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八、月下独舞

二十八、月下独舞

  贾赦一走,邢夫人自然也走了,贾琏自己又出门去和外头的人高乐谈笑,对于他来说,家里头这样素净的筵席真是太无聊了。王夫人也早就回去,又嘱咐李纨,等会要将各人一准都早些带回去,这时候长辈离了此地,大家伙顿时也活跃了起来,宝玉命人将酒席上的剩菜一并撤下,几个人团团围坐,一起赏月,因为长辈们都已经回房,怕鼓乐声骚扰安眠,故此也罢了戏,只是静坐赏月,薛蟠喝了不少酒,一来是外头男宾敬酒,后来又进入给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人敬酒,这样一番下来,已经有些微醺,这时候只觉得头沉得很,宝玉却又在殷勤劝酒,“薛大哥,无论如何也要再喝一杯。”

  薛蟠摆摆手,又喝了一杯茶压压酒,“委实不能喝了。这会子也不早了,咱们再看会月亮,也就散了吧。”

  于是众人一齐出了西厢房,见到月在中天,宛如玉轮当空,精光耀眼,众人似乎都忘了这晚间的疲倦,探春指着月亮之中的阴影,“哪里是桂树,还有吴刚,另外还有兔子呢,瞧得可真清楚!”

  众人都仰起头,眼中倒影出一轮明月来,其时秋月冉冉,微风习习,边上的桂花香味隐隐袭来,真真是好一派宁静舒畅之景色,薛蟠从未见过这样的月亮,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盘笼罩在头顶一般,后世光污染下的月亮,绝对不会有如此纯白无暇耀眼剔透之感,薛蟠喃喃:“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却是不知道另外一个时空之中的自己,是否也有这样的闲情雅致来赏月?

  大约后世之中的人,根本就无暇赏月吧,快节奏的日子里,早就失去了这样的闲情雅致了。

  “这诗大有兴废之意,”黛玉搓了搓手,显然有些冷了,“蟠哥哥素来不算这些兴废之事,怎么如今有这样的感叹?”

  “是啊,”薛蟠头有些发晕了,也不愿意去想那些让自己惆怅之事,“罢了,罢了!”薛蟠一挥袖子,他这时候突然高兴了起来。“咱们今个赏月,我这个做哥哥的,想听你们作诗,如何?可否?”

  探春笑道:“中秋之诗,前人之述备矣。咱们就算是再怎么想破脑袋也做不出什么好诗来了。薛大哥这不是为难大家吗?何况今个大家伙只怕都累了,哪里还有心思作诗,就这样好生瞧一瞧月亮就罢了!”

  “就是此理,”宝玉笑道,“不如大哥先来一首如何?若是好,大家等会再做就是了。”

  李纨也怕众人闹得太久,明日又要受训斥,于是连忙道,“很该如此,今个这急匆匆的,如何起诗社还没个章程,万一闹的太晚,只怕乱了作息,这就不好了,依我看,不如日后再说。”

  薛蟠却是摆摆手,“宝兄弟,你这个促狭鬼!又想来瞧我出丑不是?我虽然没有诗可作,但,今个既然是中秋佳节,用前人之词给大家唱一首,倒是极好。”

  历经金元两朝屠杀,此时宋词唱法已经失传,虽有填词之法,却少了咏唱之道,大家听闻此话,不免奇道,“果真如此?倒是要洗耳恭听了。”

  薛蟠站在了荣禧堂前的中庭,汉白玉的甬道和天上的明月把他映照的熠熠生辉,他慢慢的举起手,转了一个圈,低声唱了起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薛蟠站在中庭之中,边唱边舞,用日后邓丽君的曲调,咏唱反复如此三次,薛蟠如今虽然在变声期,嗓子有些低沉,但低沉之余又包含感情,缠绵悱恻,真真是叫人听得入迷,黛玉在这些人之中原本就有恨告别之苦,听到如此佳曲,想起和母亲生离死别,和父亲天各一方,真真是悲欢离合之感,薛蟠此歌,击中了她的心,不知道为何,突然之间惊觉自己早已是泪眼汪汪。

  李纨也不由得流泪,世人都言侯门锦户,乃是天上人间,为何自己永不开心,实在是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而少年丧夫,实在是人生最大的痛苦,贾珠离世有几年了,平时只觉自己心如槁木,奈何今日这一曲,听得倒是自己肝肠寸断,不可抑制呢。

    众人见到薛蟠翩翩起舞,在月下真真是如谪仙人一般,简直要凌空而去,众人想起自己的心事,心如潮水澎湃,脸色各异,却都带着一种震惊的神色,特别是宝玉,他嘴巴微微张开,似乎合不拢嘴的样子,可见已经看的惊呆,喃喃说道:“真真是有魏晋风骨,风流嘉士!”

  薛蟠哈哈一笑,停下了脚步,“如何?此歌如何?”

  宝钗笑道,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我还不知道哥哥有这样的本事,真真是有一歌动京城的歌喉了。”

  “不敢当妹妹你这样的夸奖,”薛蟠还准备说什么,只是这时候兴起跳了舞,酒劲越发的上来,早就是站不住了,“时候不早,大家伙都早些回去安置吧!”

  薛蟠跌跌撞撞的朝着前头准备溜走,宝钗连忙命莺儿上前扶住,香菱也自告奋勇一起左右搀扶住了薛蟠,众人都在原地不动,李纨这时候收敛心神,劝众人离开,宝玉和黛玉一起回贾母院,宝玉见到黛玉又伤心哭了,知道她为何难过,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命紫鹃好生服侍,“妹妹,今年的中秋可是有意思,薛大哥哥这一曲,倒是圆满了。”

  众人各自回房,一夜无话,到了第二日起来,薛蟠收拾了一二,又被宝钗笑话说趁酒起舞,实在好笑,薛蟠笑道,“我这是率性而为,但没有喝酒,我又很是拘束放不开,难道昨夜的歌,和昨夜的舞不好吗?”

  有诗道: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7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