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顺利之外的变故

一百四十、顺利之外的变故

  悄悄的入村,打枪的不要,这是薛蟠的风格,他之前已经问清楚了黄得禄,又让张管家去打听了一番,原来这南薰殿的正面是答复个各宫事务并发放物资的窗口部门,这和薛蟠不搭界,要去北厅,也就是南薰殿的北殿哪里应卯销号,薛蟠绕过殿前的人群,拾步上了汉白玉的基座,到了北厅,这边又有十分耀武扬威腆着肚子的几个太监站在殿门口来回踱步,见到薛蟠两人走上来,喝道:“干什么的?”

  张管家连忙上前把文书献给门口的太监看,这里头的太监就和外头的侍卫们很不相同了,就算是薛蟠有从五品的爵位和六品的官位在身上,但是这些太监们头也不抬,拿了张管家孝敬的银票依旧是怪眼一翻,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给你们进去通传,候着吧!”

  八月初的天气,白天的时候等在太阳底下,可不是什么一件舒服的事情,薛蟠在家里如此的金贵,可到了外头,也不是人人都会宠着你的,薛蟠本来就怕热,如此大热天站在太阳底下,不一会就浑身冒汗,只是这时候到底不是撒娇的时候,故此还忍了下来。

  张管家是跟着祖父父亲都进宫来销号过的老人了,知道这里头的规矩,凡事还要谨小慎微,销号,意味着就是重新担任提督之职,算起来新老交替的时候,平时里头不算太重要的内务府那就变得很重要的,薛家倒是还好,昔日的杭州织造府,因为当家的大爷以前不小心得罪了宫里头哪一位贵人,所以在继任的时候,人家也没有出手狠狠整治,只不过是将这销号拖了四五年,杭州织造府险些没落到要去乞讨的地步,这前车之鉴,还是放在眼前的。

  虽然有皇帝的谕旨,但阎王好见小鬼难搪,官僚主义者只要一个拖字诀,就可以将人磨死,薛蟠知道好歹故此也就耐心等待,所幸没有等许久,过了一会,其中一个穿着灰色太监服饰的太监出来请薛蟠进去,只是说不必张管家也进去,“这是大内,堂官要见你,难不成也带个管家进去?”

  薛蟠依言一个人进了北厅,进了殿门,绕过几处厅堂,就到了一处绘着青松明月的花厅,当中有一位穿着红色官服的中年长须男子正在低着头书写什么,太监进了花厅,朝着那官打千行礼,“张大人,金陵织造府提督薛蟠到了。”

  那被称之为张大人的官抬起头来,只见到他英姿勃勃,丰神俊朗,好生一副相貌,他抬起头来,放下了笔,又站了起来。朝着薛蟠点点头,太监在边上先容:“这是内务府都虞司总办郎中张大人,薛大人请拜见。”

  都虞司乃是内务府七司之一,设郎中、主事、委署主事、笔帖式、书吏,掌内务府各职官铨选及畋鱼之事。这和外庭之中的吏部差不了多少,算起来内务府本来就是巨大无比的一个机构,在太祖太宗时期,职官——就是内务府除却太监和那些没有品级的执事们之外,有品级的官就多达三千人之多,圣后秉政后,又用了内廷的大财神爷广开工厂,职官越发的多起来,官儿多起来,这个管理职位的都虞司总办郎中的位置更是越发重要起来,内务府的官员不到一定级别是不会和外头的官混杂的,故此这个总办郎中的权力极大,差不多就是内务府的吏部尚书了。故此虽然名义上是总办郎中,却已经是穿着红袍,跨了四品的门槛了。

    素来任何一个部门,掌管人事和财务的人,都是权力最大的,薛蟠知道轻重不敢怠慢,连忙跪下行礼,口里唱诺,称自己为下官,那张大人十分客气,走出了书桌,亲自扶起了薛蟠,“薛大人,这一跪是礼数所在,加上本官又比你稍微年长一些,故此受了你的礼,却不是因为我是你的上官,算起来,”张大人有些唏嘘,“昔日和薛大人的父亲还有几面之缘,虽然交往不深,但是彼此还算投契,奈何天不永年!”

  薛蟠连忙感恩答谢不已,张大人又请薛蟠坐下,仆从上了茶来,张大人问了些织造府的琐事儿,又仔细的问了问避瘟丹的事情,听闻这来龙去脉,他倒是有些惊奇,“薛大人有这样的仙缘,日后必然是前途无量,避瘟丹这事儿,不仅仅是济世为民,更是帮着朝廷打好了西南战事这一仗,日后等到大军班师回朝,论功行赏,自然也是薛大人有一份的。”

  薛蟠很是谦逊,连忙道不敢当,“这里头哪里有下官的功劳,算起来,自然还是我舅舅那边更吃力一些,功劳自然也更大。”

  薛蟠如今在南薰殿,不知道这张大人就里如何,也只好先把自己的舅舅王子腾给搬出来,有靠山不露出来,这就不太道德了,张管家听到薛蟠如此说,自然点了点头,“王大人如此主持西南战事,自然是功劳最大的。”

  薛蟠和张大人聊了一会,于是就把文书献上,请张大人签字,张大人瞧着倒也干脆利落,接过了文书,在砚台上舔了下狼毫,“薛大人的位置早就圣上御笔圈定了,今个来我这里,不过是例行故事罢了,本官这就签于你,明日就送到内务府大臣驾前,请他用印,这提督的位置你就算是坐定了,快一些,也让你好生放心。”

  今个这路子倒是快啊,薛蟠很是惊讶今日如此之顺,他就眼见着张大人的笔慢慢的落了下去,还未来得及将笔放在那文书上,外头猛地冲进来了一位苏拉,他来不及行礼,连忙叫唤:“郎中大人,鄂中堂升堂了!”

  张大人凝笔不动,惊道:“鄂中堂不是在御前议事吗?怎么回来了?”

  “实在是不知,只是知道外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政事堂的阁老们都入宫了,鄂中堂就即刻回来,好像,”那苏拉贴心的提醒道,“发了大怒,很是不痛快的样子。”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6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