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五十五、子夜出门遇到了谁

一百五十五、子夜出门遇到了谁

  或许是薛蟠的祝愿起了一些效果,两个人的宴会吃了好些时候,除却安福海不知道故意还是无意地透露一些宫里头的秘闻之外让薛蟠有些心惊肉跳之外,其余的都是很平稳的度过,到了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太监来请安福海,“明个还要陪着老佛爷游太液池,登高望远,老祖宗还是早些歇息吧。”酒席这才散了。

  安福海今日也不知道为何,许是薛蟠这个人让人觉得就能够放下层层防备,可以尽情欢笑,安福海今日是酩酊大醉,还是让太监们扶着才出了房门,末了还吩咐,“你就在这里头住下,若是想要宫女来伺候的,在我这里,也是办得到!”

  薛蟠心里蠢蠢欲动,但他可不是色胆包天的人,故此还是连忙拒绝了,安福海被小太监们扶着出了门。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喝酒喝的痛快了,躺上床的时候,他还双眼迷离,喃喃自语:“真像,像极了……”

  薛蟠也睡下,这时候平静的很,什么事儿都没有,只是他这一夜不知道为何,大约是有些认床,故此翻来覆去睡的不是很安稳,睡去了梦里头也一直做着上辈子在后世之中的生活,一直不停的上班工作下班上班工作,如此累的梦,薛蟠一下子就又醒了过来。

  他只觉得满头大汗,抬起头,看了看房里头的自鸣钟,不过是才子时刚到,大约是十二点凌晨的时候,伺候薛蟠的小太监靠在炕边打着瞌睡,薛蟠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觉得尿急,披着衣服到处找尿壶,可是到处都找不到,薛蟠又不预备着叫醒小太监,这多不好意思,于是蹑手蹑脚的出了门,安福海的院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候已经快到了中秋节,月朗朗高悬,天高云淡,外头虽然是深夜却也是白茫茫一片,甚是清晰,薛蟠见到左右无人,于是走出了这个院子,在外头的花园里头,偷偷的在一蓬开得极为茂盛的蝴蝶兰后头,痛痛快快的洒了一泡尿,这内急解决了,薛蟠倒是睡意又上来了,于是预备着回去继续睡觉。

  不妨这个时候花园边上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有人似乎见到了薛蟠,惊讶的在薛蟠背后“咦”了一声,“你是何人?”

  这深夜之中突然响起了一个不辨男女的声音,真是叫人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所幸那声音还不算凄惨冰冷,故此薛蟠只是吓了一跳,额头上出了一点汗,其余的倒是不会太惊恐,他转过身来,见到花园的角门处,无声无息走出来了一个中年妇人,她穿着一身和安福海一样的泥金披风,手抓着披风,身上穿着什么衣服,倒是瞧得不真,头上戴着几支玳瑁的珠钗,打扮的很是简朴,宽额长脸,眼睛大而明亮,神色安详,看着薛蟠脸上也没多少惊讶之色,她打量了一番薛蟠,“你是何人?怎么会在此处?”

  薛蟠讪笑,这大约是某一位和安福海相处极好的宫里头的嬷嬷。宫里头太监和宫女之间一起凑活着过日子的事情很多,外头唤之为“对食”,“嬷嬷好,”薛蟠拱手,“我原本是内务府的一个小官,因为入宫来销号办差事,没想到这宫门提前关了,我出不去,故此安公公收留了我在这里头过一夜。”

  “嬷嬷?”那中年妇人似笑非笑的说了这么一句,“你胆子很大,居然还敢留在宫中过夜,这也就罢了,不老老实实睡觉,还偷偷摸摸溜出来玩耍呢?”

  薛蟠这时候不好意思说自己尿急憋的,只是干笑道,“我瞧着这月夜甚是漂亮,故此出门来瞧一瞧月亮,把玩一番,不想到惊扰了嬷嬷,我这就回去,我这就回去。”

  “既然是月色好,那就多看一会,”那妇人笑眯眯的说道,“我原本也是睡不着,本来想来瞧一瞧安公公,不曾想还遇到你了,既然来了,就聊聊天。”

  这嬷嬷既然是来找安福海的,想必也不会太在意自己这个不应该出现在大明宫里头的人,薛蟠这时候倒是有些清醒了,他素来都是如此,若是喝醉酒了那一夜,到了晚些时候醒了就反而睡不着,“那就听嬷嬷的。”

  “你既然是内务府的小官,怎么我以前没见过你?”那中年妇人笑道,“我帮着安公公可是办了不少内务府的事儿了,也不曾见过你,你既然是内务府的官,怎么又不会不知道我?”

  “我是金陵织造府薛家的官儿,”薛蟠说道,“前些日子才入京来,宫里头许多人都不知道,不认识嬷嬷实在是该死该死。”

  “哦,金陵薛家,”那妇人点头表示明白,“你叫什么名字?”

  于是这妇人好像是媒婆一般问了薛蟠的名字年纪,如今又当了什么官,显然十分八卦,薛蟠别的不行,对着应付女人来说很是有一套,几句话说下来,这中年妇人对着薛蟠就颇为满意,“原来是你,我听说这避瘟丹就是你献的?”

  “就是区区不才。”薛蟠说道。

  薛蟠得意洋洋,想着这嬷嬷接下去继续说出那些什么夸奖的话“为国为民”啊“济世为民”啊这些话儿,可这中年妇人却是不说这个,直接就问:“这避瘟丹在内务府这里赚了不少银子罢?还有在外头也赚了不少银子?”

  薛蟠微微一停话语,这嬷嬷,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呢?他讪笑,“是赚了一点银子,可是没有多少,比不上安公公这里金山银山的气派。”

  “那你也很是不错了,”中年妇人笑道,“这名利双收的事儿,年轻人居然办的这样好,面子里子一起赚了,委实是利害。一般的人比不上的。”

  “也难怪咱们万岁爷要赏你这些官儿了。”那妇人继续说道,她看着薛蟠若有所思,“毕竟是帮了他大忙。”

  这大妈怎么什么事儿都这么清楚,薛蟠暗自嘀咕,难怪老话说,京城里头的人,就算是市井之徒,对着zhengzhi都十分的具有敏感性。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6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