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五、解语花

五十五、解语花

  薛蟠已经从震惊里头回过神来,这时候也不会轻易被这胖和尚给忽悠去,“人生在世,总是有一死的,冯渊行事风格如此,就算今个不死,以后也迟早会死,人总有一死,冯渊是否死在我的手里,没什么特别的,最多只是在我这里死的话,让我难堪些罢了,若是有人要存心挑事儿,我就算再怎么躲,也是躲不了的,和尚若是想要说服我,也还需要增进自己的本事,或者是,”薛蟠目光炯炯,盯住那胖和尚,“再说一些别的事儿来。”

  “贫僧劝施主不要入京,”胖和尚双手合十,“红尘之地,还是少沾染的好,若非必要,施主入京,必然要掀起腥风血雨。”

  “我不过是一介皇商,又不执掌兵事,怎么会掀起腥风血雨?”薛蟠反问。

  “天机玄妙,世事难料,施主行的许多事儿,出格的甚多,逆天改命之事,也不算虚妄,”胖和尚依旧笑眯眯的说道,“故此我劝施主不要入京,不入京的话,凡事顺遂,一生平安,可得安乐。”

  薛蟠沉默片刻,“我得安乐,那其余人呢?可有变化?”

  “人在局中,自然是要继续朝前走了。”

  薛蟠爽朗一笑,“我这个人独善其身,原本呢,若是没事儿在我身上,自然是万事大吉,可我若是自得安乐,其余我在乎的人都在局中而无法自拔,依旧走上老路,那我这个安乐也未必能够安乐,我又不是出家人,孤家寡人的一个人没什么意思,和尚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香菱不能跟着你走,洛阳我也是要去的。”

  薛蟠如此拒绝,胖和尚似乎也未见什么不悦或者是遗憾之色,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施主有慧根,却执迷不悟,罢了罢了,也是要在红尘俗世之中走上一遭。”

  “不过话说冯渊之死,不会是你们搞的鬼吧?”薛蟠摸着下巴狐疑的打量着胖和尚,“拿着他来拖住我,不让我入京?”

  “善哉,善哉,出家人怎么会做夺人性命之事,”胖和尚来的蹊跷,去的很干脆,见到薛蟠不愿意答应自己个,干脆利索的站了起来,朝着薛蟠双手合十行礼,“施主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查一查才好,今日得蒙施主招待,感激不尽,日后到了都中,若有苦难的时候,可以来龙门寻贫僧,阿弥陀佛,就此告辞。”

  那胖和尚脚步轻盈,一下子就走了出去,薛蟠朝着殷天正使了个眼色,殷天正悄悄的跟着出去了,薛蟠吩咐人把这个地方打扫了,又命令,日后若是遇见这些神神叨叨的僧道尼等人物,不可折辱,但是也无需厚待,招待一顿粗茶淡饭就让他走人,不许在家中逗留口出蛊惑人心之言。

  众人应了下来,这时候薛王氏也得了消息,说外头来了一位高僧,说话很是有些门道,故此要献一份香火钱,薛蟠到内说明了情况,“说话疯疯癫癫的,我也不去理会,叫人整治了几个菜,让他好生吃一顿,也就打发走了,太太何必给这些野和尚什么香火钱,若是要捐助,去鸡鸣寺报国寺就是了,这些云游的和尚,还不知道银子哪去了买酒买肉呢。”

  薛王氏嗔怪了几句,薛蟠今个被那胖和尚说的心烦意乱,敷衍了几句,也就出来了,他在院子里头信步走着,想着心事,前头走来了薛宝钗,“哥哥在这里头做什么呢?”

  “哦,是妹妹,”薛蟠看着月华下晶莹的犹如雪团一般可爱的薛宝钗,难道自己的妹妹也是和命运之中所言的那样,薄命司里头的头号人物吗?“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薄命薄命,总归不是什么好下场,这是薛蟠决不能忍受的,他原本对着未来还颇有些忐忑不安,见到了薛宝钗,顿时熊熊斗志又被点燃了。

  “哥哥这是怎么了?”宝钗温柔笑道,“独自在这里头想什么?”

  “哦,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在想着外头的事儿怎么办,刚才有个不知道哪里来历的疯和尚,说不要咱们入京,若是入京,前途难测,我这想着,自己个倒是不怕什么,但若是带着母亲和妹妹并家里头的人一起北上,把你们都连累的不好了,这就不好了,恰好你就在,问一问妹妹你,是怎么个意思?”

  宝钗笑道,“这有什么呢?妹妹是素来不信这些鬼神之说的,”她为人端庄明事理,自然知道,“别的我不知道,哪里有家里人不一起的道理,昔日父亲过世,家里头那么难的局面,哥哥都和家里人一起撑过来了,怎么如今还要自己个去呢?万万没有这样的道理,那时候爹爹刚过世,诸房来闹,哥哥说的那句话我还记得呢,有你在,轮不到外头的人欺负咱们娘俩,”薛宝钗显然也想起了那时候的艰难和紧急,感动的眼中波光粼粼之余,又很是骄傲,“这话一说出来,我就知道哥哥大约是长大了。”

  “许是爹爹过世,哥哥突然之间长大了,妹妹原本想着,若是哥哥还这样的胡闹,我也就不读书了,只是每日陪着母亲,做一做针线活,帮衬着家里头的事儿,不要太揭不开锅,可哥哥这样意气风发的回来,我还真有些不认识哥哥了呢。”

  薛宝钗抿嘴而笑,薛蟠傻乎乎的摸了摸头,“妹妹在笑话我了。”

  “不是笑话哥哥,哥哥做了外头那么多事儿,妹妹只有佩服的心儿,且不说外头有什么人说疯话,我难道还不知道哥哥是什么人呢,虽然有时候说话难听了些,可对着家里人都是仁善,素来也不持强凌弱,就算欺负了人,也不会要打死人的地步。”

  薛蟠颇为感动,宝钗虽然平时不声不响,做人肉背景的时候比较多,没想到她居然如此认清了自己个的本性,“知我者,妹妹也。”

  “且不说有没有人陷害哥哥,或者是那冯渊自己个也有暗疾罢了。”

  “这事儿我觉得难不倒哥哥,”宝钗瞪大了美眸看着薛蟠,“哥哥还有什么别的心事不成?”

  薛蟠干笑,“是有些事儿,那僧人虽然满口胡言,却是说中我心里头的暗忧,”

  /shu/38958/187166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