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一十四、比诗

一百一十四、比诗

  众人先看李纨所做,

    李纨:

  青装玉瓣世人夸,

  仙子凌波醉彩霞。

  独有清芬迎主客,

  风流高雅女儿花。

  探春笑道:“这最后两句最好,今日可不是主人雅吗?不然怎么请得来如此好看的水仙。”薛蟠笑道,“主雅客来勤,我这大俗人若是能雅致一些,你们勤来来,那我可要雅起来了。”

    众人又看迎春所作:

  不寄淤泥叶自繁,借杯淡水绽娇妍。

  台前看客痴迷语,君似梅花又似莲。

  探春:

  凌波仙子雪中娇,未沐春风香自飘。

  纵使身临千顷水,一杯独取向根浇。

    惜春:

  冬月凌波素衣笼,紫花肌白玉玲珑。

  仅需清水幽香度,馥郁檀心淡泊风。

    三春风格各自不同,探春有独领风骚出众于寻常人之意,而迎春的诗句柔和许多且有种不争出众的意思在里头,惜春更是古怪,有些出尘的意思,湘云对着惜春笑道:“四妹妹这诗句做的有禅意,的确不俗,只是似乎不愿和众人争辉,这可没意思了,咱们好姐妹,自然要争得热热闹闹才好,若是都和你一般,只怕咱们今日都茹素罢了。”

    众人又笑,接下去看宝玉:

  根块寻常芽吐兰,由心刻剪上瓷盘。

  分别已是一年整,送上清波共渡寒。

  黛玉摇头:“你这话倒是有些意思,怎么有久别重逢之意?难不成又把昔日和我见面的时候说以前见过的话?”

  湘云笑道:“二哥哥老是这样,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儿,和林姐姐是初见,怎么就说是见过的?这话儿也是一样,若是见过,只怕是可见他上辈子必然是水仙花神,不然岂有分别重逢之感?”

  宝玉笑道:“我何德何能,敢居花神之位?若是上辈子能够侍奉这样阆苑仙葩,只怕是帮着浇水除草,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其余的不敢妄求。”

  薛蟠看着宝玉若有所思,宝玉上一辈子的确是浇花的花匠,差不多是扮演了这种角色,所以黛玉这被子要用泪水还给宝玉,当然这些有些无稽之谈,但薛蟠穿越来这么扯的事情都发生了,这事儿,只怕也说不得有些来头。

  宝钗见到薛蟠盯着宝玉发呆,“哥哥这是怎么了?”宝钗笑道,“我做了一首,哥哥就不看了?难不成是嫌弃我的?”

  薛蟠回过神来,笑道:“那里的话儿,我这不是要想着法子来夸你嘛。”

  众人又看宝钗:

  凌波起茎扬,

  紫玉吐鹅黄。

  六瓣偕和顺,

  脉脉夜里香。

  “端庄大气,落落大方,”李纨点头道,“委实是端正的很,和其余的人不同,且只是夜里放香,倒是有不争春的意思。”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湘云说道,“可见薛家哥哥和宝姐姐是一路子的人。”

    宝钗和薛蟠相视一笑,众人都说李纨点评的极是,“宝姐姐做的极好。”

    又是又来看湘云:

  仙球玉体水盈怀,

  翠臂婀娜巧匠裁。

  自信寒梅应逊己,

  托出玉盏报春来。

  “到底是云儿,气势最足,”黛玉笑道,“自比水仙仙子,想着这梅君都比不上了,不放在眼里。”

  湘云笑道:“若是没有这等自信,如何得来凌波如意?我虽然傲气倒也知道轻重,梅君比不上我,我却是比不上林姐姐你,可别耍嘴皮子,等会我还要先瞧了你的才是。”

    于是众人又看黛玉:

  碧水玉玲珑,

  携春领一丛。

    平生清白乐,

  自信与君同。

  黛玉素来大才,众人皆知,虽然年幼,但谈吐一向不俗,且慧心绣口,不至于随大流,可今日之诗,虽然极好,但到底不是惊世之语,李纨瞧见了不由得惊讶,“黛丫头换了路子了?那里是如此中正平和?若不是见你立作,我还以为不是你的。”

  湘云好奇的打量黛玉:“林姐姐,我瞧着个你怎么好像换了性子?大嫂子说的极是,难不成今个的林姐姐不是林姐姐,是什么妖精变得?”

  黛玉啐了湘云一口:“你这小蹄子,昨夜还和我撒娇呢,说是家里头和我最好,今个又来说我了,这素来诗歌之体,都无讲究专著,难不成李易安除了寻寻觅觅的婉约之语,就没有其余的了吗?那我问你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又如何说明?难不成那易安居士也被妖精俯身了吗?”

  众人都笑:“这话很是。”

  湘云摇头晃脑,“易安诗词,最要紧的还是因为她的际遇不同,若是昔日少年时候,自然不会做悲怆之声,人到中年,国破山河乱,又颠沛流离,故此有悲愤之音,可林姐姐素来别致风流,诗词之中颇多哀怨之情,如何今日突然做此反音?可见必然有古怪!”

  宝玉连忙解围:“云妹妹说的什么话儿,难不成这人日日都是不高兴的吗?你林姐姐就算是偶有哀怨之情,也不过是须臾之事,若是日日不高兴,这身子如何了得?今日众位姐妹都在,说说笑笑,自然是好极了的。”

  众人都笑:“素日里头宝玉说话不着调,没想到今日说的不错。”

    李纨看着望着众人笑而不语的薛蟠,“大家伙还没瞧了薛蟠兄弟的,赶紧着瞧一瞧。”

  薛蟠笑道:“我无非是附骥而已,算不得好的,大家伙瞧一瞧就是了。”

  湘云性子最急,一下子就瞧了薛蟠的诗句,“好诗啊,那里不好了?”她朝着薛蟠,“可不许如此谦逊。”

    众人一看薛蟠所作:

  仙子绰约抹淡妆,

  亭亭玉立水中央。

    清白一世无所欲,

  待到花开吐尽香。

  李纨笑道:“这诗极好,只是……”她半截不说,宝玉笑道:“大嫂子不说下去是何意?”

  黛玉看了看薛蟠,“这诗句,到底不错,浅白易懂,有陆放翁之风。”她能够说这么几句话儿,算是很难得给薛蟠面子了,其实这首诗实在是普通寻常的很,只是众人到底要夸一夸,还是湘云直接,她摇头:“这诗不好,不好。”“那里不好了?”探春看着薛蟠,生怕他不高兴,连忙道,“可不许浑说。”

  /shu/38958/187168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