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六十三、想见圣后

一百六十三、想见圣后

  安福海等人行大礼,真真是望之如同山倾,十分整齐肃穆,秦可卿吓了一大跳,也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只能任凭丫鬟们扶着自己进了此处院落,秦可卿在宁国府是见过世面的,但此处摆设精致不落俗套,花木深深,蔚然秀气,非等闲富贵之人就可以享用的起了,还需经年培养,才有如此繁荣场面,一路上来往的仆妇丫头不多,但都十分拘谨有礼,不敢多说一步话儿,倒是比宁国府还要规矩更大些。

  众人簇拥着秦可卿一起进了内院,那在门外迎接唤作是安福海的人,也跟着一同进来,秦可卿有些疑惑,“此人是谁,素来外男是不许入内堂的,难不成他是?恩,安福海这名字,听着颇为熟悉,是我在那里听到过不成?”

  她却不知道跟在身后的中年干瘦男子就是威震天下可以叫妇孺止啼的大太监,华堂之中已经坐着了一位中年妇人,放下了手里头的书,站了起来,迎接秦可卿等人,秦可卿一瞧此妇人,就知道自己这必然找到了这一辈子之中最为亲近之人,两人虽然容貌不甚相似,但说不出来有一种熟悉之感,神态举止颇为相似,两个人一时间相顾无言,似乎满腔话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薛蟠若是在此地,他一定认识眼前的这位中年妇人就是自己时常在大明宫之中教授太极拳的叶嬷嬷,所以薛蟠一眼就瞧出了她和秦可卿的血缘关系,两个人站在一块,虽然容貌不太相似,但神态举止很是相像,薛蟠若是看到这一幕,也必然会佩服自己的乌鸦嘴,说什么准什么,简直就是在立flag。

  且不说母女多年未见,这一重逢如何潸然泪下。“什么时候拜见圣后她老人家也好,”薛蟠喜滋滋的说道,“听说圣后老人家很是提携后辈,指点迷津的,我这做生意的天分上还差一些,若是圣后能指点一二,说不定还能有更赚钱的法子告诉我,那我可是一辈子受用不尽了。诶,小亮,你看我的那是什么表情?怎么我脸上有花吗?”

  “薛大爷福泽深厚,什么时候见圣后,那是必然的事儿了。”小亮脸色古怪的望着薛蟠,“不过圣后她老人家也不是那么好见的,宁荣二府的人,可是许多年没有得诏入内拜见了。”

  “那可是说不定,毕竟我和你安公公熟悉嘛,”薛蟠嘿嘿笑道,“什么时候安公公能够推荐一二就好了。”

  别人都惧怕圣后,你这小子却是兴致勃勃,要拜见一真容,小亮这下是真的有些无语了,“薛大爷你的胆子可真大。”

  且不说两人在马车里头说笑如何,这是安福海的座驾,来往无忧,一路通顺,一下子就又到了会芳园的后门,这后门对着就是梨香院,薛蟠下了马车,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宁国府这些偷懒了大半个晚上的仆役也要起来应卯办差事了,薛蟠下了马车,倒是没瞧见焦大的身影,于是问小亮,小亮说道,“那尼姑不知道给焦大使了什么药物,咱们出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呼呼大睡,好像是醉酒了一般。”

  “你没杀人吧?”薛蟠问道,“别乱杀人。”

  “嘿嘿,”小亮笑了几下,“若是小的想杀人,那焦大早就死了,大爷的话儿,小的不敢不尊。”

  “这么说就很好,”薛蟠假模假式的冷哼一声,摆出了大爷的一点子架子,“记得把你们安公公的府库资料都写了条子送给我,我要好生挑一挑,可别那些积年的破烂货拿给我。”

  小亮又险些被气的半死,安福海掌管皇家所有的工厂店铺矿山,眼光之高,财富之巨,远超于世人之想象,那里会如同薛蟠所言破烂货呢,这很明显又是薛蟠在乱说话,这一位大爷之前倒也是少年老成的,却不知道今日是为何,大约是大功告成,故此体露出了一些少年心性来。

  薛蟠和小亮摆摆手,走进了会芳园,臻儿就守在门口,薛蟠问:“我这出去了一会,东府里头可还平稳?”

    “好的很,没什么事儿,”臻儿不知道昨夜自己家大爷做了什么勾当,只是据实以告:“就是焦大爷爷又喝醉了,嘻嘻,就醉倒在外头的小巷子里头,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醉的一塌糊涂,这会子被人拉了进去,躺在家里头呼呼大睡呢,管事大叔们骂了个半死,说他这样正经的日子也敢喝醉。”

  看来那老尼姑别的手段没有,这些摆弄迷药的功夫是真利害,自己还要小心谨慎,不要一不小心就着了人家的道儿。

  薛蟠进了会芳园,又去了前面正厅,只见到宝玉和贾珍一起在廊下窃窃私语,贾珍叹道:“不瞒宝兄弟,外头各式各样都已经预备妥当,但你大嫂子犯了胃疼,不能迎接,惟恐各诰命来往,亏了礼数,怕人笑话,因此心中不自在呢。”

  “这又是什么担忧的?”宝玉笑道,薛蟠看着他那面上的笑容可是有些不太舒服,想着听府里头说,那一夜听闻秦氏过世,宝玉可是心疼的都吐了一口血出来,不过是三五日又可以这样的言笑晏晏了,“这有何难,我荐一个人与你权理这一个月的事,管必妥当。”贾珍忙问:“是谁?“宝玉见座间还有许多亲友,不便明言,走至贾珍耳边说了两句,贾珍连忙点头,“此人极好,”他抬起头,见到薛蟠来了这里,又感谢薛蟠,“多谢大兄弟照拂了这么一夜,足感盛情,等忙过了这一遭,日后必然要请大兄弟吃酒的。”

  “恰好大兄弟也在这里头,我有事儿也要你帮衬着,”贾珍见到薛蟠,并邀请薛蟠和他二人一起入了上房来。可巧这日非正经日期,亲友来的少,里面不过几位近亲堂客,邢夫人,王夫人,凤姐并合族中的内眷陪坐.闻人报:“大爷进来了。”唬的众婆娘唿的一声,往后藏之不迭,独凤姐款款站了起来.贾珍此时也有些病症在身,二则过于悲痛了,因拄个拐踱了进来。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8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