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九十四、人格魅力爆棚

九十四、人格魅力爆棚

  王子腾和薛蟠说了话,又拉着薛王氏的手,“这外甥我是真喜欢,四妹妹,只恨不得不是自己的儿子,哎,我家里头的那几个,罢了罢了。”

  似乎每一个家长都会觉得别人家的孩子更有出息,王子腾可算是英雄盖世了,也不免要如此感叹,说起自己的孩子们,有些心灰意冷,“我原本是要和你们好生说说话,”王子腾拉住了薛王氏的手,慢慢的走到了船舷边上,这里头已经有小舟在等着了,“只是圣命难违,必须要出京当差去了,你们几个且在都中住下,好生等着我回来,外甥既然有这样的脑子,你二哥我就断定,冯家的事儿,绝不会是他干的。”

  “这里头必然有别的缘故,贾雨村来信,说凡事已经妥当,有人处理了也就罢了,就算外甥打死了也无妨,算是甚东西?”王子腾摆摆手,不把这一条人命放在眼里,“你们就在都中好生住下,有你二哥在,没人敢来惹你们。”

  王子腾说话傲气,倒是他的确就是有这样的资格傲气,四大家族过去的格局,是依“贾史王薛”的顺序排列,即贾府最有威势、地位显赫,其次是史家,再次是王家,最后是薛家。护官符后的小注可以说明这一点:贾府当初的爵位是“公”,史家当初的爵位是“侯”、王家当初的爵位是“伯”、薛家无爵位,是个身份地位特殊的舍人——皇帝赐予的“紫薇舍人”。可是眼下的情形变了,与当初不同了。眼下即一开始的四大家族中,因王子腾的关系——王子腾的关系是因为永和皇帝亲政了,作为皇帝最为亲近的侍读,王子腾眼下最为重用,故此王家最有威势,当然王子腾也是四大家族中最有威望的,虽然从名份上可能还是贾府的公爵最高,可实际的情形的确已经变了。

  薛王氏原本极为高兴,可见到王子腾乍逢初见却又要远离,不免红了眼圈,宝钗连忙劝慰,“舅舅乃是为国分忧,妈要开心才是,想必过些日子就得相见了。”

  “外甥女儿说的极是,”王子腾下了小舟,“四妹妹在都中等着,”他朝着薛王氏挥手,“二哥事儿办好了,就即刻回京。”

  豪爽大方且待亲人宽厚,又十分的护短,虽然薛蟠也不认可王子腾视人命如草芥,但确实是十分感动王子腾轻飘飘的说“打死人算甚、有我在没人敢惹你们”如此霸气的话语,这样的王子腾,谁不喜欢?人格魅力如此,薛蟠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就已经深深折服了,难怪自己的母亲这么多年了,都还一直念叨这一位二舅舅,的确有其独到之处,从王子腾这样的性格来说,想必永和皇帝应该也不是什么小鸡肚肠之人。

  王子腾船队敲锣打鼓的驶出了逍遥津,又带了令牌来,命运河闸口迅速给薛蟠三艘大船开道先行,这里头不敢怠慢,迅速就将薛蟠等船只带入了运河,一下子就通过了最为拥堵的关卡。

  王子腾又命差人朝着都中传信,大船徐徐到了洛阳城外的风陵渡时候,贾家已经得了消息,派出了仆妇家人来迎,王子腾要薛王氏等人住在王家去,可这里头贾家又来迎了,薛蟠的意思还是要住外头,“咱们入京,可不是小住,指不定要住到什么时候去了,若是一味住在亲戚家里头,岂不是太过于麻烦?咱们家在京中又不是没有房舍,只不过是十来年没人进京居住,须先着几个人去打扫一番就好。”

  薛蟠见到王子腾出京去了,实在是高兴的很,原本王子腾在书信里头再三说过,要等着薛蟠入京之后,亲自教导薛蟠骑马读书射箭,骑马薛蟠倒是还算喜欢,可这射箭、读书这些是薛蟠最不喜欢的,咱是斯文人,老是射箭做什么?什么么?斯文人要读书的?那可是不成!

  这几样薛蟠都怕死了,平时里头唯恐躲不及,奈何如同薛王氏所言:“你没了老子,自然是舅舅来教训你!”舅舅大如天,没法子,这入京来还算要受拘束着,如今正是太好了,王子腾出京当差,去西南收拾结尾,可不是那么快的,这样的话,可就是肆意的玩了。怎么还好住在亲戚家去?别的倒也罢了,王府还不知道如何底细呢,自己在金陵得罪了王子恢,王子腾不言语什么,但指不定有什么人要给自己下套子,如今入京两眼一抹黑,不得不小心谨慎些。

  如今嫡亲的母舅出京去了,管辖不到自己,可见是天从人愿,薛蟠是不愿意住在王家的,薛王氏却是嗔道:“何须如此招摇,咱们这一入京,原是先拜谒亲朋好友,或是住你舅舅家,或是你姨爹家。他们两家的房舍极是方便的,咱们先能住着,若是日后定下要长住,再慢慢着人去收拾,岂不消停些!”

  “舅舅刚升了外甥去,家里头自然忙的起身不可开交的,咱们这功夫反而一窝一拖的奔了去,岂不没眼色些?”

  薛蟠拿眼看着宝钗,宝钗瞪了薛蟠一眼,薛蟠又杀鸡一般的做了做眼色,宝钗这才说道:“哥哥说的倒是不错,舅舅家只怕也不好住。”

  薛王氏也不是很愿意住在王家,幼年她最喜欢粘着王子腾,王子腾之妻倒是不怎么待见这个小姑子,若是王子腾在家倒也罢了,可如今王子腾出京去了,姑嫂二人在家里头大眼瞪小眼,未免就有些无趣了,宝钗又如此说,薛王氏说道,“你舅舅虽然升了去,还有你姨爹家,况这几年来,你舅舅、姨娘两处,每每写信要接咱们来,如今既然来了,你二舅舅虽然走了,你贾家姨娘未必不苦留未免。咱们先不去家里头拜访,就忙忙收拾放我,岂不叫人见怪?你的意思我知道,哼哼,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无非是守着这些长辈怕拘紧了你,不如你在外头住着,好任意施为,是也不是?”

  薛蟠摸了摸鼻子,“娘说的哪里的话?我这不是帮着亲戚们都想一想么,这么贴心的儿子,被你说成这样。”

  “你少给我说这个,”薛王氏刚刚和王子腾分离,心里头就是不爽快,听到薛蟠这么说,颇为不悦,“娘年纪大了,想着和老姐妹之间住在一块好生过几年,厮守些时日,这样什么时候死了也甘心,你既然不喜欢和亲戚们住着,我也由得你去,你自己住外头的房子去,想怎么闹腾怎么闹腾,我跟你妹妹投了你贾家姨娘去,好也不好?让你一个人在外头疯就好了。”

  薛蟠险些就要答应了下来,可是他才不信自己母亲会如此大度,故此也就不上当,“娘说的哪里话,哪里有我一个住外头,你们住亲戚家的,王嬷嬷不把我的耳朵给扯破了才怪,既然是母亲要去住贾家姨娘处,我自然是跟着去。”

  如此自然皆大欢喜,薛王氏自觉儿子还算听话,日后大约也会听着那贾二老爷约束着,别的倒是还好,若是读书上能有些进展,那就是最好了,薛蟠也十分欢喜,自觉遂心如意,其中缘故倒也不必细说;薛宝钗也极为高兴,等到薛王氏回到船舱里头去歇息,只留下薛蟠和宝钗两人,宝钗朝着薛蟠眨眨眼,得意的说道,“哥哥,那一张赵孟頫的《如梦令贴》,可是要归我了。”

  “妹妹怎么这么市侩呢?”薛蟠摇头晃脑的说道,“只不过是帮着哥哥说一句话,就要《如梦令贴》,这东西可是珍贵的很呢,”赵孟頫的书法独步元代,其书风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创“赵体”书,晚年退休回家养老之后,越发的炉火纯青起来,《如梦令贴》乃是他收集唐宋以降,词坛名家十多首《如梦令》,精心书就,且从不外视于人,只是拿来和妻子家内赏玩的,后来赵孟頫身故,家里头子孙不争气,故此许多瑰宝比如这《如梦令贴》就慢慢的传了出来,这还是在扬州得到的战利品,马嵩给送的。“拿出去,一个字儿起码值一百两银子。”

  “我跟着哥哥,哪里不学到一点市侩?”薛宝钗笑道,“何况咱们又是皇商家里头,做生意自然是妥妥当当的,你若是不肯给,我就去找太太,说贾家不好住,还是住在舅舅家罢了。”

  “你这妮子,倒是开始使坏了,”薛蟠刮了刮宝钗的鼻子,“得了,我这宝贝妹妹只怕不要天上的月亮,若是要天上的月亮,我这个做哥哥的也要把月亮给摘下来,臻儿,臻儿,”他叫臻儿,“把我那里头藏着的《如梦令贴》给姑娘拿来。”

  “这时候还在船上,若是不小心进了水就不好了,”宝钗笑道,“还是等着到了家安排下再给吧,我还怕哥哥赖皮不成?”

  德胜门外就是水岸码头,薛蟠到了此处的时候,贾府已经派人在等着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6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