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五、也要恶心你一下

六十五、也要恶心你一下

  “那我和冯渊所争的女子呢?大府预备着怎么做?”

  “自然是判给冯家,”贾雨村笑道,“冯家似乎对这此女很是痛恨,说要陪着那冯公子入土才好。”

  所以很多时候人都是不能够肆意妄为的,想着薛蟠在金陵城里头可以横着走,无论做什么事儿也不用担心,欺男霸女虽然没有做,但是如果想做,想必也没人会拦着,薛蟠这样的世家子弟,在金陵这个乡下地方,够用了,可他也不是随心所欲什么事儿都不用顾忌的,特别是世家子弟,行事无羁没关系,但是若不顾忌自己家族的命运前途,那么家里的长辈就算是打个半死,也是罪有应得,薛蟠没有长辈约束,他自己又是族长,算起来薛家没人管得住他,但是他不得不要考虑到舅舅王子腾的处境,王子腾虽然深受皇帝宠信,但不是权倾天下的曹操,不可以只手遮天的。

  薛蟠没有见过王子腾,但是受王子腾的照拂颇多,素来书信往来,王子腾也不会摆什么长辈的架子,把薛蟠也当做平等的大人看待,多有推心置腹之言,算是一等一的好舅舅了。

  薛蟠到底不是薛蟠,不是,应该说到底不是以前的那个薛蟠,行事多少要顾忌影响,贾雨村拿住了自己的命脉,那就是王子腾如今正在上升期间,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受影响,可以说,如今四大家里头一代人里面,王子腾的架势最是突出,史家虽然两位侯爷在,但是也捞不到什么实在的差事来办,薛家么,就留下自己这么一个独苗了,下一辈的弟弟们还没有长大,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薛蟠已经是很出众的,不过他并没有出仕的心思,于是薛蝌等人就倒霉了,天天被薛蟠拉着严加教育培训,要他们出仕当官去,贾家嘛,当然也好不到那里去,东府西府正经在朝廷上当官的,也只有是自己的姨丈贾政,可他也不过是一个工部员外郎,从五品,还没有薛蟠官位高些,员外郎大概就是后世部委里头的副司长,如今看来,也就只有王子腾一个人有点出息了。

  贾雨村的话里头许多有不属实的地方,不过薛蟠是不愿意再追究了,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的喝下,“我原本以为大府来了金陵,是会为了我做主的,没想到啊,这做主没做到,倒是还丢了一些东西。”

  “世兄将来总是要入仕的,这些东西,我倒是觉得不必太在意,”贾雨村笑道,“都是累赘不是吗?”

  这话说的很是无耻,且带着一种洋洋得意的表情,薛蟠很想骂贾雨村这个白眼狼,如果不是自己的舅舅出力,这会子只怕还在吏部门口等着候补起复等到十年后呢!只是他到底不会如此没品,说出这样让贾雨村鄙视自己的话语来,只是他到底要给这个小人一点颜色看,不能让他这样的得意去,“大府说的极是,这钱财当然都是身外之物,那么,”薛蟠身子微微前倾,把手肘放在桌子上,别有用意的看着贾雨村,“那你说着恩情要不要报?”

  “知恩图报,”贾雨村还以为薛蟠拿着他昔日对于自己的恩情来要挟自己了,不免有些看低薛蟠,但还是说道,“乃是人世间之常理,我深受世兄大恩,所以今个这事儿,一定是要办的妥当漂亮,好让世兄顺顺利利入京,不被这些凡尘琐事儿打扰到。”

  “说的可不是我,”薛蟠笑着摇摇头,“昔日你在我这里头,出主意,我给银子,这是等价交换,不算什么恩情,”这时候臻儿走了回来,薛蟠吩咐道,“去请大府的故人来一见。”

  贾雨村有些狐疑的看着薛蟠,想要知道他闹什么玄虚,薛蟠却是细细的喝了一杯酒,“大府稍安勿燥,请见一见这一位吧。”

  不一会,穿金戴玉打扮的十分华丽的香菱被臻儿请了出来,朝着贾雨村和薛蟠微微一福,薛蟠点头道,“这就是雨村先生。”

  香菱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地,十分的大度成熟,她又朝着贾雨村福了福礼,“小女给雨村先生请安。”

  “不敢,”贾雨村有些奇怪,面前这位少女不知道从何出来,这样的年纪怎么会是自己的故人?薛蟠在捣什么鬼?“不知尊驾是何人?”

  香菱突然之间挂起了悲伤之色,眼角也滴出了泪珠,“昔日雨村先生在我家盘桓的时候,小女不过还是襁褓之中的婴儿,过了这么些年,没想到能够在此地和雨村先生重逢,昔日姑苏城外,葫芦庙旁,甄家之女,可还记得?”

  贾雨村听到此话不由得一惊,他打量着香菱额头中间楚楚可爱的那颗胭脂痣,不由得惊叹“啊”了一声,“你是甄老先生的女儿,甄英莲?!?!?!你不是在上元节丢失了吗?”

  “是,后来落到了拐子手里,受尽欺凌侮辱,如今承蒙大爷搭救,这才来到了薛家,”香菱面带苦楚,“还能见到雨村先生,真是邀天之幸。”

  “拐子?”贾雨村喃喃自语,他转过头来问薛蟠,“世兄和冯渊所争之女子,可就是这一位甄姑娘?”

  “不错,”薛蟠摇头晃脑,“我那一日是存了和冯渊起冲突的心思,冯渊要买她,我自然抢了过来,不过呢,这才知道,这一位甄姑娘乃是和大府有旧的。”

  贾雨村默然不语,香菱盈盈拜倒,“我听闻大爷为了我,和冯家吃上了官司,这事儿一切都是由小女而起,请雨村先生将小女扣走,一切罪孽都是由我承担。请大府放过大家家大爷。”

  贾雨村有些不自然的笑道,“哪里的话儿,我已经和世兄把今个的事儿都说开了,薛家自然和冯家的官司无碍。”

  “如此多谢雨村先生,只是小女突然想到,”香菱抹泪说道,“家父一直没有音信,自从跟了那些出家人云游之后,还望先生能够帮着找一找。”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6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