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三十二、晴雯的性子

一百三十二、晴雯的性子

  这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素来选秀之家,都是靠着这些暗地里使用的手段来免除选秀的差事,若是容貌不出众的,反正横竖选不上,那入宫见见世面也是好的,多少将来也有谈资,但是这容貌出众还有家世显赫的,就未必会愿意卖女儿来换取荣华富贵了,这和许多破落户不一样,有些是期冀于攀龙附凤一步登天的。听说昔日圣后的母家就是笔帖式的小官出身,圣后决意入宫选秀,家里头父母还很是不舍,不过圣后为人有手段,也有容貌,一下子就机缘巧合受了太宗皇帝的宠爱,成为万万人之上的圣后,这条路看着叫人眼热,这些年,和薛蟠一样,不求上进的家族,倒是少见了。

  只是这因病不选的名声传出去不太好听吧?薛蟠摇摇头,他可实在疼爱宝钗,“我妹妹身子好的很,哪里要这个由头,不成不成。”薛蟠连忙说道,“你好歹来换一个。”

  安福海瞪眼,“换个屁,素来人都是这样办的。就你新鲜别致要换别的,我且告诉你,选秀的事儿,不归我管,是敬事房太监办的,那可是万岁的人,我舍了好大的面子,然后还换了不少的东西过去才得了这个帖子,你不要是吧?得,我自己拿回去给别人!”

  薛蟠连忙把折子塞进了怀里头,“拿来了就拿来了,哪里还有拿回去的道理?”

  这事儿还不到解决的时候,安福海也不再啰嗦,他只是问起了薛蟠,“我听说你在宫里头读书,很是安静了些时候?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前些日子和应老四斗法比诗,可真是有意思,圣后她老人家都听说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薛蟠忙摆手,“这也不是什么好名声,我是巴不得闷声发大财,好生读书而已,其余的事儿一概不管,公公也别当做我是惹祸精,我哪里是会这样的利害,走到哪里惹到哪里,我宁愿当散财童子,也不当惹祸精的。”

  “那我说,”安福海笑道,“我想让你当一回惹祸精呢,你当不当?”

  薛蟠脸色古怪的下了马车,刚才安福海的话真是……他有些无语,怎么这些上位者都想着让自己个当刺人的枪?被人当棋子的感觉可真是有些不太妙啊,这时候张管家捧着食盒上前,“大爷,这是太太说给客人南边的点心。”

  薛蟠点点头,把食盒放进了马车里头,和安福海说道,“这是家母送给公公的,是南边金陵的糕点,味道还成,公公只怕是没吃过罢。”

  薛蟠放下门帘离去,安福海看了看那食盒,打开一看,如意糕梅花糕等放在红色的食盒之中分外晶莹可爱,“没吃过?”安福海幽幽一叹,“我早就吃过不少了。”

  薛蟠回到梨香院,想了想,还是先去瞧一瞧晴雯,他问在廊下整理丝线的鹤儿,“晴雯呢?”

  “晴雯是谁?”

  “别胡闹,”薛蟠笑道,“老太太分给我的丫头,在哪里?”

  鹤儿到底不敢和薛蟠较真,老老实实的回答,“在东厢房里头住着呢,”她对着晴雯很是不高兴,气鼓鼓的嘟着嘴,“哼,一个早上了,都没有见到人影,早饭还是叫我送进去吃的,也不出来帮着干活,大爷房里头这么多事儿呢。”

  薛蟠咳嗽一声,“不许乱说话,”他很是威严的说道,“昨个家里头是不是送了一楼蜜桔来?拿几个给你杨枝姐姐吃,你们几个也分着吃罢。”

  他到了东厢房,推开门,只见到晴雯水蛇腰,削肩膀,高挑身材,瓜子脸,杏眼桃腮,云鬓上斜斜插着一根素银的簪子,脑后插着一朵半新不旧的翠绿色绢花,耳朵上挂着米粒大小的珍珠耳环,身上穿着一件淡青色的小袄,下面着藕荷色的裙子,盘膝坐在炕上低着头在绣着什么,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抬起头来,只见到眉眼恰似黛玉。

  晴雯的眼眶有些发红,显然好像是哭过了,薛蟠忙问,“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晴雯声音闷闷的,“笑话,什么人能欺负我了去?素来都只有我欺负人的。”

  薛蟠坐在了炕上,对着晴雯笑道,“那好端端怎么哭了?”

  “只不过是灰眯了眼,”晴雯倔强的说道,“这大好的日子,哪里会哭呢?”

  薛蟠点点头,美人瞧着就是赏心悦目,红楼梦之中丫头各个都有自己的特色,问谁是最喜欢的,只怕是总说纷纭,若是论起美貌来,那晴雯是第一名,这绝对没有任何争议的。只见到她不过是穿了家常的衣裳,居于内室之中,也不掩美颜,须知道贾母是最懂得生活品味和生活情调的,她看上的人,绝对是最好的,“昨个睡的可好?”薛蟠问,“有什么短缺的?若是短了,叫张爷爷或者我那奶妈给你预备着就是。”

  晴雯低着头不说话,薛蟠又问了几句,晴雯还是不说话,“我来了你这里,怎么茶也不倒一杯来喝?”

  “我这里头可没什么好茶,只怕是大爷喝不惯。”话虽然如此说,但晴雯还是站了起来,从暖炉里头提了一壶开水,细细地斟了一杯茶来献给薛蟠,薛蟠接过了茶慢慢喝着,既然是已经站了起来,晴雯就不便再坐下,于是只是垂着手站在一边听吩咐,饶是如此,但她的脸上并没有其余的丫鬟一样露出温顺之色,只是淡淡的。薛蟠喝了一口茶,瞧见晴雯如此,笑道,“你既然来了大家家,是老太太的意思,我做晚辈的自然要收下来,大家家里头规矩不多,事儿也不杂,我素日里头不在家,你自己个过就是,闲暇时候做做针线活,亦或者是和姐妹们到处玩一玩都是无妨,横竖如今都在同一处住着,不过是换了个房间罢了。”

  晴雯不曾想薛蟠居然如此的好说话,怎么和自己听到的不一样?听说这位爷可是会杀人的!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8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