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五十六、夜授秘术

一百五十六、夜授秘术

  “还有这盐引的事儿,也是办得好,”中年妇人明亮的大眼睛扫视薛蟠,薛蟠只觉得很是压迫的感觉,“不过这可是大碍大家内务府的面子了,盐引的事儿,那鄂中堂大人,还有安公公,没有给你穿小鞋呢?”

  “怎么会呢,安公公脾气最好了,”薛蟠笑道,“适才还和我一起吃饭说话呢,不然我今个哪里还敢留在这里头,早就怕的不成样子,躲到哪里去了。”

  “你说安公公脾气好,还真是大明宫里头的独一份了,”那中年妇人哑然失笑,“人都说他凶的很。”

  薛蟠见这嬷嬷谈性正浓,于是说道,“嬷嬷若是要找安公公,我却是不知道他在哪里,嬷嬷请自便?”

  他预备着溜之大吉,回去睡觉,虽然这个嬷嬷谈吐不俗,但相比较之温暖的被窝,薛蟠还是愿意回去睡觉的,谁知道这中年妇人却是不放过薛蟠,“既然来了,晚间睡不着,你就陪着我说一会子话罢。”

  她虽然语气轻柔,却带着一种不容反驳的意思在里头,薛蟠也只好答应了下来,这时候又有一个小宫女模样的小女孩出现在那妇人身后,妇人吩咐,“去倒茶来,我请这位薛大人喝茶赏月。”

  “晚间不宜喝茶,”薛蟠说道,“茶里头有咖啡因,哦,咖啡因就是一种能够提神的物质,喝茶对身子有益,但此时不宜喝茶,喝了只怕是这一晚上都不必睡了。”

  那妇人点点头,“这话不错,那按照你的意思,这晚上该喝什么?”

  “自然是凝神静气的东西最好,牛乳极好,晚上睡觉前喝一杯温热的,有助于睡眠。”薛蟠说道,“嬷嬷晚间睡不着吗?那可以多喝点牛乳,或者是桂圆红枣这一类的东西。”

  “那就来点桂圆汤是了,”妇人吩咐那小宫女,小宫女领命而去,“我这也是岁数到了,故此夜里觉少些,”那妇人说道,“偶尔也是一夜都不睡,倒也不知道怎么的,可有什么法子缓解一番吗。”

  “方子是有的,那就是白日多劳累些是了,”薛蟠笑道,“劳累可不是说脑子费神,若是思虑过多,晚间是必然睡不着的,就是多做些运动,多到处走动走动,或者是作息时间更正常一些,中午不能睡的太久。”

  薛蟠大谈特谈老年人的养身之道,薛蟠的母亲旧年时候也有些睡不着,还是因为担心家里头的前途,如今薛家平稳安定,薛姨妈没什么可担心的,每日心情舒畅了,自然作息稳定,晚间不至于睡不着,宫里头当差,只怕比后世之中的外企,还要更压力大一些,若是白天应付人忙碌焦躁,晚上又筹谋许多事务,必然是睡不好的。

  那中年妇人颇为惊奇的看着薛蟠,“薛大人倒是比太医院的太医还要懂一些,到底是家世渊源,就是做这个生意的,也难怪被仙人选中,传下仙方。”

  怎么这时候还有人提这个,薛蟠不由得滴汗,连忙道,“都是外人的无稽之谈,嬷嬷可不能当真。”

  那妇人看穿了薛蟠不愿意谈这个,微微一笑,也就不谈这个什么梦中仙人的事情了,“可我日常颇为忙碌,只怕是没有多少时间去走动,这又如何是好呢。”

  “那倒是简单的很,”薛蟠说道,“练一练太极拳就是了。”

  “太极拳?”

  “哦?没有这?”薛蟠见到那妇人似乎不知道太极拳,于是施施然的起身,在月光下,表情柔和,慢慢的开始打了一套太极拳,边打拳还边作歌曰:“一提顶吊裆心中悬,松肩沉肘气丹田;裹裆护肫须下势,涵胸拔背落自然。初势左右懒扎衣,双手推出拉单鞭。提手上势望空看,白鹤亮翅飞上天。搂膝拗步往前打,手挥琵琶躲旁边。搂膝拗步重下势,手挥琵琶又一番。”

  原本薛蟠就长得很是出众,修长玉立,又是细纱如流水一般的月光下,慢悠悠的打着拳,他的脸色恬静,身姿飘然,虽然是打着拳,可又似乎是在翩翩起舞,衣襟飘飘,似乎要在月下翩然下一分钟就要起身飞入天际,那中年妇人边上的宫女都有些看呆了。

  妇人也眼中闪动着光芒,薛蟠打了太极拳刚开始的几个动作,又说道:“一阴一阳交替而用,周而复始则合太极。虽然动作慢,但是招数柔换,暗含大道理,嬷嬷若是不嫌弃,可以跟着我学一学。”

  那中年妇人边上的宫女却是有些不信,“你这拳法软绵绵的,还能锻炼到哪里去?都是些花架子。”

  “你这小娘皮懂什么?”薛蟠一瞪眼,“这太极拳,讲究的是空而不虚,慢而不缓,柔而不弱,若是有最高武术大家见到这些拳法,只怕是打破头来抢都是有的,”薛蟠大吹法螺,横竖在这些深宫的宫女们面前,吹牛几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们也识破不了,“我今个和嬷嬷闲谈有缘,给嬷嬷教几招也是好的。”

  那妇人起身,也颇为兴致勃勃,“既然如此,就要劳烦薛大人教导了。”

  薛蟠虽然心智已经是后世的二十多岁人,但是在这个时代,还是小孩子一个,在这深夜深宫之中,教导一个不知道来路的嬷嬷太极拳,这事儿还真是别人做不出来的,那妇人解下来了披风,里头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灰色银丝葡萄纹长袍,和薛蟠一起打起了太极拳,太极拳之要,在于凝神虚散用力。中年妇人大约是追求动作标准,僵硬了些,不一会就是累的全身大汗,那宫女来请她歇一歇,中年妇人摇摇头,“这会子出了些汗,倒是舒服多了。”

  薛蟠教了几个动作,也就收手了,请那嬷嬷休息一下,“这会子已经练的差不多了,倒也不必太过劳累,话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嬷嬷贵姓?”

  “免贵姓叶,”那中年妇人笑道,她瞧了瞧天色,已经是漆黑一片,月亮渐渐西沉,这黑色已经是黎明快要到来时候的天色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6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