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五、安公公

一百四十五、安公公

  鄂中堂大吃一惊,就连张大人也惊讶的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这一位安公公哪里来的魔力,叫在座的人听闻名字就勃然变色,“安公公?他去南熏殿做什么?”

  “小的不知道,只是听到南熏殿北厅里头起了打骂声,我在外头守着,听着声音不对劲,就连忙赶过来通传了。”

  “走走走,”鄂中堂刷的站了起来,就朝着外头飞奔而去,两个总办大人一左一右扶着鄂中堂出门去,“这个人来南熏殿做什么,真是存心来给我添乱了!”

  “啊!啊!”

  薛蟠听到了外头的惨叫声,顿时吓得惊醒了过来,头上一阵细汗,原本是打盹睡着,他还以为自己做了噩梦,但是这惨叫声继续此起彼伏的响起来,这才发觉不是什么噩梦,他竖着耳朵听了听,又听到有不少板子敲到肉上啪啪啪的闷哼声,显然是有人在外头打人,这原本也不稀奇,但没有堵住嘴这就奇怪了,素来打人都是要堵住嘴免得惨叫声惊动别人,这里虽然不是后宫所在地,但左近还是有不少贵人的,这样吵闹,在大内之中不太正常,薛蟠正在疑惑的时候,外头进来了两个太监,对着薛蟠说道,“敢问是金陵织造府提督薛蟠薛大人?”

  “是,”薛蟠站了起来,笑道,“公公们好。”

  “请您出来,外头有人要见你。”

  薛蟠干笑几声,“公公们,不会是想诳我出去打我的板子吧?”

  两个小太监原本一脸呆板,但是听到薛蟠这么说,不免都笑了起来,“不是,大人放心吧。”

  薛蟠还以为是张大人要预备着在外面见自己,于是也就走出来,走到北厅门外,隔着汉白玉的栏杆朝着下头望去,果然见到有几个苏拉还是执事模样的人被人按在地上,边上有几个彪形大汉在奋力打着板子,惨叫声就是在这里传出来的。

  又有一人穿着飞鱼服,头上戴着忠靖冠,坐在椅子上,头顶有小太监固执一把大红金龙云纹罗盖伞,背对着北厅大门,悠然看着几个人按在地上被打板子,薛蟠站在背后,见不到此人脸色,只是觉得此人必然是非常利害的人物,这利害人物瞧着地下哀叫的众人,慢悠悠的说道,“素日里头本座不理论,你们就越发得蹬鼻子上脸起来了,今个我不给你们一点子教训,免得日后冲撞了贵人,还不知道自己个死在什么地方。”

  其声音阴柔尖利,两个太监将薛蟠迎到那人面前,薛蟠仔细一看,才见到面前这位穿着飞鱼服的男子,应该是一位太监。

  这太监面容绝美,瓜子脸杏眼,剑眉入鬓,颔下无须,眼睛微微的眯起来,却精光偶尔四射,嘴角挂着一抹抹鄙夷的笑容,身后还穿着一件泥金的披风,他见到薛蟠上前,这才从面前那些悲惨的人转过眼神来,看了看薛蟠,“你就是薛蟠?”

  “是,”薛蟠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见到他身上的飞鱼服和皇帝赐给自己的一模一样,就知道这太监必然很是有地位之人,想着拿金陵的夏守忠,也没有资格穿飞鱼服,但这太监敢在南熏殿前打人,不是一般的货色还真不敢在这里放肆,“下官薛蟠,不敢问尊驾是谁?”薛蟠做了一个揖。

  那太监杏眼一瞪薛蟠,“你这小子倒是有趣,你父亲在我面前都口称小人,你倒是胆子大了,敢自称下官?你来了内务府,”太监诡异一笑,“居然还不知道我是谁?”

  “尊驾恕罪,”薛蟠神态惶恐,“我才到了都中,万事都觉得一片漆黑,实在是不知道昔日的故交在何处,请大人恕罪恕罪,小子孟浪了。”

  薛蟠知进退也懂礼数,但是也不慌张,凡是大人物一呢要表现出自己礼贤下士的姿态,但又很是厌恶地下的人对着自己过分恐惧,恐惧到屁滚尿流这是最厌恶的,薛蟠的态度刚刚好,恭敬却又不谦卑,“你虽不认得我,但也无妨……”

  他还预备着说什么,这时候从殿外走上来了一群人,为首的自然是急匆匆跑来的鄂中堂,地下被打的人瞧见了这内务府的几位官,连忙大声呼救,“中堂大人,快救救我!中堂大人,救命啊!”

  “公公,您老饶命啊!”

  如此惨叫声夹杂着求饶求助声一起复又鼎沸起来,鄂中堂瞧见那些被打的半死的人是南熏殿的执事和苏拉,脸上顿时就有些不好看,听到这些惨叫声和求饶声,越发的心里不痛快起来,他朝着那太监说道,“安公公,您这来南熏殿怎么个办事都成,可这来了整内务府的人,这就是不好了吧?”

  那个被称为安公公的人轻轻一笑,用手指抚了抚鼻翼,“本座在这大明宫里头,到处都可以去得,但是没想到在这南熏殿,居然被这几个人拦住了,说不让进,要我在外头候着,鄂中堂,您说,他们该不该打啊。”

  鄂中堂瞪了那几个人几眼,“是该打,只是若是我这内务府的人犯了事儿自然我会去处置,公公何须劳累自己的身子?这不太好吧?”

  鄂中堂说话挺婉转的,但是安公公却是不吃这一套,“算起来,本座也是内务府的人,管教一二这些不成器的东西,也是可以的,中堂大人就无需客气了。”

  他施施然的站了起来,“我来南熏殿,倒不是特意来管教这些人,而是要带人走的。薛蟠,咱们走吧。”

  这他么的我去那里?薛蟠心里暗暗腹诽,左右瞧了瞧,张大人满脸惊讶,这薛蟠什么时候和安公公搭上线了?“安公公容禀,”张大人见到鄂中堂失了锐气,于是连忙截话,“薛大人今个入宫来,是办销号的事儿,这事儿还没办好,只怕还不能和公公一起走了。”

  “怎么地?”安公公嗤之以鼻,“这一位还要销号?要销多久?你们到底有没有把万岁爷放在眼里?”

  /shu/38958/187166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