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五、秦可卿的生父?

五十五、秦可卿的生父?

  如此练了一会,也已经深夜了,月上中天,薛蟠把今日的“云手”、“如意环”等招式教的熟练,于是安福海让几个人坐下来喝杯汤暖暖身子,薛蟠自觉乃是师傅,当仁不让就坐在来喝汤,还招呼叶嬷嬷,“嬷嬷也喝,晚上喝这红枣桂圆汤,最好不过了。”

  叶嬷嬷今日十分高兴,见到薛蟠不拘礼,“薛大人你虽然年轻,可行事倒也是老成,却不知道家里头还有谁一起呢?”

  薛蟠说道:“家父去年登仙了,只留下母亲和一个妹妹,原本在金陵还颇为无聊,家里头人少,但到了都中,投奔荣国府姨丈家中,家里头兄弟姊妹不少,说说笑笑倒也挺有意思。”

  “荣国府?”叶嬷嬷想了想,“凤藻宫有一位贾常在,就是荣国府出来的,可是你的亲戚?”

  “是,是我的大表姐,”薛蟠笑道,“是我姨妈之女,我姨妈嫁给了荣国府的政老爷,长女是大年初一出生的。”

  “哦,原来如此,”叶嬷嬷点点头,似乎若有所思,“那你可要见她?若是想见,我悄悄的带着你去见是了。”

  薛蟠连忙摆手,“可不能这样,不能叫嬷嬷担着干系,我虽然年轻可也知道这内宫嫔妃不能擅见外臣,这如何好私见呢?何况我和这一位表姐,素未谋面,虽是亲眷,可也没什么情分,就不必见了。”

  “你倒是小心,”叶嬷嬷笑道,“外戚家里头和你这样谨慎的人不多了……恩,政老爷也是如此,算起来,你们是一路子的人。”

  薛蟠见到叶嬷嬷似乎对着贾政观感不错,于是也就说了他几句好话,“我那姨丈,虽然古板不知变通,人却是不坏。”

  如此说了一会话,薛蟠起身要去更衣,安福海亲自带着他出门,等到薛蟠回来,只见到安福海和叶嬷嬷一起站在月下,叶嬷嬷披上了披风,眼见着是预备要走了。

  这原本算不得什么,只是这时候两个人似乎在说着什么,叶嬷嬷不复刚才高兴的样子,脸上不知道为何,带上了一层淡淡的怅然之色,又有一些愁容,薛蟠不知道为何,只是觉得叶嬷嬷的样子和某个人有些相似。“叶嬷嬷,”薛蟠笑道,“你可有什么亲眷在外头吗?”

  “小薛你为何问这话?”叶嬷嬷挑眉道,“我是有几门亲戚在外头。”

  薛蟠努力的想了想,这样子带着微微愁容的是在那里见到过,是黛玉吗?不是,是惜春?也不是,还是迎春?似乎也不像,这样左右想了想,终于想到了,“我知道了,我想到了,我府上有一位,和嬷嬷你刚才的样子好像,”薛蟠摇头晃脑,“就是带着一点点的愁容,”他这么仔细的瞧了瞧,只觉得越看越像,“眉目之间有些相似。”

  “哦,是吗,”叶嬷嬷笑道,“时常有人说我像庙里头菩萨的脸一样,倒是第一个说有人像我,你和我说说看,像我的是谁呀。”

  “是大家东府的大少奶奶,”薛蟠看了看叶嬷嬷,又想了想秦可卿的样子,“样子不算太像,大少奶奶是尖脸的,但是怎么说,和您气质有些相似。”

  叶嬷嬷说道,“哦?东府的?也就是宁国府了?”

  “是,”薛蟠笑道,“是工部一位秦大人的女儿,嫁给我侄子贾蓉为妻,比我年纪是大些,不过辈分我高些,所以我该叫她侄儿媳妇,”叶嬷嬷点点头,准备离开,没想到薛蟠又说了一句,“只是是从养生堂抱养的,并不是亲生。”

  叶嬷嬷顿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略微带着一些疑惑和震惊,“你说这一位少奶奶,是秦大人抱养来的?”

  “是,是她上次这么亲口对我说的,”薛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还笑着说道,只是他见到了安福海突然之间脸色大变,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这事儿外头人都不知道吗?我还以为都知道的,该死该死,我又大嘴巴了!”

  叶嬷嬷深吸一口气,头上的南珠串成的凤凰嘴巴上的流苏不停的抖动着,“那一位少奶奶,如今几岁了?”

  “那我还真不知道,”薛蟠想了想,“比我大了几岁,大约总是二十多一些吧。”

  “你说我和她长得像?”

  “是啊,倒是有些神似,刚才嬷嬷您脸上有些愁容,倒是在她脸上也瞧见过,怎么,”他见到叶嬷嬷脸色有些严肃,他也被搞的紧张起来,连忙说了一句玩笑话缓解一下气氛,“这该不会是嬷嬷在外头生的女儿吧?”

  他还算留了点口德,没有把安福海和叶嬷嬷一起扯上去,开玩笑说是叶嬷嬷和安福海生的女儿。饶是如此,那叶嬷嬷也脸色大变,和安福海一样,刷的一下,脸色又红又白。

  安福海吓得险些魂飞魄散,连忙低声喝道,“我把你这个烂嘴巴,什么话儿都混说!还不赶紧谢罪?叶……叶嬷嬷可是宫里头德高望重的,你这样乱说话,只怕是将来要打死你!”

  薛蟠见到两个人脸色不好,于是连忙作揖道歉,“我这烂嘴巴,口无遮拦惯了,嬷嬷你可千万别见怪。”

  叶嬷嬷摇了摇头,脸上的激动之色消隐无踪,“不知者不怪,安公公你吓唬小孩子干什么,没的被你吓坏了,咱们今个出来这么久了,也该早些回去,”她朝着薛蟠点头,“小薛你也早些回去歇息吧。”

  说完了这话叶嬷嬷转身离去,安福海狠狠的瞪了薛蟠一眼,也连忙赶上,薛蟠摸了摸鼻子,这时候又丢下自己和臻儿两个,“不会被我猜中了吧?”薛蟠喃喃自语,“秦可卿,是安福海入宫前和这叶嬷嬷在外头生的?不然干嘛这么激动。”

  他越想越觉得可能,这么一路思量下来,如果秦可卿的亲生父亲是安福海的话,那贾珍日后多少也不敢乱来,若是再乱来,只怕安福海要杀他全家的心都有,而且,绝对办得到。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7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