

  “谁说我怕了?”薛蟠强着头说道,“本大爷是未雨绸缪,怕是当然不怕的,但凡事小心谨慎总是错不了,”店小二端了一壶玉堂春上来,要献给薛蟠,“酒就不喝了,我必须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来和别人谈判。”

  他又吩咐,“老殷你们也不必吃酒了,家去了再喝也不迟。”

  殷天正苦着脸看那玉堂春被拿走,不由得吞了一下口水,薛蟠食不知味的吃完了饭,殷天正手下的家丁上来禀告,说下面有人求见,殷天正抬头挺胸,雄赳赳气昂昂的大步下去,意图在主家面前摆出江南一带鹰爪手扛把子的威风煞气来,不一会却垂头丧气犹如斗败的公鸡一般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挂着鼻涕的小童,“外头有人让我告诉大爷,说请大爷到定淮门外头三里庄见面。”

  薛蟠点点头,他也原本就没打算,这红梅花会大摇大摆的进城来如此繁华之地见面,这样要是敢来,红梅花老早不知道死到那里去了,薛蟠起身,吩咐臻儿给这个报信的小童几文钱买糖吃,一挥手,“走,咱们去三里庄!”

  殷天正说,“小的还没吃饭……”

  “叫人拿牛肉和荷叶饼来,路上吃就是了。”薛蟠笑道,“别耽误了红梅花的召见!”

  车马萧萧,一路奔腾就到了定淮门外三里庄,定淮门外不远处就已经是滚滚长江了,朝着东北方向行去,大约过了三里的路,就到了一处长江边依靠着河滩的几处村落模样,薛蟠见到此处场景不由得心里暗暗佩服红梅花的确很是老辣,此地视野开阔,又是靠着江边,那一日红梅花可以凫水潜入薛蟠船中,想必是泳技很是利害,若是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比如薛蟠带着官兵前来围剿,只需遁入水中,顺流而下,谁都捉不住她。

  庄前有一竿青布酒幔,上书太白遗风四个大字,薛蟠下了马车,命所有的人都在外头候着,只带着殷天正和臻儿一起敬了此处酒馆,店里头无其他人,只有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子似乎是喝醉了,趴在桌子上不动弹,臻儿喊了喊酒家,似乎也没人应答,薛蟠摆摆手,就要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殷天正很是佩服,“大爷果然有昔日关公的气度,就带两个人去见。”

  臻儿给薛蟠擦了擦酒馆的凳子,薛蟠坐了下来,“这算什么,既然来了就要诚信的办,带这么多人进去,一来是心虚,二来么,也是咄咄逼人,画虎不成反类犬,倒是叫人看轻了你。”薛蟠一挥扇子,“我自然坐在此处,老殷你去叫人吧。”

  “去那里叫?”

  薛蟠得意的抚须笑道,他自然是没有胡子的,只不过是做了一个诸葛亮面对千军万马智珠在握的架势出来,“她如此谨慎,这时候必然是还在水边的船只上等着咱们的消息,你进去一找,必然就能够见到她。”薛蟠谨慎的朝着四处瞧了瞧,见到外头都是自家的家丁人马,稍微放了一些心,殷天正一听,好么,还是很谨慎呢,所以就呆在这里头对着薛蟠来说,也是视野宽阔的地带。

  薛蟠故作玄虚的声音刚刚一落,只听到后头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嗤笑声,只见到那个趴在桌子上似乎喝醉了的人,张开手,伸了一个懒腰,随即站了起来,这时候才见到这样坐着似乎是瘦小的男子,一站起来是十分健硕高大,他转过身来,不屑一顾的看着薛蟠,这时候薛蟠才看见此人穿着一件湖绿色的上衣,下面只是穿着枣红色的布裤,腰间用一根绸布胡乱的系着,满脸胡渣子,眼如铜铃,方口大耳,双目有神光四射,顾盼神飞,十分骄人,只是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略带着鄙夷之色居高临下得打量着薛蟠,“富家子弟就是小鸡肚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红梅花若是和你一样如此胆子小,还何须在江湖上混什么?”

  殷天正大怒,预备着上前要推开靠近薛蟠的这一位彪形大汉,却被薛蟠拦住了,他刚才还有些不好意思,只觉得有些害羞,这时候复又从容起来,“尊驾是何人?怎么知道我在等红梅花?莫非,”薛蟠摸了摸下巴,打量着眼前的这位汉子,“红梅花和绿叶子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素来都是一块的,尊驾莫非不会就是绿叶子吧?”

  “如何?”彪形大汉鄙视的看了殷天正一眼,不屑一顾的就在薛蟠对面坐了下来,他一坐下来,薛蟠只觉得地面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我就是绿叶子。”

  “原来是绿叶子大侠,失敬失敬,”薛蟠拱手笑道,“我身系家里头几百人的衣食住行,说不得要小心谨慎些,诸葛一生唯谨慎,我谨慎一些,也算不得需要嗤笑的吧?”

  “我笑你故作玄虚,”绿叶子瓮声说道,“若是胆子小,直说就是,谁还会笑话你不成?”

  话说是不笑话,可绿叶子眼中的耻笑之色谁都瞧得明白,薛蟠挥了挥扇子,“笑话不笑话,那是别人的事儿,嘴巴长在别人脸上,我是管不住的,倒是你绿大侠,应该要好生谢一谢我,”薛蟠潇洒笑道,“若非我那一日在江都水面上搭救了红梅花,这会子你们两个早就分开,总有一个在吃牢饭了。”

  斗嘴皮子,十个绿叶子加起来也不是薛蟠的对手,绿叶子拍了一下桌子,刷的站起来,“师弟,不得无礼!”

  /shu/38958/187166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