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三十本诗经

六十、三十本诗经

  “谁都和你这样明镜似的大公无私呢?”珍珠听到这话,不免笑道,“赶紧着别吵了,今个外头老爷有客呢。”

  “这里头的声音,老爷在外头如何都是听不见的,”那丫鬟这样说道,但还是压低了声音,呵斥那个小丫头,“赶紧给我回去,到了晚上我再给你算总账。”

  珍珠这时候见到薛蟠站在中庭,“薛大爷来了。”又拉了拉那丫头,一起从抄手游廊上走下来,一起对着薛蟠行礼,“大家没瞧见,可真是恕罪恕罪,还请进入奉茶。”

  “没事儿,”薛蟠摆摆手,“我在等宝兄弟呢,就不进去了,刚才听到珍珠姐姐在这这位说话……”等到两个人走进,薛蟠看清楚了那骂人的丫头模样,不由得心里暗暗叫了一声好,只见那丫头,长得好标致的容貌,论起贾府和薛家的丫头们这么见过的这些,都比不上这长得好看,只见是杏眼桃腮,柳叶眉樱桃小嘴,尖尖的下巴小巧玲珑,其余的倒也罢了,那眼神烟波流转,又是明亮又是傲气,眼神倒不似是丫鬟该有的眼神。“这一位姐姐我倒是没见过,也是伺候老祖宗的吗?”

  “是,这丫头刚才咋咋呼呼的,怕是惊到薛大爷了?”珍珠推了一把那丫头,“这是晴雯,素日里头都窝在家做针线的,平时不太出来。”

  原来这就是晴雯,也只有她这样的火爆脾气才会大庭广众之下责骂小丫头,薛蟠又瞧了瞧那晴雯,薛蟠还未说什么,晴雯倒是不愿意了,她一挑眉,“薛大爷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又没有花儿。”

  薛蟠倒是被闹了一个大红脸,他用拳头捂住嘴,咳嗽一声,“无非是没瞧见过你,这才看一看罢了。”

  珍珠连忙赔不是,又拉着晴雯离开,见到薛蟠不怪罪,珍珠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在晴雯脸上掐了一把,“你这小蹄子,刚才骂小丫头还没够?这会子又冲着薛大人胡咧咧了!还是人家性子好,不然别人只怕当场就发作了。”

  晴雯撇了撇嘴,“怕什么,天下说不过一个理字儿,他那眼睛贼兮兮的,到处乱飘,可真是讨人厌的很,就算是大爷,我也不能让他这么瞧着。”

  薛蟠讨了个没趣儿,于是也不乱动,只是等着宝玉一起出来,两个人各自带着书童,宝玉排场大一些,还有奶妈嬷嬷奶哥儿等人,浩浩荡荡的在后头跟着,薛蟠看着不免暗笑,在自己家里头还要这么多人跟着做什么?不会是为了去见父亲所以拉着这些人壮胆吧,果不其然,宝玉对着身边的那个奶哥儿,乃是奶妈李嬷嬷之子李贵,“贵大哥,若是等会老爷问起来,你就多少要帮着我说几句好话。”

  李贵忙说道,“我的爷,不要担心,有你哥哥在这里头,什么打骂我先帮着您给受了就好,只是有一样,您可千万要认真读书好好上进,我在老爷那里也少些打骂。那我也就念阿弥陀佛了!人家的奴才跟主子赚些好体面,大家这等奴才白陪着挨打受骂的。从此后也可怜见些才好。”

  宝玉笑道:“好哥哥,你别委曲,我明儿请你。”李贵道:“小祖宗,谁敢望你请,只求听一句半句话就有了。”

  两个人一起到了贾政的外书房,贾政的外书房在荣国府的西路,和贾赦的居住之地刚好中间夹了正院,两个人到了外头,见到门外就有清客不少,清客忙道:“宝二爷和薛大爷来了。”又是纷纷请安行礼,一起簇拥着两人进贾政的外书房,贾政早就在书房里了,今日他休沐,穿了一顶逍遥巾,身上穿了一件紫褐色团寿的长袍,端的是风采如玉,身材消瘦,倒是很有文人雅士的风骨,只是见到宝玉,他的脸色就不太好看,宝玉一行礼,他冷哼一声,“你这些日子在忙些什么?怎么我见不到你?可是躲在家里头偷懒了?”

  宝玉连忙道已经去族学读书,贾政冷笑道:“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顽你的去是正理。仔细站脏了我这地,靠脏了我的门!”众清客相公们都早起身笑道:“老世翁何必又如此。今日世兄已经去读书,三二年就可显身成名的了,断不似往年仍作小儿之态了。”

  贾政因问:“跟宝玉的是谁?”只听外面答应了两声,早进来三四个大汉,打千儿请安。贾政看时,认得是宝玉的奶母之子,名唤李贵。因向他道:“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语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算帐!”吓的李贵忙双膝跪下,摘了帽子,碰头有声,连连答应“是”,又回说:“哥儿已念到第三本《诗经》,什么‘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小的不敢撒谎。”说的满座哄然大笑起来。贾政也撑不住笑了。因说道:“那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偷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了: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李贵忙答应“是”,见贾政无话,方退出去。

  宝玉脸色惊惧,薛蟠连忙仗义说话,“姨丈不必如此担心,谁都是这样年少淘气过来的,只要是宝兄弟过了些日子长大了些,自然就好了。”

  “你若是别人不知道如何,那就多看看你薛家表哥,”贾政呵斥道,“人家不过是比你大几岁,就已经入咸安宫读书了,刚一入学,就夺了班首的位置,你素日里头不是最喜欢做什么歪文邪诗吗?若是有学的你薛家表哥十分之一二,就足够自豪的了,每日就混在家里头,真真是不成体统!”

  薛蟠又劝道,“姨丈说笑了,我也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宝兄弟那里还不知道上进?”

  /shu/38958/187167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