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三十二、夜宴

一百三十二、夜宴

  贾琏听到这话,原本还是高兴的把玩扳指的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尴尬的偏过了头,咳嗽了一声,凤姐见到贾琏如此,不免心里暗笑,但贾琏是自己丈夫,却也不能这样被人用话儿拿住了,“哎哟,这话说的,”凤姐巧言笑兮,眼波流转,灯光照耀下,越发的千娇百媚,“都是自家人,还说什么占便宜不占便宜的,岂不是叫外头的人笑话?再说了,自家亲眷,就算是吃了几杯酒,再吃上这么点菜,也算不得占便宜,日后大兄弟再回请不就是了?计较这些,白白倒是叫,”凤姐拿着筷子指着下面站着伺候的平儿等丫头婆子们,“叫底下的奴才们瞧着笑话了!”

  平儿笑道,“可不敢笑话呢。”

  “就你这蹄子多嘴!”凤姐笑骂道,“还不赶紧着上菜!”

  薛蟠也暗暗点头,凤姐说话果然利害,所谓神仙打架不上脸,话儿既然说过,自然也就不用再重重的说清楚,于是按下这话儿不提,只是拿些金陵旧事,亦或者是亲眷之间的交往,长篇大论地敷衍着,平儿又指挥着上了四个凉菜,一个是发菜拌鹿筋,黄河鲤鱼脯、河蚌肉用醋和麻油拌着,还有一份胭脂鹅脯,其余的菜倒也罢了,只是这黄河鲤鱼鱼肚肉做的鱼肉脯,紧致弹牙,十分咸香可口,薛蟠尝了一块,十分惊奇,“素来鲤鱼肉肉软,且有土腥味,奈何这鱼肉倒是一点也不觉得不好吃!”

  贾琏给薛蟠倒了一杯酒,笑道,“这是南边的鲤鱼,咱们洛阳边上就是黄河,这黄河的大金红鲤鱼,每年到了八九月的时候,就是最肥美的,钓上来后就用绍兴黄酒浸润,随即抹上盐,风干晾制,这可不能腌制太久,最多两三日,做成鱼肉脯上来,鲜甜可口,若是久了,那就是和寻常的咸鱼干无异了。”

  薛蟠点点头,“这法子倒是可以远距离运送一番,倒不像是江南的鳜鱼,离水就死,只能是用大水桶左近的地方运来运去了。”

  这冷菜上来,于是就可以喝酒了,喝的酒就是薛蟠从江南带来的十年陈女儿红,用红泥炉微微煨热,就用钧窑白瓷墨梅提壶装好了上来,贾琏敬酒,“这些日子都这外头公干,事儿不少,倒是忘了给文龙兄弟接风洗尘,实在是不应该,今个外头的事儿都一概推了,什么事儿都不去办,晚上就陪着你喝酒赔罪。”

  凤姐也端起酒杯,“你凤姐姐可不敢多喝,只怕晚上老太太还叫我呢,先喝了这杯,等会子我就给你们夹菜,喝酒就不敢了。”

  三人一起饮下,“怕什么呢,”贾琏喝了酒,又给凤姐倒了一杯,“老太太来找,就直接回,说今个请文龙贤弟,老太太最喜欢咱们懂礼数些,只有欢喜的份,绝不会怪罪的。”

  女儿红辛醇香甜,入口温热,不知不觉就有些发热起来,平儿站在薛蟠身后,用一把孔雀毛扇子给薛蟠扇风,薛蟠转过头来对着平儿笑道:“倒是劳烦平儿姐姐给我扇风。”

  平儿笑道:“这有什么。”

  如此觥筹交错,薛蟠天性怕热,这时候喝了酒,越发的热起来,额头上都是细细的热汗珠子,凤姐连忙又叫人拿井水浸了的毛巾来给薛蟠擦汗,薛蟠这时候才想起了王嬷嬷,“我那奶妈去了哪里了?”

  “好表弟,”凤姐笑道,“这嬷嬷以前就在王家,和我也是认识的,这会子来我这,只怕是去找来旺家的,或者去找太太的陪房周瑞家的,这会子只怕是在一起说话呢,在我这里别怕,怠慢不了她,”这时候婆子又送了食盒过来,里头用小泥炉搭着紫金的罩子温着一盅解州大块羊肉,“糊涂东西,”凤姐笑骂道,“这样的热天,还巴巴的用暖炉搭了滚烫的羊肉来,岂不是叫人热死了?快拿下去,拿给王嬷嬷他们几个人吃去,再刷几壶酒过去,那边也叫人好生伺候着。”

  平儿出去传话,过了一会才转回:“嬷嬷们已经坐下来吃酒了,说是要来给二奶奶磕头,我说不必,请她自便。”

  “瞧见没有,”凤姐对着薛蟠笑道,“我这平儿,惯会帮着我派差事了。”

  也不知道王嬷嬷到底去干嘛了,薛蟠这时候还预备着要问一问,只是却又被贾琏的话儿引过去了,这样一番长篇大论说闲话下来,又是酒过三巡,贾琏这时候喝了点酒,倒是也好意思说起了之前的事儿,还是金陵盐引的事儿,“文龙老弟,说起来,我实在是对不住,一回到都中,忙完了这头,就忙着那头,每日都不可开交,实在是对不住,把那盐引的事儿,给一概忘了干净。”

  薛蟠笑道:“这话儿,放在我这里头,倒是假话,可若是在贵府上,确实我会当真,别的不说,单单说凤姐姐,每日要处置多少事儿,别说我去办了,我就是在边上瞧瞧,也是累得慌。”

  凤姐横了贾琏一眼,“瞧见了没有,这还是大家家表弟说的好,知道心疼我这位表姐!”

  凤姐又对着薛蟠笑道,“咱们都是一家子,自然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二哥还在这里支支吾吾的寻一些由头,我却是看不过眼,你还顺着他的话儿讲,要我说大可不必,你二哥欠了你的银子,这事儿可是没错。”

  凤姐为人爽利,这样一说,倒是让贾琏有些下不来台,薛蟠这样一瞧,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凤姐姐严重了,都说是自家人,哪里说欠不欠什么银子的,若是一时周转不开,打发人和我说一句就得了,哪里还要这样说。”

  薛蟠话里扣着贾琏不和自己通消息直接拿了盐引走的事儿是不道德,也不认为是一家人,贾琏苦笑,他还预备着说自己因为周转不开故此欠着钱,好么,这下可没什么理由了。

  只是这时候话说到这里了,却是不好不说,“委实是周转不开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6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