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四、荣国府开夜宴

二十四、荣国府开夜宴

  薛姨妈笑道,“这有什么?就当做自己家一样是了,你宝姐姐性子好,多相处着没事儿,你哥哥大大咧咧的,偶尔说一句半句话儿不中听,别放在心里头就是,若是有什么委屈的地方,直接告诉我就是了,我来整治他。”

  “嗨嗨嗨嗨,”薛蟠听着不肯了,“到底我是你儿子还是林妹妹是你女儿呢?”

  “你林妹妹比你乖巧百倍,”薛姨妈笑道,“我还巴不得有这么一个女儿呢,我且告诉你。”

  “如此最好,”宝钗拉住了黛玉的臂膀,“那我可是多了一个亲妹妹了。”

  众人正在说笑的时候,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华灯初上,到处点起了灯笼,梨香院内外恍如白天,贾母院中的嬷嬷前来请薛姨妈一行人前去赴宴,原本荣国府和宁国府一般,也有后花园一个,只是后来因为贾赦和贾政两房分居,故此将东边的花园隔了出来,都尽数给贾赦居住,荣国府里头的花园就变成了一个狭小的地带,不足以用来设宴请客看戏,故此日常的小宴都在贾母院,今个是阖家大宴,就摆在了荣国府正经的正院“荣禧堂”中,除却东府那边的自己过自己的中秋节之外,荣国府这边的所有人,包括贾赦贾政等子弟儿孙都要尽数出场,另外加上薛姨妈等人这些客人,自然也在应邀之列。

  仆妇们打着灯笼,在前面带路,只见到荣国府到处都是张灯结彩,众嬷嬷引着,便往东转弯,穿过一个东西的穿堂,向南大厅之后,仪门内大院落,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比贾母处不同。薛蟠便知这方是正经正内室,一条大甬路,直接出大门的。进入堂屋中,抬头迎面先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大字,是“荣禧堂”,后有一行小字:“某年月日,书赐荣国公贾源”,又有“万几宸翰之宝”,这是太祖皇帝御笔。

  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一边是金蜼彝,一边是玻璃皿。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又有一副对联,乃乌木联牌,镶着錾银的字迹,道是:

  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

  下面一行小字,道是:“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拜手书”。也是王爵所书,这些东西就证明了底蕴,要知道薛家可是一件都没有的,单单就凭太祖皇帝御笔所书的“荣禧堂”这几个字在此,等闲人就不敢放肆。

  虽然设宴在荣禧堂,但是正经的内室大堂,又在太祖皇帝的御笔所下吃吃喝喝,总是不太礼貌的,故此设宴的地方就在荣禧堂的西厢房,设在西厢房面朝东,只要是月亮升起来,就可以一眼瞧见,爷们设宴在廊下,内眷们在西厢房内,外头中庭已经搭好了一个戏台子,薛姨妈等人先到了此处,贾母不一会坐着轿辇也到了,见到薛姨妈等人,笑道:“我人老了不中用,倒是叫姨妈等!”

  贾母下了轿辇,入内坐下,贾赦贾政贾琏宝玉等人站在南边,邢夫人和王夫人迎春探春惜春黛玉等人站在北边,一同朝着贾母行跪拜礼,恭贺中秋佳节,薛姨妈和薛蟠宝钗也一同跪下,虽然是客人,到底是辈分低了些,跪拜一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贾母连忙命鸳鸯把薛姨妈扶起来,“姨妈如何这样大礼,我是万万不敢受的。”

  又命邢夫人王夫人把贾赦贾政扶起来,又给了赏钱,便命众人落座,“今个是中秋的好日子,大家伙自己个吃喝乐呵自己的,不必拘着礼数,且不用管我老婆子了,”她见到贾政等人坐在房外,又问,“老爷们都坐在外头,酒要烫滚烫的来吃,天气冷,若是凉的酒吃下肚子,只怕是不消化,火盆也要生几个。”

  凤姐忙道已经预备好,贾母这才落座,贾母和薛姨妈共坐一桌,王夫人邢夫人同坐,三春同坐,李纨、贾兰和凤姐同坐,宝玉黛玉宝钗同坐,薛蟠倒是没的坐里头的待遇,只能是出去和外头的男人一起坐了。

  薛蟠走了外头来,贾赦贾政分别各坐一桌,薛蟠原本要朝着贾政这边走去,毕竟贾赦那里已经和贾琏同坐,其余各位王字旁的贾家子弟坐在后头更远一些,没想到贾赦瞧见了薛蟠,“薛家哥儿,”贾赦朝着薛蟠招手,“你且坐这边。”他把贾琏呵斥开,“你离了我这!”

  贾琏灰溜溜的朝着贾政这边坐了下来,薛蟠无妨,朝着贾赦拱手,“大老爷。”于是也坐了下来。贾赦和贾母、贾政、贾宝玉这么一路子的圆脸下来看的出来是有血缘关系的样子不同,他长了一个瘦削的长脸,身材甚高,却颇为消瘦,颔下留了几根山羊胡,他面西而坐,神色从容,又请薛蟠面南而坐,“贤侄来到府中,咱们今个还是第一次一起坐着吃酒,”贾赦笑道,“等会务必要多喝几杯。”

  “自然如此,”薛蟠笑道,“大老爷等会也请多喝几杯。”

  这时候林之孝拿了戏单上来,请贾赦点戏,贾赦摆摆手,“拿给你老爷去看。”贾政忙道,“献到里头去。”

  林之孝交给了林之孝家的,这里一层层的递进去,递给了贾母,贾母先请薛姨妈点戏,薛姨妈笑道,“我今个是来陪着老太太的,哪里就是先自己点戏了?”于是不肯,只是要贾母点戏,于是贾母先点了一出,又依次请众人点戏。薛姨妈点了一出,邢夫人不点,王夫人点了一出,宝玉原本想点,但见到父亲坐在外头,实在不敢撒娇,于是就罢了。

  不一会戏台上就扮演起来,无比华丽精彩,个个有天魔之姿,贾母年纪大了,喜欢热闹吉祥的戏,第一出就点了《满床笏》,说的是说的是唐代名将汾阳王郭子仪六十大寿时,七子八婿皆来祝寿,由于他们都是朝廷里的高官,手中皆有笏板,拜寿时把笏板放满床头,借喻家门福禄昌盛、富贵寿考。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7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