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六、未来可能潜在的敌人

二十六、未来可能潜在的敌人

  薛蟠听得奇怪,贾赦乃是正一品世袭将军,算起来,就算是见到宰辅也无需请安问好的——当然了,内在的权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但起码官位品级来说是同等的,咸安宫读书的都是年轻人,要贾赦这请安问好的,必然是大人物。

  听到薛蟠这样问,贾赦捻须颇为自得,“就是那一位义忠老亲王了,他也在咸安宫中读书,昔日洛水边集贤亭一会,王爷风采绰约,又礼贤下士,实在是神仙之中一等一的人物,我见了之后,很是钦慕,故此也交谈过一二,承蒙他不弃,倒是结交起来了。只是他素日里头最为忙碌,不是在御前伺候,就是在咸安宫读书,偶尔出宫居住在王府中,也甚少和外人往来,故此心里头想念的很,你既然入宫,又是我的亲眷,想必帮着问好一番,他也可感我之盛情了。”

  完了完了,完犊子了!薛蟠心里暗暗叫苦,怎么这个义忠亲王也是在咸安宫里头读书?虽然两个人没有见面过,似乎也没什么仇恨,只是去年在扬州的时候,大肆整顿盐商众人,头一个杀鸡儆猴的就是那侯家,家主侯景,侯公子侯琳,也算是得罪损了,后来盐商们之后一合计,各家各户倒是都多了些盐引,这又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虽然也被薛蟠敲诈去了不少银子,但只有侯家,盐引数不增反而减少了。这做生意和读书是一样的,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别人多赚钱,你少赚钱,成本也少了,自然将来家族的气势就会慢慢的颓败下去,从一马当先到逐渐被别人赶超,侯家经过盐引改派一事元气大伤,不用自己自乱阵脚,别人就在边上虎视眈眈,要扑上来咬一口肉了。

  侯家最大的仰仗就是这一位义忠亲王,侯景若非是有义忠亲王撑腰,又是连襟的亲戚在这里,只怕是早就被林如海扳倒了,而侯家在盐引之事上大败,若是义忠亲王不知道这回事,那是必然不可能的,一位可能的储君,一位王爷,而且是十分聪明睿智的利害人物,薛蟠居然要和这样的人同窗????

  薛蟠惊得一身冷汗淋漓,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绝对要被义忠亲王给整死,自己躲在家里头不出门倒也罢了,如果到了咸安宫,那可不是自己的地盘!绝对,绝对会被义忠亲王顺手就给收拾了。这时候薛蟠也来不及去问咸安宫到底还有什么藏龙卧虎的了不得人物,“大老爷和这王爷关系如何?是否亲密?”

  贾赦脸上有些不自然,他咳嗽一声,“义忠老亲王最是尊重长者,我虽然接触不多,但他还算是尊崇我,你说这话儿有什么含义在内吗?”

  薛蟠把自己在扬州办事当差的事儿说了说,“这侯景似乎和这一位义忠老亲王乃是连襟的关系,我得罪了侯家,又要去和义忠亲王请安问好,我自己丢了面子受了训斥算不得什么,只怕还要把大老爷的嘱托给办砸了。”所以我也不是谦虚,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贾赦还不知道此事,又仔细问了问薛蟠,才知道贾夫人之死居然还有这样的曲折,“你办得好,”贾赦冷哼一声,“这侯家实在是该死,居然敢这样做出放肆的事情来,也不是在我面前,若是在我面前,绝对给不了他好果子吃,居然敢惹大家贾家的人,你不知道,这贾夫人,昔日在大家家里头闺阁的时候,何等的娇生惯养,人人都是宠爱着她,尊重着他,这一嫁出去,居然受了这样的肮脏气儿!不可轻饶!”

  贾敏聪慧,又善解人意,贾赦虽然和贾政不合,但真心十分疼爱这一位幼妹,贾敏未出嫁的时候,心疼长兄尴尬,周旋几个要紧人物之间的关系,贾赦在这家中还不算太过于尴尬,可贾敏一嫁出去,家里头的关系顿时就僵硬了起来,少了人在其中说和的缘故,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倒不必和薛蟠这样的后生辈说。

  贾赦想起贾敏昔日的好处,又是有些伤感,“这不过是半百的年纪,居然老姐妹就过世了,想着以前的日子,未免真是,这又是月圆之夜,我那外甥女入京来一直不想去见面,也是怕触景生情伤心罢了,真真是苏子瞻所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了!”

  两个人这么悄悄说话,戏台上的琴箫声又很是热闹,左近的贾政竟然没听到这话,薛蟠又连忙宽慰,“我也好生教训了侯家一番,后来姑太太过世的时候,林世伯和林妹妹都在边上,走的安详,大老爷也无需过于伤心了。”

  贾赦叹了一口气,收敛了心神,又赞许道,“你办得好,说起来,还是大家家如今气势不成,”听到了自己昔日最疼爱幼妹的际遇,越发坚定他要干某一件事儿的用心,“不然怎么会一介商贾之家居然敢如此行事,你既然问义忠亲王,怕他老人家生气此事儿,贤侄放心,必然不会。”

  薛蟠狐疑道,“为何不会?”须知道这些大人物最要紧的就是要面子,若是落了他们的面子,比什么事儿都要得罪深了他们,贾赦笑道:“这一位老亲王十分的宽厚仁德,待人大方热情,有古仁人之风,这些小事如何会放在他的眼里,何况侯家只是一介商贾,算不得什么,就算是知道此事儿,也不过是一笑了之,既然有这样的机缘巧合,贤侄径直和老亲王去打招呼就是了,反而说不得会引起他的青目,须知这可是大机缘!”

  薛蟠最怕的就是引起别人的注目,现在自己躲着走,那麻烦都要找上门来,何况是自己还要主动去吸引别人,这是万万不能做的,且贾赦这样说话形容义忠亲王的性格,到底靠不靠谱,这还是个疑问。

  薛蟠唯唯诺诺,算是答应了下来,“你且不用担心,”贾赦笑道,“我和贤侄打一个赌,试看若是老亲王知道了这事儿,会不会去发作侯家来向我贾家谢罪?”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7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