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三、睡梦罗汉投胎

五十三、睡梦罗汉投胎

  金宁被众人拦下,大家笑道:“好端端的同学一起说话,怎么就生气了,快坐下,不然叫外人瞧见了,反而生分了。”

  薛蟠看着金宁的样子好生惊讶,但想想他家的事儿,倒也能够体谅这一番拳拳向上之心,他朝着金宁拱手谢罪,“是我的不是,不该用着混账话来撩拨静之,你的话我知道了,总是不能让甲班得意了去!”

  薛蟠这些人里头算是家世最为寒酸不过,不过是区区皇商而已,这也是应弘等人鄙视薛蟠的原因所在,皇商这些年地位稍微高了一些,在开国初年的时候,皇商,嘿嘿,那简直就是内务府的奴才一般,上不了什么台面。不过薛蟠在初入咸安宫就以天人之姿说出几篇惊世诗文,博得了阵阵喝彩,并且勇夺乙班班首,这上课之后,薛蟠也不摆什么班首的架势,素来说话和气,且十分幽默,虽然没有什么领袖气质,但胜在平易近人,说话也很有蕴含真意,当然了,或许这些人里面薛蟠是第一有钱了,自己当着薛家的家,真真是挥金如土,虽然这咸安宫里头用不到现金,但要打赏苏拉们,去御膳房买一桌子上好的席面来,只要有钱,也是可以的。

  这样的人,倒是比倨傲的应弘更为受欢迎一些,这里头的许多子弟,都是背景深厚,本来就是龙子凤孙,受不得约束,哪里还受得住一个班首的指手画脚,薛蟠自己识趣,不搞这一套,这些人倒也乐得自在,也知道薛蟠的好,许多不是很重要的事儿,也都由薛蟠办去。

  金宁乃是武将世家出身,骨子里就是有征战沙场的渴望,听到薛蟠如此慷慨激昂,忍不住就心生亲切之感,于是带着一帮子小弟围着薛蟠,这一会就是这个场景。

  薛蟠连忙请罪,有些人心里头的原则你是不能去动摇他的,“是我的不是,到了晚上,咱们叫苏拉们去御膳房买些好吃的来,咱们一起好生吃一顿饭,可怜见的,那食堂里头的饭,真是越来越难吃了!”

  任何时候吐槽学校的伙食永远是都能得到共鸣的,金宁有些不好意思,反过来要给薛蟠道歉,“这大比之事,事关班级荣誉,小弟激动了些,文龙兄不要见怪才好,若是说起来,这争班首,不过是咱们这些年轻人的意气之争,但这大比,可是班里头最要紧的大事儿了,到时候谁都不愿意输,只怕是人人都会听文龙兄的差遣,这时候大约才有同心协力之感。”

  听到金宁这么说话,边上的人也围了过来,一个胖子朝着薛蟠笑道:“若是这件事儿办好了,班首你的班首才算是真的坐住了。”几个人也点头附和。

  金宁还准备说大比的事儿,薛蟠摆摆手,“这可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抽时间再好生筹划筹划,”妈蛋,那个应弘看来是阴险之极,知道明年的大比是烫手山芋,趁着这个机会若是真的输给自己,还真不算是什么坏事,只是这样的话不免又要勉力支撑去和别人斗,真是呜呼哀哉,自己一点都不愿意和别人斗的。

  “这会子,”薛蟠打了一个哈欠,眼皮子不停的打架,“还是让我多睡一会罢!”

  金宁等人无语的看着薛蟠,边上的人瞧见了薛蟠又香甜睡去,附在金宁的耳边瞧瞧说道,“金兄,你说,咱们这一位班首,不会是什么睡梦罗汉转世投胎的罢?怎么每天都睡不醒的样子,偏偏又如此利害,什么课都不在话下。”

  鹿胜走了后,接下去的几节课是算术、天文地理。算术薛蟠自然不在话下,那些题目手到擒来,原本教授数学的博士颇为严苛,对着薛蟠这样懒散的样子很是不满,特意叫薛蟠起来回答问题,没想到薛蟠居然片刻就解开了题目,他也不免瞠目结舌,反而要问薛蟠如何求解,这样一来薛蟠的地位在算术老师心里就很高大了,自然不会再去管薛蟠上课停不停,至于天文地理,薛蟠更是手到擒来,自然了,星象一道还是抓瞎,但是地理来说,任何地方的地形说起来都是头头是道,仿佛亲眼所见,处处游历,除却中国之土外,外国大洋大洲无一不知无一不晓,比那老师还更清楚百倍,反过来,博士反而要薛蟠先容,如此一来,自然没人会再多管薛蟠了。

  于是薛蟠痛痛快快的睡了几觉,到了下午,又和众人一起听了一位刑部的郎中来讲解法律律令,这一日也就过去了。

  晚上上了课,薛蟠果然让李马鹿送了几道好菜来,就在自己的宿舍内一起宴请几个平时里头相处的好的,算起来,咸安宫虽然自诩是学术之地,但也说不上是什么太平等的地方,这乙班之中,公侯子弟是一概没有的,地位最高有爵位在身的只怕就是嘉义县男应弘,其余的都是世家子弟,没有爵位在身,有些还不是嫡长子,比如那李少普和卢连山。

  在咸安宫之中当然是不能喝酒的,薛蟠一来不嗜此道,不是酒鬼,二来也不好聚众饮酒,故此只是吃了菜喝茶一番也就散了。

  李马鹿又进来和臻儿一起收拾东西,薛蟠笑道,“这些日子劳烦你了,”他指了指边上的一个锦盒,“这里头有些不值钱的玩意,你拿走赏人罢。”

  薛蟠晚上要出咸安宫去,说不得要让衙役苏拉们给自己开门,所以李马鹿刚好就承担了这个通风的差事,故此薛蟠给了一点奖赏,李马鹿这些日子已经被薛蟠吓死,先是夺了班首之位,又晚上出门去,要不就是安福海前来找他,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敢问,只是谢赏之后他犹犹豫豫的问薛蟠:“论理,我是不该来问大人的,只是您这整夜都在外头,不会是做什么别的事儿吧?”

  “你担心的有道理,我也明白告诉你,那安福海要我去教导他一套拳术,白天都没空,故此晚上拉了我的壮丁,巴巴的要我去。”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7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