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三十五、螟蛉子

一百三十五、螟蛉子

  原来这几个人到了陕西巷,恰好和咸宁郡王一伙碰在一块了,算起来,咸宁郡王原本算不得什么出众的人物,只不过是其父乃是太祖太宗皇帝庶出的哥哥,得封辽王,宫里头的人都喊他为“老五太爷”,其人贪婪要钱且十分粗鄙,但政治觉悟极高,在太祖太宗圣后相继秉政的时候从来没有犯过错,还一力帮衬着圣后大刀阔斧的改革,故此作为辽王第二子不可能承袭王爵的应无垠,居然也被圣后投桃报李,过继给了其余绝嗣的亲王,封为咸宁郡王,当然了,众说纷纭,说这一位咸宁郡王能够当上郡王,只怕还是最要紧的是,他的王妃乃是圣后老人家嫡亲的娘家侄女儿,虽然不是亲侄女儿,但也是圣后很宠爱的表侄女了。

  咸宁郡王算起来,也是颇为精通兵事的,昔日平高丽之战,他出巡高丽,险些因为扶桑人偷袭故此丢了好些城池,又害得昔日兵部尚书荣仲华不得不亲入朝鲜来收拾残局,后来竟然不幸被扶桑人暗害,咸宁郡王素日里头人混账,但还知道轻重,且深知圣后为人,军功赏罚最是森严,吃了这样的败仗,只怕是不仅是这郡王的头衔要没了,这条命能不能保全都是玄乎,于是在宣州收罗残兵,和如今镇守海东的袁蔚亭一起,趁着平东伯等人打入高丽的时候,一鼓作气戴罪立功,打通了前往板门店之生命通道,后来又助水师大军出海平定扶桑本土,虽然在扶桑烧杀甚多,但多少也是立下了赫赫战功,故此不仅还没有死,反而加官进爵,郡王王爵准许承袭一代。

  至于其余败军之将比如聂士诚等人那些倒霉鬼,早就斩了,那里还有咸宁郡王如此风光。故此咸宁郡王倒是也不蠢。说完了过去的事儿,只是咸宁郡王在扶桑镇守的时候,杀了好些日本人,日本国王遣使抗议,虽然日本战败,但多少也要注意一些国际道义上的影响,故此圣后下令要他归国罚他入宫读书,不许在外面闹事。

  “金兄的父亲平东伯,和咸宁郡王算的上是袍泽了,都是在高丽打过仗的,”薛蟠笑道,“他就算是再年轻,难道也不顾及世伯的面子吗?”

    “文龙兄,”金宁叹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故此他当面在前,我也存了退让之心,但奈何此人十分跋扈,见到我反而嘲笑我是螟蛉子,”金宁双拳紧握,想起今日之事,不免就双目通红,“不堪入咸安宫读书。”

  “侮辱我也就罢了,”金宁咬牙说道,“又说大家乙班之人都是酒囊饭袋,过了年,两班大比必然要让我等好看,到时候只怕这乙班的人,一半要被踢出去。”

    薛蟠听到金宁如此说,不免哀叹,入都之前,他就是有这样的担心,大越朝的龙子凤孙实在是太多了,都中尤其的多,这样王孙子弟满地爬的情况,的确是太常见了,只怕是日后少不了要打交道,如今且不就是马上打交道了?

    事儿不算大,不过是花柳之地的争风吃醋的小事儿,大人物听到这事儿,只是会一笑了之,可非在局中之人,自然看穿了这里头,在局中之人,自然也就不会觉得这事儿是小事儿了,薛蟠见到金宁被骂是“螟蛉子”倒是有些奇怪,“伯父乃是平西伯,怎么……这螟蛉子的意思是?”

  金宁虽然很是伤心,但说起自己父亲平西伯金宝昔日的英雄事迹,倒很是骄傲,“倭人趁着家父去别处救援的时候,偷袭镇守的城池,将祖母母亲姨娘等人一概俘虏,摆在城头逼迫家父投降,家父忠孝难两全,十分难受之时,祖母痛骂倭寇,又好言宽慰家父,从凤凰城上飞身而下,一死断绝家父投降之心,其余的母亲等人都一概跳下,只有我如今的母亲身怀六甲跳下来之后,虽然保全性命,但断了腿,日后也不能再生孩子了,家父深感母亲的忠义,决意终身不再娶,只是将在西郊大营外见到的我收为义子,承欢膝下。”

  原来有这么一节,薛蟠肃然起敬,金宁的父亲面对敌人的要挟,能够动容犹豫显然是珍视家人,这种犹豫反而让人觉得是个真心汉子,其母其妻声明大义知道这事儿无法善罢甘休,反而这么一跳尽显忠义之心,金宝终身不娶,这是何等的痴情,“实在是忠义之家,我实在是佩服的很,那咸宁郡王不过是跳梁小丑,如何和世伯能够相提并论,他为了大越朝付出了什么,世伯又付出了什么?”

  虽然是这么说,但金宁还是有些沮丧,薛蟠知道他怕是被咸宁郡王的那句螟蛉子刺心了,而且既然会做出这样当面讽刺的事儿来,只怕更难听的话儿也有,不单单是这一句,“金兄又何须如此?”薛蟠之前还真不知道金宁不是平西伯的亲生儿子,大约这种八卦,在咸安宫里头也有人说,但薛蟠和金宁等人交好,自然不会听到这些,他安慰金宁,“世伯乃是一等一的英雄好汉,你难道不喜欢当世伯的儿子吗?”

    “绝非如此,”金宁忙道,“父亲大人乃是我一辈子崇拜的英雄,我一辈子效仿的模范,那里会不喜欢,只是自觉有些自惭形秽罢了。”

  “不必如此,以前我听过一句话,能够成为一家人的,必然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你和世伯虽然非亲生父子,但如今能够成为父子,乃是十分的缘分,别人是羡慕不来的,再者说了,你既然以世伯为骄傲,何不学着一些他的霸气和傲然来?这些流言蜚语,自然无需理会,就好像是老虎何必去在意苍蝇的嗡嗡叫?他不过是仗着口舌之快,金兄在咸安宫文武双全,骑射功夫出众,我虽然不知道咸宁郡王如何,但是他一定是比不过你的。”

  薛蟠这是完全安慰朋友的话语了,他委实不知道咸宁郡王如何,只是安慰朋友,故此要把咸宁郡王说的不值得一些。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8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