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九、胜负操之于手

四十九、胜负操之于手

  若说起来前面哪一首满江红的情绪还很是收敛着,但这一首《精忠报国》就是完完全全的情绪爆发出来了,这一首歌本来就是进一步阐述了岳飞的心境,而且是痛痛快快的爆发出来,不带一丝一点的保留。

  大越承平许久,虽然歌舞升平,但这学堂里头的这些人,父祖辈无一不是金戈铁马浴血奋战出来的,这些人许多虽然成了纨绔子弟,但还是依旧崇尚武力,何况盛世之人,更是民族自信心爆棚,旧年太宗秉政时候有外国欺凌之事,号称“天1朝三大恨”,一干热血青年哪里守得住?很是闹了几回纠纷。

  如今这样的盛世,这样的人心,自然才最会认同这种激昂壮烈国家之音!

  最后一句实在是太深得人心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

  这样的歌,谁能抗拒?谁敢抗拒?

  那金姓少年的父辈就是在圣后垂帘听政时候靠着军功一步步起家的,后来又亲自参与了灭扶桑之战,那金姓少年听到这曲子已经再也忍不住心内的激动,等到薛蟠一曲堪堪唱完,将手里头的大鼓猛地一下击落,随即低头不语,金姓少年顿时就跳了起来,满脸涨得通红,忍不住就大叫出声:“好词,好词,好曲,好曲!”

  都是热血少年,哪里忍的住坐在板凳上,于是纷纷起身用力鼓掌叫好,马大人司业还有其余的官员从震惊之中醒过来,也纷纷起身不由自主的鼓掌叫好,王恺运眯着眼凝视了薛蟠几下,随即慢慢地站了起来,一起为薛蟠鼓掌。

  薛蟠闭着眼想好了好一会,不知道为何眼角露出了几颗眼泪,他睁开了眼睛,看着应弘,“应兄!”薛蟠的声音洪亮,还带着刚才的激昂豪迈,“我这第二首曲子如何?还请品鉴!”

  薛蟠虽然为人懒散,家国情怀却是须臾不敢忘的,说起这精忠报国之心,他自然也是敬仰的,一曲高歌完,于是问应宏如何。

  就看着这眼前的场景,应宏就知道自己已经败了,卢连山的非分之言,不过是想再孤注一掷,来搏一搏薛蟠没有再准备而已,没想到薛蟠这样不合理的刁难之下,居然还真的做出来了这一首注解岳飞《满江红》的精忠报国!

  应弘点点头,“这一局我输了,”他也很是光棍,“薛兄之曲,冠绝当朝,就算再怎么比,也做不过薛兄的,我这里不必再做曲了。”

  薛蟠得意一笑,在众人复又响起的鼓掌声之中复又踏上一步,这一下,薛蟠可是胜了三局了,“这一局,自然薛蟠获胜,”王恺运点点头,奇道:“想着你还年轻,却不知道你居然会有沙场征战之感,不知道这黄沙铁血飞马之景,从何而来?”

  薛蟠料到会有人如此问,于是拿出来自己的背锅舅舅王子腾来,“学生的舅舅时常和学生讲起这将士们为国征战之事,学生佩服不已,想着若是自己日后能够为国征战,也是一定学习岳武穆之心,若是能沾染一丁半点壮烈,就足够用了。”

  王恺运不知道他舅舅是谁,马督学连忙在他耳边说了王子腾的名字,“哦,原来是王大人的外甥,真真是家世渊源,非同一般,”他赞许的看着薛蟠,“你这初生牛犊不怕虎,倒是一进咸安宫就闹了风波出来,今个之会,”王恺运左右顾盼,“双方各出奇招,针锋相对,真真是极为精彩了!”

  他又对着沉默不语脸色极为难看的应弘笑道:“守盛,你这夹带里头还有什么好东西,可是要赶紧着拿出来了,若是再不拿出点绝活,那今个可就是要输了。”

  应弘等人已经输了三场,只要再输一场,就绝对要卸下这个班首的职位,应弘抬起头,无语望苍天,没想到薛蟠此人居然一直以来都是大智若愚,一点精明外向都不露,世人都知道其是一个有经济头脑的世家子弟,但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兰心慧质,做的忒多好诗词来,今日这诗词曲三样都难不倒他,其余的东西只怕他也早就有所准备,刚才见他敲鼓的手法,沉稳有力,试想起来,也绝不会是不通音律之人,而不加比试就认输了一局,这绝对是胸有成竹,不怕退避三舍的原因吧?应弘想到这里,不仅有些害怕起来,这后头如何处置,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他还在踌躇的时候,他的伴当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不知道在应弘耳边说了什么,应弘的脸色大变,他朝着王恺运拱手,又朝着薛蟠点头,“不必比了,学生认输。”

  “这又是为何?”马大人连忙说道,“眼下才比了四局,未见胜负之局,守盛你取胜的机会甚大啊,白白放弃了岂不是可惜?”

  应弘深深吸了一口气,恶毒的看了薛蟠一眼,虽然他认输了,缺不代表说对着薛蟠有什么好感,“薛兄诗词曲三样就已经压倒学生,学生思来想去,其余的东西,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再来绝地反击,不如就干脆认输,好全了薛兄的英名,免得叫人说我不知进退,死缠烂打!”

  金姓少年冷哼说道,“应兄你是怕薛兄又得了不得的好东西,你等会子输的更惨了吧?”

  应弘不去理会这些人,也不看薛蟠,只是朝着王恺运鞠躬行礼,“学生认输,就此告退。”

  王恺运点点头,笑眯眯的说道,“你是知进退的人物,知其不可而不为,这也是识时务的好法子,你先退下去好生想一想,今日之事输在什么地方?我倒是不说你这策略不当,只是今日一瞧,只怕你小瞧了天下英雄,又忘了这打听消息的来源可靠与否,故此有这一败,学堂之中输了不过是丢了些面子,可将来若是入了政坛官场,一步错步步错,错一步就有可能沦为阶下囚,对一步就是紫衣蟒袍,其中关键不可不查。”

  王恺运果然非同凡人,这时候也不说什么安慰之话,却指点了一番这为政当官之道,应弘脸上的不忿之色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稳的表情,他朝着王恺运再鞠躬,随即转身出去。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7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