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六、惊醒梦中人

五十六、惊醒梦中人

  “原本想着入京乃是颇为期待之事,现在么……倒是有些踌躇不前了。”

  “踌躇不前,可不是哥哥行事的做派,”宝钞笑道,“哥哥可是外号小霸王,怎么这时候倒是有些不像了。”

  薛宝钗一言真是惊醒梦中人,薛蟠一拍脑袋,“妹妹说的极是!缩手缩脚,可不是我的风格,既然想要入京,那就去!”

  薛蟠拉住了薛宝钗的手,“昔日有一字师,如今妹妹也好像是我的一言师了。”

  宝钗笑道,“我可不敢当哥哥的师傅,前个香菱叫我当师傅,教她读书写字,我还没答应呢,哥哥肚子里都是鬼主意,论起解决事儿来,妹妹是不敢来和哥哥做比的。”

  “妹妹之前的话儿,我是都听进去了,”薛蟠放开了宝钗的手,宝钗却拉住了薛蟠的臂膀,亲昵的靠在薛蟠身上,两个人徐徐前行,“有我在,妹妹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读书就读书,想绣花就绣花,想出去玩就出去玩,若是闷了,且去找什么朋友玩都妥当,家里头的事儿,能帮衬着就帮一帮,不想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家里头那么多人呢,不差你一个人辛苦,做咱们薛家的女儿,就是要这样的养尊处优,悠闲自在才好。”

  宝钗眨眨眼,“若是如此,只怕是这人都懒洋洋的不想动弹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薛蟠似乎是被薛宝钗如此一说,顿时就解开了心结,又恢复到之前雄赳赳气昂昂的做派来,宝钗继续说着这些日子的事儿,“家里头的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就预备着哥哥外头的事儿了结,咱们就上京去,太太虽然没说,可心里也烦躁的很,就指望着哥哥早点启程呢,听说舅舅只怕要外放,若是外放,舅舅和妈就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了。”

  薛蟠故意用手竖着避开薛宝钗身后的那些丫头,和宝钗说着悄悄话,“我巴不得舅舅外放呢,恩……不能不见面,我倒是也想着看看舅舅的,只是不能长时间的住一块,若是舅舅那么严格,和母亲说的一样,也要我骑马射箭并且读书来,我可真是要闷死了,最好咱们再拖一拖,入京的时候,让舅舅差不多时候外出就好了。”

  宝钗轻轻的锤了薛蟠一下,“哥哥真是坏死了,还来编排长辈!”

  “不过舅舅怎么要外放了?”薛蟠奇道,“这京营节度使才当了没多久,怎么要外放了?”

  “这外头的事儿,我一个姑娘家如何知道?就是妈也不明就里,许是舅舅不告诉她罢了,若是哥哥得空,自己去问就是,”宝钗笑道,“咱们家虽然随和,我却也不能管着外头的事儿,那是哥哥的活儿。”

  “能者多劳,”薛蟠笑道,“能帮着一把也是好事儿嘛,别的不说,圣后娘娘掌管朝政,不是这么多年都很是兴旺?”

  “那是圣后老人家,妹妹是万万不敢和她老人家比肩的。”

  如此说了一会话,薛宝钗告辞离去,只是临走的时候,薛宝钗特意还说了一句,“哥哥在扬州认识的那位林家姐姐,我也预备好了好东西,送给她赏玩,哥哥别到时候预备不好礼物,若是被妹妹比过了,这颜面上可是不好看哦。”

  薛蟠失笑,“这个促狭鬼,也不知道在王嬷嬷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走到了外书房,臻儿很是不忿的走上来献茶,“大爷干嘛拦着我?若不是大爷,我可是就叫人打烂那臭和尚的嘴!”

  “你打的烂吗?”薛蟠懒洋洋的说道,“那和尚是不是得道高僧我不知道,但绝对是手上有功夫的,不然就凭着他这张不说好话的乌鸦嘴,到哪里都被人打死了,还能如此肥头大耳活到现在?臻儿你还是小孩子,以后要记得多用脑子思考好么?别老是知道打打杀杀的。”

  这时候殷天正回来了,他灰头土脸的禀告道:“大爷,小人把那和尚给跟丢了。”

  “在那里跟丢的?”

  “到了玄武湖,那和尚不知道如何一跳,就跳入了玄武湖边上的茫茫雾气之中,小的跑到近处,却是瞧不见人影了。”

  “真是没用的杀才!”薛蟠大骂道,“连个和尚都看不住!”臻儿咂舌悄悄躲到边上去,就怕薛蟠殃及池鱼,“前些日子在绿叶子那里吃了亏,今个又跟不住那和尚,老殷你的技能有些退化了啊,这当家护院,若是武艺差了,怎么了得?去去去,罚你这个月不许喝酒,然后把架子上我前些日子花钱买的那个什么秘籍,学起来,这一天不学习,就退步了!你可不能被薛家的温柔生活消磨了你那铮铮武术铁骨!”

  殷天正嘟囔着:“小人这门武术又不是草上飞,那里能跟住人……”

  “那我叫你拿下那和尚,你也是不中用,”薛蟠摇摇头,“这泥菩萨过了江,才知道自己个被水冲走了多少泥,赶紧下去苦练去,若是不再好生练武功,我明个就炒了你的鱿鱼!”

  殷天正虽然不知道炒鱿鱼味道如何,但是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连忙退了下去,薛蟠喃喃自语,“这和尚到底是什么居心,要我不入京?可似乎也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什么举动,这到底他么的是什么意思?这些出家人,是想要干嘛?”

  夜色之中,被薛蟠一直念叨的那胖和尚在玄武湖上乘着一叶扁舟,快速的在泛起薄雾的湖面上滑行,他的脸上依旧是带着和煦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薛蟠的念叨,他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阿弥陀佛!”和尚摸了摸自己圆溜溜的脑袋,“这一位施主,果然十分与众不同,看来是变数之中的变数,那出云子到底是来做什么?看透了什么?说了什么话?倒是叫这个小子和绛珠草有了些干系,奇怪的紧,看不透看不透……”

  “看来这个人,我如此说他都不愿意退却,倒是有可能打破这一次的局,”胖和尚的眼珠子转了转,“也罢,我就陪着他玩一玩!”

  胖和尚驾着小舟在玄武湖上滑行,不一会就到了一处小岛,岛上倒是点了几盏灯笼,夜色之中显得很是醒目,胖和尚弃舟上岛,越过深深夜色,路边杂草有晶莹露水,胖和尚身子虽大,却一点也没有沾染上风尘,他左转右转似乎十分专注,朝着点灯笼的地方走去,行到半山腰上,这里有一座古朴的亭子,庭内早就摆好了一张石桌,有一个道士模样的人在自斟自饮,胖和尚笑道,“渺渺道长来的真快,我却是迟了。”

  那道士身边放着一根拐杖,蓬头垢面,十分邋遢,胖和尚虽然衣着简朴,却还整洁,可这道士却是穿着破破烂烂的道衣,脸上胡子拉碴,“大士也来了?快请坐吧,今个我得了最好的水仙绿,不过是一壶之数,我已经在喝了,若是你再晚些来,只怕酒就没了。”

  胖和尚哈哈一笑,“我倒是不喜欢喝酒,道长自己喝吧,不要给我留着了。”

  此时云波渺渺,半月当空,风烟俱起,玄武湖上白茫茫一片,“大士去见过那人了?”

  “见过了,这个人,”胖和尚笑眯眯的说道,“很不简单。”

  “如何不简单?”

  “其人心智绝不是一位少年,”胖和尚说道,“和其余人觉不一样,若是说此人有了三十多岁的年纪,我绝不会怀疑。”

  “呵呵,”道士捻须笑道,“我早就说过大士你这一次去无功而返。”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