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七、示警

七、示警

  何况去蜀中,又不是打仗,想必也没有什么生命威胁,故此王恺运说明此事,众人都是无异议,自然也没有说话,只是这时间未免太着急了些,没几日就要走人了。

  王恺运吩咐完了这事儿也就转身走人,薛蟠转过头来见到众位学生神色轻松,正在相互交头接耳,于是预备着和众人一齐退下,行到正殿之外的时候,却是被人喊住了,“薛班首,大家家王爷请您等一会,他还有话要对你说。”

  “哪位王爷?”

  “义忠亲王。”

    这事儿都完结了,怎么还有事儿?薛蟠站在汉白玉的栏杆边上,等着义忠亲王的到来,不一会众人散尽,义忠亲王翩然走了过来,朝着薛蟠拱手,“适才人多,倒是有些话儿不好说,故此特意叫伴当将你请了下来,特意说一会话儿。”

  “王爷有什么事儿吩咐?”

  “文龙你是否知道这一次去蜀中,要大比的题目是什么?”义忠亲王笑道。

  “这个么,倒是不曾得知,”薛蟠摇摇头,“王爷难道知道?”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义忠亲王叹了一口气,“去蜀中路途不平静,到时候事儿颇多,我不能说太多的事儿,只是文龙你要小心一些,这一去,凡事要多加小心,只怕有人对着你不利!”

  薛蟠后颈上的汗毛不知道为何突然竖了起来,他心里头扑通狂跳,义忠亲王示警,“王爷的意思是?”

  “凡事要多加小心,”义忠亲王脸色不佳,阴着脸对着薛蟠说道,“这一次两班大比,非比寻常,如今看着不用和甲午之战那样上战场冲锋陷阵的,但只怕凶险,还是不少。若是稍有不慎,只怕就此沉沦,再无起身的机会。”

  义忠亲王说完了这话,拍了拍薛蟠的肩膀,“文龙你是俊才,本王甚是喜欢,故此特意留了你下来,叮嘱一二,凡事小心谨慎总是没错,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义忠亲王翩然离去,薛蟠呆立原地,皱眉苦苦思索,不过是两班大比,能有什么凶险之事?但是义忠亲王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无的放矢,而只是说一些恐吓的话,说来也奇怪,虽然和义忠亲王没有见过几次面,但是对于应无忌的人品,薛蟠倒是颇为信得过。

  薛蟠拾步下了正殿的汉白玉台阶,慢慢走回了乙班的偏殿,甲班在东偏殿,乙班在西偏殿,彼此遥遥相对,他不知道自己和义忠亲王的这一番窃窃私语,早就被人看在了眼里。

  “王爷,可瞧见了吗?这小子,倒是受人欢迎的很哪!”

  “这有什么,咸安宫之中,最不缺的就是这样受欢迎的人,我的意思,还是要在西行的路上,看看他这个人,有没有传说中那样的有才气!”

  薛蟠回到了西偏殿,众人围了上来,问薛蟠有什么需要特别说明的,这一次日程已定,明日大家伙就返家准备行李安排人马一起出行,义忠亲王如此谨慎私下示警,只怕是有的确艰难的时候,不过这时候还不能说,薛蟠从衣袖里头拿出来了之前预备好的单子,一一的吩咐下去,“除却自己要用的东西外,最要紧的还是要带自己个擅长的东西的装备,比如这魏兄,你的算盘是要带好的,我自然要把避瘟丹这些药物带去,这是我家里头有的……马兄,咱们还不知道要干什么,若是方便,不如你家里头的那些种子之物,也可以顺便带一些。”

  这一位马杉,其父乃是户部的大司农,专门负责农业种子贮藏之事,让他来负责这个,倒是恰得其妙。

    于是如此一一分派,就连卢连山也领到了不少的东西,众人都纷纷应下,又笑:“班首如此细心,只怕是将来统率一军,都是手到擒来。”

  “别瞎扯淡。”薛蟠笑道,“还是那句话,别的都可以不带,这钱先生是不能不带着去。”薛蟠笑道,“若是要比钱,咱们别的不说,先砸个金山银山去,多少也要压他们一头才是。”

  众人商议定,于是纷纷出了咸安宫,预备着各自准备,薛蟠特别看重金宁等人,又拉着他们细细说了一些话儿,如此到了午后才出宫去,回家准备。

  到了家中,和薛姨妈一说,薛姨妈虽然很是无奈,倒也没法子,只能是一叠声的叫杨枝过来,预备好薛蟠的包裹之物,“你舅舅才预备着回来,你倒是又要去蜀中了。说起来你们舅舅外甥两个人,还没有正经得好生见过面,如今不知道能不能在路上遇见。”

  薛蟠笑道,“舅舅大约是要从大运河走,大家听说是西进先去长安,然后再改走秦岭古道,大约是见不着了。”

  薛姨妈又说让薛蟠去告诉一下王夫人,“到底是住在这里头,你既然要出门,还是要和你姨爹姨妈说一句才是。”

  薛蟠领命,于是就朝着王夫人的上房走来,到了王夫人房内,见到王熙凤正在和王夫人说着什么账本的事儿,见到薛蟠进来,连忙掩住不提,王夫人让薛蟠坐下,又叫彩云献茶,薛蟠说了预备着出门,要跟着咸安宫的人一起去蜀中历练,王夫人说道,“这可不是近的地方,蟠儿你若是出门去,家里头就你娘和妹妹两个了。”

  “是,”薛蟠笑道,“故此还要请姨妈和凤姐姐多照顾一二。”

  凤姐笑道,“哎哟哟,这还有什么可说的?都是自家人,姨妈住这里头,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哪里还要你特特的吩咐,难不成你把大家当做外人了?”

  “这可不敢当。”

  王夫人点头道,“很是如此,别说是自己亲戚了,去年那府上蓉儿媳妇过世,你也好生忙了许久,谁不说你的好?连老太太都夸奖你呢,说你能干又懂事。”

  薛蟠自嘲:“可不懂事,若是我妈听见了,只怕又要说我不学无术了。”

  “这事儿倒是也该告诉老太太一声,”王夫人笑道,“凤哥你且带着你表弟去禀告老太太。”

  /shu/38958/187168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