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会芳园观花

四、会芳园观花

  “年纪大了爱吃酒,”薛蟠点点头,吩咐边上的臻儿,“家里头带过来的好酒,你叫王嬷嬷选两坛好的,送给焦大,就说我赏他酒喝。”

  “可不好这样,”来旺家的笑道,“他这个人有些古怪的脾气,这样的身份,又这样的年纪,家里头谁不敬着?只是他性子孤傲,除了老太爷们之外其余的人都不人,不愿意受主子们的赏,只是拿月钱。”

  曾经亲自跟宁国公出兵放马,极有可能,他是这个国家的建立者之一,宁国公、荣国公等建国元勋筚路蓝缕的奋斗史他是亲身经历的,这种性格的养成或许跟他长年的军旅生涯有关,军人是最讲究服从与奉献的,焦大跟宁国公出兵放马时就曾经讨水给主子,自己喝马尿,这种经历是他骄傲的基础。“无妨无妨,”薛蟠笑道,“他有这个骄傲的本钱,既然不愿意受赏,那就算我送他,臻儿告诉焦大爷爷,我佩服他英雄了得,请他喝酒。”

  宝玉奇道:“大哥哥你不是才第一次见焦大,怎么就如此客气?”

  “傲气之人甚多,但是有内涵的傲气人却少,”薛蟠挥了挥折扇,“宝兄弟,你说在咱们家,这样的脾气还能呆家里头的,可不多见,这焦大必然有其独到之处,再者,他忠义难得。”

  到了宁国府,宝玉就不许这些人跟着了,“都到了地儿,还怕丢了不成?”他不耐烦的对着来旺家的挥手,“你们都回去是了,不用陪着我。”

  来旺家的知道宝玉的怪癖,又想着宁国府必然也有人伺候着,故此也就走了,边上只留下那刚才出言劝告宝玉的红裙子丫头陪在边上,宝玉对着薛蟠笑道:“我见到这些出嫁了的姑娘,也不知道如何,本来在闺中时候犹如这珍珠一般,十分的精致可爱,可奈何嫁为人妇,倒是真真换了材质,就如同是死鱼眼睛似得,故此我是不愿意和这些仆妇一块的,若不是今个要带大哥来,我是必然不会和她们多说一句话。”

  那红裙子的丫头笑道:“二爷又胡说了,在薛大爷面前还说这样的胡话。”

  “这怎么是胡话,”宝玉说道,“我当着薛大哥是知己,才会说这个话,哼哼,若是换了别人,我才不说这个。”

  薛蟠心里险些要绝倒,不过面上却不好嘲笑一个天真少年,“很是承蒙不弃,说了这样知心的话儿,不过这话倒是不必当着来旺儿嫂子面前说,免得人家心里头不高兴。”

  “瞧见了没有?”宝玉兴奋得喊着那红裙子的丫头,“袭人,可瞧见了?我就说薛大哥哥是知道我的。”

  原来这就是袭人,宝玉房中最为第一得意之人,薛蟠这时候才仔细的瞧了瞧袭人的模样,虽然不甚出众,但是很温顺柔怜的样子,宝玉这样说着袭人,她也不恼,只是说道:“大爷也说了,可不能对着外头的人讲,在家里头怎么闹都没事儿,这样的话儿,老爷那边只怕是听到了一箩筐了。”

  宝玉先是被焦大惹了一下,又被袭人这么一说起自己最怕的父亲,今日的兴头顿时就减了一半,薛蟠连忙说道,“无妨无妨,这有什么,谁家没有一点小心思呢,别叫姨丈知道就好了,袭人这不也是心疼你不是?怕你在姨丈挨了打骂自己吃了亏。这会子既然出来玩了,就不必担心这个,明个我教你几个法子,保准在姨丈哪里少了责骂,如何?”

  宝玉奇道,“薛大哥哥你可有什么妙招?”

  宝玉有些不信,薛蟠笑道,“你别不信,金陵甄家的甄宝玉,自从跟着我,别说是被甄大人责骂了,寻常时候还得了许多的赞赏。我这脑子里,”薛蟠指了指自己的头,“好主意多的很呢。”

  袭人原本还担忧宝玉不高兴,回头又要和自己闹,这时候见到薛蟠这样安抚好了宝玉,不由得长长舒了一口气,倒是高看了薛蟠一眼,心里暗暗揣度,“家里的人都说这薛家大爷在金陵打死人,才投奔到府上的,原本想着是一个粗鲁之极的人,没想到劝解的话儿说的这样的好。真真是人不可貌相。”

  三个人说着话儿,倒是进了会芳园,只见到里头古树参天,曲水流觞,花团锦簇,亭台楼阁,无不精致漂亮,薛蟠还是第一次来,不免处处留恋不已,宝玉一一先容,这是会芳亭,那里是如玉阁,又有九宫桥,马蹄坡等等,发挥了一个优秀导游的作用,八月的天气,北地已经菊花盛开,会芳园之中各色名贵菊花渐次盛开,各有特色,有的秀丽淡雅,有的鲜艳夺目,有的昂首挺胸菊花傲霜怒放,五彩缤纷,千姿百态。花儿红的似火,白的似雪,粉的似霞,大的像团团彩球,小的像盏盏精巧的花灯。流水旁,石头缝里头,到处都有各色菊花盛开,薛蟠不由得点头叹道,“这景色,倒是真真是好。”

  “这里的菊花倒也罢了,”宝玉笑道,“不若西园那边的,西园哪里的好,听说圣后老人家她最爱菊花,宁寿宫的菊花才是天下一绝,偶有几盆赏赐下臣,无一不是风华绝代,只是咱们无缘得见内宫盛景。”

  若是这景色不好,也不会特意邀请贾母等人过来赏玩了,薛蟠今日是沾光了,宝玉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那一边有几株‘秋水仙’的菊花品种,花朵像是水仙的样子,气味也雅致的很,走,咱们一起去瞧瞧。”

  袭人劝道:“只怕老太太在前头等着了,若是不知道你在哪里,又要操心了。”

  “不碍事,都在府里头了,能有什么事儿,”宝玉说道,“你先去和老祖宗说一句,大家瞧了花,即刻就来。”

  这也是宝玉行事的风格,袭人显然已经习惯宝玉如此,只是叮嘱宝玉要早些过去,于是就将两人留在此地,宝玉拉着薛蟠的袖子朝着前头行处,只见到前面翠微深处,曲径通幽,有一个宫装丽人颇为慌张的跑了出来,倒是和薛贾二人撞到了一块。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7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