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当然想要

五、当然想要

  在薛蟠看来,不是亲近之人的求助请教,旁人所谓的“难事”,一般来说都是刁难了,想着这忠顺亲王天潢贵胄,怎么会有什么疑难之事无法解决,王府的那些长史官员都是干吃饭不干活的吗?绝对不可能,另外能够被圣后看中,从无名宗室一跃成为下一任皇帝的热门人选,备位东宫的未来式,自然也是才华横溢天纵之才,那么也只有剩下一种刁难的意思在里头了。换个角度来说,如果真的是忠顺亲王都无法解决的事情,那么薛蟠一个小人物,还能解决什么?

  只是他到底不如咸宁郡王跋扈,薛蟠不是傻子,不可能说一味着当强项令,做出恃才傲物的事情来,不分场合的装逼犯,向来死的很惨,薛蟠谦逊笑道:“能力有限,难题我却是解不开,但若是王爷得空,倒是可以和我说一说,很愿意听一听。”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忠顺亲王说道,“今日祭酒请吾等过来,只怕有要紧的事儿吩咐,过了今日,咱们横竖还要去蜀中,到时候一起的时光多些,本王再来请教薛同学是了。”

  想必这难事儿,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义忠亲王笑眯眯说道,“王兄惯会喜欢使唤人的,这里头这么多才子,我好不容易觉得薛同学不错,你倒是不谦虚,一见面就要派他差事了。”

  “哪里的话,我不过是为国找人分忧罢了,”忠顺亲王笑道,“人尽其才才是好的,薛同学在咸安宫读书,身上又有官儿当着,问他讨要个主意也是理所应当。”

  义忠亲王笑而不语,反而问起薛蟠最近可有什么大作,薛蟠说近日年关匆忙,又潜心预备着要认真读书,专心功课,好预备两班大比,故此就没有写什么诗词。义忠亲王笑道:“我那里头风雅之士甚多,都是一些风流不俗的饱读诗书之人,虽然比不上北静王兄那里头人多,薛同学若是不嫌弃,什么时候请过来过来作诗谈天,如何?”他见到忠顺亲王在身侧,“王兄也一起过来,咱们咸安宫的,都在一起读书,乃是十分的缘分。”

  “罢了,我又不通诗词,去了你那里也是无事,只怕也是喝酒而已,”忠顺亲王摇摇头,“还不如自己个呆着,说不定还能瞧几本书,”他看着薛蟠,颇有兴趣,“薛同学如此潜心学习,难不成预备着在两班大比之中要夺回‘北海如意’?”

  听到义忠亲王最喜欢的是吟诗作对这种事情,薛蟠顿时打定主意,绝不会上义忠亲王府一步。

  乙班的同学们见到薛蟠和两位亲王谈笑风生,丝毫未露怯色,不由得心里头暗暗钦佩薛蟠胆子极大,和这些超品的亲王都能如此谈笑自若,顶住一个咸宁郡王算不得什么,可对着这两位真正的天之骄子,还能如此,这时候听到忠顺亲王如此说,众人都竖起耳朵仔细听薛蟠如何回答。

  薛蟠微微一笑,“两班大比虽然是比赛,但到底还是要考校大家伙同学们在咸安宫之中读书如何,比赛不过是一个形式,最要紧的要看自己学了哪些,能发挥出那些,王爷说的想要夺回‘北海如意’,说是不假,那必然是违心的假话。”

    听到薛蟠如此说,围在两位王爷身后的甲班学生们,在边上不由得冷哼一声,看着薛蟠的眼神都不是很友善,你们乙班之人向来都是陪读书的角色,如今居然也敢造反了?

  众人不免有些惴惴,若是两位亲王也出口呵斥,只怕是大家伙的小心脏不免有些受不住,薛蟠笑着继续说道,“不过这学有所成,总是要表现一二,若是能够让大家伙瞧见乙班的同学学了多少东西,都发挥出来,我倒是觉得,王爷,比夺什么第一,要来的更有用一些。”

  忠顺亲王矜持一笑,也不言语了,义忠亲王拍拍手,“说的好,文龙,你有此心,咱们这一次两班大比可就有意思多了,以前都是敷衍了事,这一次若是你乙班能够夺魁,我必然亲到乙班恭贺大喜。”

  义忠亲王不亏有贤王的称号,若是乙班夺魁,他身为甲班之学生,面上可没什么光彩。忠顺亲王不和薛蟠说话,倒是问起了义忠亲王,“王兄,今日祭酒召集我等之事自然等会就有吩咐,我听说工部那边,上了好几个有关于新建蒲州到定安州官道的折子,怎么都没过通政司,这事儿可不能耽搁。”

  义忠亲王名字叫做应无忌,而忠顺亲王之名唤作应无病,两者都是宗室之中不算近支的族人,算起来都是如今皇帝的侄子辈,应无忌听到忠顺亲王如此说,笑道:“王兄,通政司可不是我在管啊,上头正经还有通政司使呢,通政司掌管政务院文书上下达,应该不会拦了王兄上的折子。”

  “不过这事儿,王兄我倒是有些耳闻,这官道之事,素来是工部在抓,这没错,只是这经费,早就拨给了工部,不至于说如今才年初,这修路的银子就不够了吧?我想着通政司拦住工部这个折子,应该也是这个缘故。”

  “话是不错,只是寅吃卯粮,乃是素来之常见事儿,”忠顺亲王无奈说道,“前年去年在蜀中已经修建了好些官道为了就是平香格里拉国后勤无忧,前几年工部营建官道的预算,不仅尽数丢进去,还把接下去几年的银子都填进去了,故此今年虽然才开春,但陕北此地的官道营建,就还需要再增拨款项了,问了户部,那边给我不做答复,原本是不愿意再给钱,只是却不过我的情面,说要政务院下令,他自然二话不说,我这上了折子,你倒是又给我拦住了,还在这里给我耍花腔。”

  “这可确实是冤枉我了,”义忠亲王笑道,“我可不敢拦着王兄的差事,这是通政司使的意思,说是如今西南初定,百废待兴,陕北的官道虽然重要,却还不及别的个。”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8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