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三、整人还是赏人

一百四十三、整人还是赏人

  “原来如此!”张大人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也觉得薛蟠这个名字儿很是熟悉,原来也是有这个原因,会稽司总办郎中朝着鄂中堂微微鞠躬,“中堂大人,这样的人,虽然不是吃里扒外,但也是心朝着外头的,不然也不会和内务府一点消息都不通,别的倒也罢了,今个害得鄂中堂这样被翁师傅说嘴了去,实在是不能这样简单的容下他。”

  鄂中堂这才知道了,原来这翁师傅有本事在自己面前嘚瑟的原因,全部都起在这个叫做薛蟠的小子身上,他一时间恨得牙痒痒的,“好一个小子!”鄂中堂喝道,“真是六月债还的快,今个落在我手里,可是没有他什么讨好的地方了,翁师傅我奈何不了,这个小子既然是归着我管,今个就有的他舒坦了!”

  “中堂大人,”张大人虽然和薛蟠不熟,也不愿意为薛蟠出头,但是主官下决策之前,一个合格的属下是必须要参谋建议的,“此人是金陵薛家的人。”

  “中堂大人若是要整治他,原本他也只能受着,但他的舅舅,就是如今去西南的王子腾王大人……”

  鄂中堂面上顿时露出了愁容,其余的听到这样身后的大佛站着,顿时整齐的倒吸一口凉气,说起来,这王子腾比翁师傅还利害许多些,翁师傅不过是仗着一个帝师的名头在那里,当然了,道德文章是挺利害的,但是这个东西放在当差办事上没什么多大的用处,平时若是有偶尔碎碎嘴,听不过去捂住耳朵也就罢了,什么取缔内务府的话儿,无非是书生意气,把内务府给取消了,让他翁师傅去管,只怕没几日就要完蛋。故此翁师傅不足为虑,无非是脸上恶心人一些罢了,但是王子腾却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文采武功样样来得,是永和皇帝侍读里头最为出众的人才,且此人素来不顾任何人情面——大约是和世家出身也有关系,待人爽朗大气,但若是有人惹了他,瞬间就给你翻脸无情,旧年就有一件事儿很形象的说明此事。

  王子腾早就得了皇帝的御赏,可以在大明宫骑马,当然了,这个殊荣不是就他一个人有,其余的勋贵王公或者是政事堂宰相,诸部尚书堂官,都有这个殊荣,但是大家伙都很是谦逊低调,有这个殊荣却都是不用,但王子腾是不管不顾的,能够骑马进宫,干嘛还要走路,这不是自找麻烦吗?故此王子腾得了这个殊荣后就骑马进大明宫,到了左顺门外,却被侍卫拉住马缰拦住了,王子腾大怒,不仅是把那拦马的侍卫头子打了个半死,又命所有在左顺门戍守的侍卫尽数跪下听罪。径直骑马入宫,在皇帝面前告了领侍卫大臣一状,“目无君上,有欺君之罪!”

  这样跋扈的人,按照常理来说,永和皇帝应该要告诫王子腾不要太过于张扬,但是皇帝反而不训斥王子腾不听大内调度,还责罚了左顺门的一干侍卫,尽数免了出宫去倒外头行宫当差,这风波都还没结束,又藉此理由免了领侍卫大臣,呵斥他看人下菜,倒是闹得那时候的领侍卫大臣灰头土脸的。

  王子腾其人且极为护短,只要是他自己的人,无论如何都是要护住的,何况如今薛蟠还算不得短,乃是嫡亲的外甥,若是王子腾知道了这里头有人对着薛蟠横加阻拦,只怕回京之后,第一时间就要来找内务府的霉头,何况,如今王子腾在外督战,西南战事只怕须臾就下,到时候按照王子腾的宠信,永和皇帝再下旨,内务府这些人,就更是要顺理成章的给尽数免掉了。

  鄂中堂此人有些优柔寡断,而且也不算是心狠手辣的主,听到薛蟠有这样的背景,他自己个又想到了一件事儿:“我记得你们之前报过,原本这金陵织造府提督的位置,还是万岁爷自己个定的?”

  “是,”都虞司总办郎中张大人点头道,他也原本预备着说这个,“旧年咱们这里头原本圈定了他的叔叔为继任提督,奈何那时候他献上了避瘟丹,万岁爷圣心欢悦,就自己个把内务府定下来的人选给否了,继续还是选了薛蟠为提督。”

  说到这里,各司总办郎中并各院提调官里头,有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这些人只怕是当年受了薛守薛宽的银子的,没想到薛蟠一力降十会,找了最大的如来佛出来,一压众山小,说到这里,大家伙也有些不舒服,内务府的这一摊子,素来都是各房各司商议着办,就算是有有所取舍决断,也都是自己个关上门来商议了就好,那里还要捅到皇帝面前。

  这事儿鄂中堂也在御前被说了几句,他一听到手下的人有如斯背景,摆摆手,“罢了罢了,惹不起,我还躲得起!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老张,你签了文书,马上就拿到我这里来用印,咱们一准早些把这个惹是生非的祸星送出去,招惹不起我还躲不起?赶紧着,我也不指望着他给我涨面子赚什么银子,别再把我给害了就成!”

    会稽司总办郎中喟然不语,这时候倒是都虞司总办郎中张大人想了主意出来,“中堂大人,这事儿还不到这个时候,”他身为管理人事的重要官员,且也是鄂中堂的心腹,自然要为鄂中堂着想,“薛家世代皇商,又一直跟着内务府,虽然也在户部那里挂了牌子来,但说起来,到底是咱们自己人,年轻人偶尔有不懂事的时候,多教导教导就是了,虽然总督大人那边不好惹,但是咱们也不是要整治薛蟠。”

  “那你的意思是?”鄂中堂疑惑道,“难道要赏他不成?”

  “中堂大人说笑了,”张大人笑道,“无功不受禄,这才是对的,要我说,这个提督之职给了也就给了,横竖有万岁爷的特旨在,咱们内务府自然是听命,我原本也是想着就如此算了,只是……”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6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