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六十四、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一百六十四、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邢夫人看着贾珍如此,等因说道:“你身上不好,又连日事多,该歇歇才是,又进来做什么?“贾珍一面扶拐,扎挣着要蹲身跪下请安道乏.邢夫人等忙叫宝玉搀住,命人挪椅子来与他坐。贾珍断不肯坐,因勉强陪笑道:“侄儿进来有一件事要求二位婶子并大妹妹。”邢夫人等忙问:“什么事?“贾珍忙笑道:“婶子自然知道,如今孙子媳妇没了,侄儿媳妇偏又病倒,我看里头着实不成个体统.怎么屈尊大妹妹一个月,在这里料理料理,我就放心了。”邢夫人笑道:“原来为这个.你大妹妹现在你二婶子家,只和你二婶子说就是了。”王夫人忙道:“他一个小孩子家,何曾经过这样事,倘或料理不清,反叫人笑话,倒是再烦别人好。”贾珍笑道:“婶子的意思侄儿猜着了,是怕大妹妹劳苦了.若说料理不开,我包管必料理的开,便是错一点儿,别人看着还是不错的.从小儿大妹妹顽笑着就有杀伐决断,如今出了阁,又在那府里办事,越发历练老成了.我想了这几日,除了大妹妹再无人了.婶子不看侄儿,侄儿媳妇的分上,只看死了的分上罢!“说着滚下泪来.

  王夫人心中怕的是凤姐儿未经过丧事,怕他料理不清,惹人耻笑.今见贾珍苦苦的说到这步田地,心中已活了几分,却又眼看着凤姐出神.薛蟠没想到今日居然可以瞧见这么一幕,于是也连忙帮衬着贾珍说道,“姨妈,也不是我说自己的表姐多少利害,这外头有珍大哥照顾,可里头的诰命夫人来往,若是没有个稳妥人看着,只怕不成,姨妈和大太太都是长辈,珍大哥也不好意思请两位太太操劳,凤姐姐在咱们那府上,干的活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帮衬着打点一二,姨妈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伏,巴不得遇见这事.今见贾珍如此一来,他心中早已欢喜.先见王夫人不允,后见贾珍说的情真,王夫人有活动之意,便向王夫人道:“大哥哥说的这么恳切,太太就依了罢。”王夫人悄悄的道:“你可能么?“凤姐道:“有什么不能的.外面的大事已经大哥哥料理清了,不过是里头照管照管,便是我有不知道的,问问太太就是了。”王夫人见说的有理,便不作声.贾珍见凤姐允了,又陪笑道:“也管不得许多了,横竖要求大妹妹辛苦辛苦.我这里先与妹妹行礼,等事完了,我再到那府里去谢。”说着就作揖下去,凤姐儿还礼不迭。

  于是凤姐在众人的目光下接过了贾珍递出来的两块对牌,暂时性的接过了宁国府的管理大权,王夫人有些担忧,宝玉有些兴奋,邢夫人有些冷漠,贾珍有些感激,而薛蟠有些玩味。

  “妹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只要好看为上,二则也要同那府里一样待人才好,不要存心怕人抱怨.只这两件外,我再没不放心的了。”凤姐不敢就接牌,只看着王夫人。王夫人道:“你哥哥既这么说,你就照看照看罢了.只是别自作主意,有了事,打发人问你哥哥,嫂子要紧。”宝玉早向贾珍手里接过对牌来,强递与凤姐了。又问:“妹妹住在这里,还是天天来呢?若是天天来,越发辛苦了。不如我这里赶着收拾出一个院落来,妹妹住过这几日倒安稳。”凤姐笑道:“不用。那边也离不得我,倒是天天来的好。”贾珍听说,只得罢了。然后又说了一回闲话,方才出去。

  消息顿时就传出去了,当然,马上就传到了卧床不起的尤氏耳边,尤氏本来就极为美艳,这骤然一病,还真的雪肤玉容都消减了许多,歪在炕上,不着珠玉,只是带了镶着红宝石的抹额,神色恹恹的躺在床上,银蝶端着一碗银耳羹进来,又悄声来报:“大爷把咱们府上的对牌交给琏二奶奶了。”

  尤氏的脸上古井无波,依旧是恹恹之色,“给了就给了,横竖我躺着不能动,自然就派别人料理最好,凤哥儿和我素日里头好,她办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宁荣二府毕竟是隔了房的,尤氏根本不怕王熙凤鹊巢鸠占,来霸占东府的管事之权,再加上她原本就和凤姐关系极好,这给凤姐拿走了管家大权,尤氏是一点恼怒不高兴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倒是觉得颇为松快了些,“咱们家那些东西,惯会欺软怕硬,我素日里头不说,他们倒反而上脸起来,如今有这凤辣子来整人,我倒是少了做这么一次恶人了。”

  尤氏又吩咐,“叫地下的婆子们眼睛擦亮些,不要什么脸色都不知道就碰上去。”

  银蝶应了下来,脸上又露出一丝犹豫之色,欲言又止,“奶奶,有件事儿,我听着蹊跷的很,却是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奶奶。”

  “什么事儿?”尤氏奇道,“你有什么可不说的。”

  “昨个晚上薛家大爷不是在照看天香楼?按照您的吩咐,我三更的时候亲自煮了燕窝,预备着送过去,因是后半夜了,也没有叫旁人一起,我到了天香楼的时候,只见到,只见到里头抬了一具人出来,”银蝶打量着尤氏越来越震惊的表情,犹犹豫豫的继续说下去,“就看到这个,只是其余的也不敢看了,怕被人发现这才回了来,只是我今日又去了天香楼,小心的瞧了瞧那棺木之中,大奶奶的遗体还是在的。”

  尤氏瞪大了眼睛,“这事儿……可是真的!”

  “我不敢对着奶奶撒谎。”

  尤氏支起了身子,瞪大了眼睛苦苦思索着,因为是在病中,脸色特别的吓人,“这事儿,难不成是?”突然之间她似乎想通了什么,身子放松了下来,软软的靠在了织花枕上,“不管是死还是活,只要离开了大家东府,这事儿就是完了。再也没有人会来惊扰这个家了。”她懒洋洋的吩咐,“银蝶,这事儿就不必说出去了,烂在肚子里就成……这小蓉奶奶,哎,到底是没福气,年纪轻轻就走了。”

  话说宁国府中都总管来升闻得里面委请了凤姐,因传齐同事人等说道:“如今请了西府里琏二奶奶管理内事,倘或他来支取东西,或是说话,大家须要比往日小心些.每日大家早来晚散,宁可辛苦这一个月,过后再歇着,不要把老脸丢了.那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一时恼了,不认人的。”众人都道:“有理。”又有一个笑道:“论理,大家里面也须得他来整治整治,都忒不像了。”那宁国府中婆娘媳妇闻得到齐,只见凤姐正与来升媳妇分派,只听凤姐与来升媳妇并众婆子说道:“既托了我,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我可比不得你们奶奶好性儿,由着你们去。再不要说你们`这府里原是这样'的话,如今可要依着我行,错我半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现清白处理。”凤姐吃了一口茶,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环视众人,“都听见了吗?”

  众人低头不敢多说话,只是说道:“都听明白了。”

  凤姐得意的抬起头,“那日后就按照着规矩来!”

  /shu/38958/187168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