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七十七、心病如何治得?

七十七、心病如何治得?

  那先生见到仆妇走了,自己的心也就定了下来,加上这心里所求之事儿今日一下子解决了,心情通畅,更加的头脑清楚敏捷的很,他听到贾蓉这话,笑道:“不是我贬低别人,只是大奶奶这个症候,可是那众位耽搁了。要在初次行经的日期就用药治起来,不但断无今日之患,而且此时已全愈了。如今既是把病耽误到这个地位,也是应有此灾。依我看来,这病尚有三分治得。吃了我的药看,若是夜里睡的着觉,那时又添了二分拿手了。”

  张先生继续说道,他看秦可卿的病情看的很是透彻,“据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大奶奶从前的行经的日子问一问,断不是常缩,必是常长的。是不是?”这婆子答道:“可不是,从没有缩过,或是长两日三日,以至十日都长过。”先生听了道:“妙啊!这就是病源了。从前若能够以养心调经之药服之,何至于此。这如今明显出一个水亏木旺的症候来。待用药看看。”于是写了方子,递与贾蓉,上写的是:

  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人参二钱白术二钱土炒云苓三钱熟地四钱

  归身二钱酒洗白芍二钱炒川芎钱半黄芪三钱

  香附米二钱制醋柴胡八分怀山药二钱炒真阿胶二钱蛤粉炒延胡索钱半酒炒炙甘草八分

  引用建莲子七粒去心红枣二枚

  贾蓉看了,说:“高明的很。还要请教先生,这病与性命终久有妨无妨?”先生笑道:“大爷是最高明的人。人病到这个地位,非一朝一夕的症候,吃了这药也要看医缘了。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贾蓉也是个聪明人,也不往下细问了。

  张先生告辞离去,贾蓉却又要留饭,张先生今日得偿所愿,那里还坐得住,是一准马上要去见过那安如玉公子,销号完结此事儿,免得横生出什么别的事儿来,连累到自己却是不怕若是连累到这放在胸口滚烫的官身封儿,那就是不妙了。

  于是坚持不肯,连忙出了门,贾蓉退却不过,就只好封上礼仪,又送到门口,等到张先生离去,他才转过身来,这边寻医问药,那边鼓乐喧天,正在听戏,他到了逗蜂轩外,只见到薛蟠正站在廊下笑吟吟的望着自己,“表叔怎么出来了?”贾蓉连忙招呼,“可是有什么怠慢不周的地方?”

  薛蟠笑道,“没有不周的,只是我早间吃了两顿早饭,这会子撑得很,故此随意走一走。”

  原著之中的贾蓉,似乎没有什么特色,除却皮囊很好之外,但薛蟠才不信,他不知道秦可卿的病从何而来,“听说今日外头请了先生来?你那媳妇可好些了吗?”

  “也不知道如何,”贾蓉的脸上表情奇怪的很,又是咬牙切齿又是伤感无比,“吃了好些药,都不见好,这一位先生说起症状来,倒是处处符合,切脉切的准,只怕吃了药能好。”

  薛蟠点点头,“吉人天相,自然会好的,家里头有什么用药的,来我那边取就是了,我从金陵带了好些上好的药材来,你媳妇若是要用,径直来拿,不要客气。”

  “这又如何敢劳烦表叔。”

  “无妨,这药用在人身上有用了才好,若是放着,白白坏了就浪费了。”薛蟠摆摆手,这时候小亮走了过来,垂着手不说话,薛蟠就知道安福海的心愿只怕是得了,“我先出门去,那边有个生意要做。”

  贾蓉又再三留客,薛蟠言明晚间再来听戏,这才又送了薛蟠出门去,贾蓉回到了天香楼,这时候仆妇们说秦可卿已经睡下,贾蓉站在红枫下呆立片刻,也不知道心里想了什么,过了一会就到外头继续听戏了,此间无事,暂且不表。

  薛蟠带着小亮等人出了门,驱车又到了那家早餐铺子,张先生已经在等候了,安福海也不顾及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事儿,依旧女装坐在边上默然不语,薛蟠先问安福海,“可是准了?”

  安福海冷冷点了点头,薛蟠心里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秦可卿有这样的父亲在,只怕天下那里都可以去的,但安福海却不能明示,而且又有贾珍的这一档子事儿在,这事儿对于宁国府或者是贾家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可真是一时间分辨不清楚了。

  “张先生,”薛蟠想了想,“你瞧着这少奶奶是什么病?——论理我不该问病人的事儿,只是我这长辈,”他指了指安福海,“心里头担忧的很,故此要听一听你的高见。”

  “少奶奶的身子不太好,”张先生如实说道,“若是再这样下去,日后不忍言之事,只怕须臾就得见。”

  不忍言之事,当然就是,安福海的牙根咬得紧紧的,额头上青筋暴露,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薛蟠怕安福海发飙,连忙问:“依先生之见,这病源到底是从何而来,到底是什么病?”

  张先生又把在天香楼里头对着贾蓉的话儿说了一遍,不过那是和病人家属的话,和薛蟠说话,他自然还有另外的说法,“夜里失眠多梦,坐立不安,且又有惊惧之意,这样的话……还是因为有所惊惧之事,故此思虑太多。”

  “惊惧之事,”薛蟠和安福海对视一眼,这话里头的意思,秦可卿惊惧何事,张先生不知道,安福海和薛蟠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薛蟠还是知道一些医理的,毕竟家世渊源,“这惊惧过甚,又无处缓解,故此积滞住了,是这个意思吗?”

  “安公子说的极是,”张先生说道,“比如这蜡烛,蜡烛芯细小了,自然火苗不旺,且时刻有吹灭之虞。在下的那药方,也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治本的话……还须知道这心病为何物。”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