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五、绿龟琴

四十五、绿龟琴

  众人都是识货之人,从唐宋到今,已经历经多年,好诗词已经尽数被写完,特别是苏轼的水调歌头一出,天下文人都哀叹,“中秋之词再无出其左右者!”后世之人师承前人总觉得别说是推陈出新,再创奇迹,就是与唐诗宋词相匹敌的好诗词也极为少见,这样的文坛,指摘前朝学问,自诩国朝鼎耀盛世,文教赫赫,总是有些底气不足,算起来,这元代乃是异族所立,但散曲四大家,虽不能和前朝比肩,但较之后代,足以笑傲后辈们了。

  诗词一道似乎已经潜力殆尽,爱好诗词者扼腕叹息,多年沉寂,没想到今日就出了这样的好诗词,那之前一首村居已经很是隽永,没想到这又来了一首咏梅!

  “这词,”马大人细细咀嚼,又是激动又是亢奋,眼睛睁的极大,“和陆少游的卜算子,似乎是反其道而行之!”

  “确实如此,陆少游之卜算子咏梅,说的是独善其身,就算被世间污浊所侵染,但仍然保持内心之纯净,说起来,到底是消极了一些,”王恺运点头说道,“可这把梅花寓意报春使者,在百花盛开之前,冰天雪地之中,忍住艰苦,为百花报春,其志,可以说是点中了岁寒三友的本性了!”

  “祭酒大人高见,这最后两句,却又有功成身退,不计较功名利禄的意思在里头,”马大人连忙接话,这时候他忍不住就鼓掌起来,“如此心胸,又如此文采,下官已经许多年没见了!”

  众人纷纷鼓掌起来,一时间厅内掌声雷动,那金姓少年明摆着要落应弘的脸皮,大声呼喝,“薛兄之词,堪称咸安宫第一!”

  “是啊,咸安宫第一!”

  应弘一听薛蟠这词,就知道自己绝对输了,他听到这样的鼓掌和呼喝声,原本淡然的脸色,顿时变的有些铁青起来,众人朝着薛蟠欢呼,薛蟠摇摇手得意洋洋的朝着应弘挑眉,应弘忍住怒气,听王恺运宣布,“卜算子咏梅,陆游之后又有新词!”王恺运潇洒笑道,“立意极高,陆游之词不过是南宋小家子气,讲究独善其身,论起来,和咱们这些人的心境不同,而这一首咏梅,讲究积极奋发向上,实在是盛世之音!诸君共同在场,见证传世之词出世,真真是文坛之幸事也!”

  王恺运看着众位学生,“咸安宫官学里头,都是国朝俊才,将来必然承担大任,起码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若是能够学得这词里头的真谛,凡是当差,不求功名赫赫,不求和别人争艳,只是潜心耕耘,勤劳谨慎,要用功成不必在我的秉政之心,若是如此,才堪是国朝俊才楷模。”

  这话有敦敦教诲循循善诱的意思在里头,众人无不凛然听命,这一局胜负自然不用再多说什么,只是王恺运还要再说,“这一局,薛文龙获胜。”

  卢连山等人如丧考妣,原本被自己不看在眼里的金陵乡下土包子,居然连胜二场,第一场仓促应对输了也就罢了,第二场可是自己这边出题,算起来,占尽了天时地利,却还是被薛蟠反杀!诗词两道已经输了个底朝天,这接下去的局面可就是不妙了,薛蟠只需要再胜两局,在七局之中胜到四局,就取得胜利。

  薛蟠得意洋洋的走回到了位置上,按照素来老成持重的师傅们的意思,既然写出来这样不争功的词来,性子应该很是沉稳了,若是别人,见到薛蟠如此趾高气昂,只怕就要呵斥,但王恺运显然是非同寻常,见到薛蟠如此,还点头赞许,“年轻气盛,才是本分啊,若是年少老成,到底是失了年轻人的锐气,处处畏畏缩缩,那就成不了咸安宫的翘楚。”

  瞧着这一位王恺运祭酒大人的言谈举止,根本就不愿意把咸安宫打造成另外一个暮气沉沉的国子监,王恺运点点头,又对着应弘笑道,“守盛,你乃是这乙班之中利害的人物,若是再不拿一些真本事出来,不仅这新人来了还以为咸安宫无能,只怕心里头还会嘲笑你是绣花枕头,这会子诸位大人都在,你若是再不亮出真才实学,我可是要笑话你了。”

  王恺运居然是使了激将法,应弘听着果然涨红了脸,他恶狠狠的朝着薛蟠看了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喝道:“接下去,咱们比曲!”

  君子六艺,原本就有乐一项,文人士大夫,素来每日陶冶情操,除却用诗词外,就是用的琴曲之乐了,他如此说,伴当连忙把琴囊给拿了出来,应弘取出一尾七弦琴,琴身上到处龟裂,又带着隐隐的绿漆,国子监的一位督学一瞧,倒是来了精神,惊讶说道,“这琴,难道是绿龟?”

  “正是,”应弘傲然说道,“乃是圣上所赐,正是绿龟!”

  国子监的督学还特意靠近瞧了瞧,瞧清楚之后又连连赞许,“这绿龟琴,传闻乃是王摩诘所造,王摩诘造成此琴后,不知道为何音色总是不好,按理说王摩诘也是制琴的大家,不应该有如此之事,后来一日王摩诘偶梦有一只长着绿毛的大龟在洛水之中起伏,朝着王摩诘大吼,王摩诘惊醒之后,瞧见那绿漆所涂的琴安然放在案上,突然心有所悟,用秘法将此琴脱水使其龟裂如同龟甲一般,至此后琴声浩荡,犹如洪钟大吕,这才得以成为名琴流传至今,后来李贺也得到过此琴,不过他说和自己气质不符,不能驾驭,故此又赠给了别人,这些年都没出去过,没想到是在嘉义县男这里。”

  王恺运瞧了那一眼绿龟琴,悠悠说道,“前朝哀宗皇帝似乎最爱此琴,时常自己抚琴,叫宋皇后起舞,本朝定鼎,这琴被收入大内府库,这么多年,倒是如今才拿出来,守盛的福气可真好。”

  “不敢当大人谬赞,”应弘说道,他转过脸来,看着薛蟠,“这一局,我要和薛兄斗琴!”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7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