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二十四、居然是晴雯

一百二十四、居然是晴雯

  薛蟠猝不及防,被那少女拍着手背倒是疼了一下,“哎哟”他甩甩手,预备着开口骂人,没想到那少女转过身子来,面带寒霜一脸不悦,容颜娇媚俏丽,却不是杨枝,“你是是?”薛蟠喝醉酒有些头脑不清楚,见到这少女似乎有些面熟却想不起来是谁,只是本能的反应出来不是自己房内的丫头,开玩笑,自己房里的丫头就那么四个,远远比不过自己那宝玉表弟房里头的一半之多,还能不知道,“你是何人?”

  “大爷,请放敬重些!”那少女转过头来,冷然说道,“别动手动脚的!”

  薛蟠揉了揉眼,又仔细的瞧了瞧,他这会子才认出来这少女是谁,他大惊之余,不免有些结结巴巴的,“你是,你是是?你不是老太太房里头的那位?”

  宝玉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头,梳洗了一番又喝了点茶,倒是解了些酒,原本的睡意少了些,于是就躺在榻上瞧着几个丫头在整理铺盖衣裳等物,袭人吩咐几个小丫头将宝玉的衣裳拿了下去浆洗,又把宝玉的荷包香袋扇套等物取了出来,另外放在多宝盒里头,袭人见到宝玉的荷包上沾染了几滴绍兴女儿红,原本如意头松绿色绣金线重阳菊花的荷包颜色灰白,顿时就有些污了,袭人叹道,“二爷还是这样的不小心,你也不知道这荷包做一个要花费咱们多少的时光,做这么一个荷包,可是比什么都还难呢。”

  “我知道你们辛苦,”宝玉拉住袭人的手,笑嘻嘻的说道,“好姐姐,我下次注意着就是了,绝不乱丢乱放的。”

  “我的小爷,你若是知道就好,大家屋里头这些人,哪一个也不在这针线上利害着,不过是咬牙熬着时间做出来的东西,”袭人把宝玉胸前的通灵宝玉给摘了下来,又用自己的手帕给包着,放在了宝玉的枕头下面,“咱们也不指望着你能做什么,就先给大家省些功夫、顾惜东西就是阿弥陀佛了。”

  “且不用忙,”宝玉笑道,“我知道你们每日陪着我尽有差事要办,故此也不得空给我做针线活,外头那些俗人的东西,我可是一概瞧不上眼,老太太房里头的晴雯,针线上最是出众,我什么时候把她给讨了来,和咱们一块如何?她样貌出众,针线活上又利害,老太太许多东西都是她做的呢,这样的好姑娘,原应该和大家在一块才是,我就算是日日看着她,也是心满意足了。这会子可睡下了?若是还没睡下,你去把她叫来,我和她说,咱们这里头的差事儿不多,人也好相处,只怕她不会不愿意来。”

  袭人脸色微变,“好端端的说她做什么?赶紧着睡觉吧,明日起来只怕还要去舅老爷家请安呢,太太说了,要你去。何况这样晚了,老太太那边必然也睡下了,呼乱叫人,若是惊动了老太太就不好了。”

  如此说了几句话,宝玉才安然睡下,袭人等到宝玉睡着了,才出了碧纱橱,麝月和秋纹两个大丫头在等着袭人,袭人脸上带着愁容,“这小祖宗,这会子还说起晴雯来,说要和老太太讨了她来呢,好不容易才哄睡了。”

  秋纹搓着手,“这可如何是好?袭人你这会子是哄着了,咱们这小爷可是牛心怪脾气,若是一点不如意的地方,必然就是大闹特闹,到时候只怕又是咱们吃不了兜着走,这晴雯都被老太太送出去了,那里还有人给宝玉去讨要的?”

  袭人叹道,“谁说不是呢,只是宝玉还说要她来咱们这给他做针线活呢,明日起来若是还挂念着这事儿,必然要露陷,只盼望着记不得此事就好,”袭人此人有一些痴心之处,伺候贾母眼里就只有一个贾母,被贾母分派到伺候宝玉,眼里头就只有一个宝玉,如今见到宝玉这样想着晴雯,心里头实在是忧心,“不然只怕又要闹起来了。”

  麝月笑道,“只怕再闹也不会闹到那里去,最多咱们吃些排头罢了,咱们这位小爷,发了脾气后也就那样了,不会真的如何的。”

  “都要小心谨慎着些,”袭人不知道为何,知道晴雯被贾母送了出去,晚上又见到宝玉如此挂念晴雯,不知道为何,好像突然就松了一口气,“今个就我来值夜罢了。”

  薛蟠见到了那少女,昏暗灯光之下,不能掩盖这少女的娇媚俏丽,仔细一瞧,赫然是那一日在贾母院外见到拉着小丫头耳朵打骂的丫头晴雯。

  薛蟠转过头来仔细看了看,没错,这是自己房里头,自己虽然有些喝醉了,可到底没有走错房间,“你,你,你,”薛蟠结结巴巴的看着晴雯,“你怎么会在我这房里头?”

  “薛大爷,你又何必如此?”晴雯冷笑连连,双手抱在胸前,一脸的不屑一顾,“你何必装傻?你巴巴的从老太太那里把我讨了出来,放在你屋里头伺候着,这原本也没什么,大家这些做奴才的,到哪里不是伺候主子?就算是来伺候薛大爷也没什么,谁叫大家做奴才的,不能选主子伺候着,”她一挑眉,直视薛蟠,倔强说道,“只是薛大爷不该在这里头故作不知,反而好像是不知道我从那里而来的样子!叫大家这些做奴才的没的笑话!”

  一席话说的又快又急,仿佛竹筒倒豆子一般,急匆匆的就朝着薛蟠扑面而来,薛蟠虽然觉得自己挺冤的,但多少听清楚了晴雯为何来此,“你说是老太太让你来我这里头,”薛蟠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伺候我?”

  晴雯显然觉得薛蟠还在装傻,于是冷哼一声,复又坐下不言语了,薛蟠只觉得又可气又可笑,“这真是有意思,杨枝,杨枝!”他转过头来叫杨枝,“你人呢?赶紧着过来!”

  一连叫了好几声,随叫随到的杨枝都没出现,就连燕儿鸿儿几个丫头都不见踪影。

  /shu/38958/187168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