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四、我命由我不由天

五十四、我命由我不由天

  “阿弥陀佛,”那胖和尚双手合十,高念佛号,“的确是要请把这位姑娘施舍给贫僧,让贫僧度化她出家。”

  别人不知道,臻儿还能不知道薛蟠十分疼爱香菱这个丫头,如果现在冯渊活过来要求将香菱交出去,如此两家再无干涉,薛蟠都不一定会肯,怎么可能会交给一个不明不白,不知道从何处跳出来的野和尚,更是想要让香菱出家,从人贩子的火坑那里重新跳到另外一个火坑吗?臻儿跳了出来,叉腰对着和尚怒喝道,“你什么东西,烂了你老娘**的狗吊玩意儿!真真是不知道好歹,大家家大爷可怜你,化了一顿斋饭给你,倒是给了你蹬鼻子上脸的机会了来,一开口就要化大家家里头的人出家去,狗生猪养的都比你知道一些什么叫做知恩图报!你若是鸡鸣寺的首座,广济寺的主持,倒也罢了,咱们信你不是坑蒙拐骗的,来了大家家里头,真当大家的棍棒是摆设不成?我且告诉你一句大家大爷时常讲的话儿,叫做闷声发大财!趁早赶紧滚,趁着大家大爷心情还好,不然等下有你的好果子吃,别什么体面规矩都不知道了!”

  臻儿如此痛骂,那和尚依旧是笑眯眯的不说话,臻儿见到痛骂无法奏效,也只是跺脚,“你等着,我这就叫人过来,非要把你弄个七荤八素,你臻儿大爷以后跟着你姓!”

  臻儿离去,只有薛蟠和管事几个站在房内,薛蟠抚了抚袖子,“和尚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得道高僧我也见过几个,像你这样开口就要化人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若是不清楚这里头的缘故,我倒是觉得,你今个怕是难囫囵个出去了。”

  “阿弥陀佛,”胖和尚笑道,“施主乃是有慧根之人,难道不知道,这香菱姑娘乃是连累他人之人?”

  “什么连累他人之人?”薛蟠听到这里头的话,不免大惊,又是这些该死的僧道,又要来渡人了?“你,”薛蟠狐疑的打量着那和尚,“和尚不会是从大荒山无稽峰来的吧?”

  这时候倒是胖和尚有些吃惊,他脸上的笑容停滞了,“施主知道的东西倒是不知道,还知道此处。”

  “我知道的东西多了,你们不要在我面前搞这一套,”薛蟠瞪着胖和尚,“香菱为何要出家?”

  “她在家连累父母,出门后连累拐子,如今又连累了冯家少爷,”胖和尚说道,“岂不是最会连累之人?贫僧怕她在此处,日后总是要连累贵府的,哦,不对,如今已经连累了施主了,施主如今不是已经有人命官司在身了?”

  “且,”薛蟠不屑一顾,这个说法乍听之下的确是有些道理,“你这话是从你们佛家的缘法罪孽里头说出来的,要我说,这根本就是不她什么命格,而是运气不好,都是遇到一些不好的人,致使颠沛流离了这么多年,如今到了大家家里头,断然是会变好的,这因为大家家里头的人都是好人,和好人在一块,这命运还能差了去?我是断然不信的,也不知道你从何处听来这些闲话,来我这里一惊一乍的胡闹,我性子好,不和你计较,你走吧。”

  薛蟠预备着拂袖离去,那胖和尚又是笑容满面,“这一位姑娘乃是薄命司上有名的人物,施主若是知道大荒山无稽峰,自然也知道薄命司吧?”

  薛蟠转过头来,盯着那和尚,这个时候臻儿带着殷天正等人到了,臻儿咋咋呼呼的要进去把这个和尚拖出来打个半死,却被薛蟠拦住了,薛蟠伸出手止住了众人,皱眉看着那胖和尚,“和尚你到底要做什么?”

  “贫僧今日受了施主的斋饭,却是不好不报答一二,这位姑娘乃是薄命司上有名字登录的人物,若是施主清楚此事,必然就知道,这姑娘的结局早就定下了,若是还呆在施主家中,只怕日后真的会拖累贵府,故此今日我把这拖累之人给带走了,也是帮着施主消灾,贫僧言尽于此,其余如何,还请施主自己决断。”

  消灾……薛蟠这时候的确是震惊极了,比那一日出云子来点出自己乃是天外客的时候,还要震惊一百倍,居然有人在自己面前开门见山的说出香菱乃是薄命司之人,他有心要仔细问问,却又知道这和尚必然不会再说,说起来,香菱的命运的确是极差,只是薛蟠……薛文龙是不信这个的。

  他站在庭中,想了好一会,月光如水洒在他的身上,好像是涂上了一层沉思静谧的轻纱,如果这个和尚说的话是真话的话,那么这个和尚看起来还是愿意帮着自己的,起码在原著之中并没有出现这个桥段,“你的意思是,若是香菱还在我家中,她的命运还是和以前一样?”

  “阿弥陀佛,施主最是聪慧,岂会瞧不清此事?”

  “这我是不信的,”薛蟠摇摇头,“我素来是不信这些神神叨叨的命运之言,我命由我不由天,若是凡事儿都是命中注定,人还需要如何过日子?混吃等死就好了,我旧年见到出云子,她有一番话我是听懂了,那就是无数的变化会导致未来无穷的结局,香菱来到我家,这事儿是注定了,如今看来是不假,就算你说破了天,我也不会让她跟着你走,可未来如何,如今还是瞧不清呢,和尚你不要再狡辩了,这事儿无须再提,在大家薛家,只有自己才可以掌握住自己的命运!”

  这话一说完,不知道何处吹起了一阵狂风,将地上的落叶尽数吹起,风沙满地,叫人眼睛险些都睁不开,那和尚一直微笑,到了这个时候虽然还是面带微笑,可眼中已经露出了骇人之色,“阿弥陀佛,施主之见识,贫僧还是第一次见到,实在是佩服,只是若非如此,只怕是施主的命运也注定了,施主之能,难道不知道冯渊,还是死了吗?”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6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