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一、露一手

四十一、露一手

  探春这么说,湘云抚掌笑道,“必然是薛家哥哥心动了!”

  薛蟠微微一笑,也不否认,“如此美景,可真真是有良辰美景奈何天之感,谁不心动?”

  众人又说黛玉曲子选得好,《梅花三弄》的历史典故是东晋大将桓伊为狂士王徽之演奏梅花《三调》之事。王徽之应召赴东晋的都城建康,所乘的船停泊在青溪码头。恰巧桓伊在岸上过,王徽之并不相识他。这时船上一位客人道,“这是桓野王(桓伊字野王)。”王徽之便命人对桓伊说:“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伊此时已是高官贵胄,但他也久闻王徽之的大名,便下车上船。桓伊坐在胡床上,出笛吹三弄梅花之调,高妙绝伦。吹奏完毕,桓伊马上上车走了。宾主双方没有交谈一句话。晋人之旷达不拘礼节、磊落不着形迹,由此事可见一斑。虽然这会子没有梅花,但是桃花飘落,众人又有送薛蟠之意,倒是符合了此曲的意境。

    听到薛蟠如此说,众人都是点头,李纨叹道:“这么多年了,瞧来瞧去还是咱们家的女孩子最出众,听说宫里头,前头英宗皇帝留下来的惠庆公主,也是国色天香的,但我没见过面还是敢说,谁也比不过咱们家的姑娘们呢。”

  宝玉看的眼睛都直了,喃喃说道,“好妹妹,今日得你这一曲,只怕即刻死了也是甘心!”

  “你又浑说了!”探春怕在座的人生气,连忙说道,“二哥哥,大好的日子浑说什么呢!”

  若是往日,黛玉必然生气,只是今日她心情极好,倒是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冷笑一句,“这么多姐姐妹妹的,若是见到一个,就要死一次,你有几个身子能死的过来的?”

  宝钗笑道,“正是如此,颦儿说的极是,不过虽然是红口白牙,未知生焉知死?宝兄弟还是不必多说这些。”

  “还是宝姐姐最好,”黛玉笑道,“把孔夫子的话儿都搬出来了。”

  宝钗微微一笑,也不言语,宝玉自觉得失言,脸上通红一片讪讪的,李纨忙道,“四丫头画了好些时候了,却不知道如何,咱们赶紧去瞧她的。”

  众人到了惜春边上,只见到这一幅花下抚琴图,已经是颇有初稿的迹象,只是描白,却还未上色,惜春放下笔,“笔力浅薄,只怕画不好林姐姐。”

  “这有什么呢?”黛玉笑道,“你慢慢画就是,不急在这一日,等着蟠哥哥蜀中回来再看也成。”

  “这话不错,”薛蟠笑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惜春作画,虽然是寥寥数笔,但颇具顾恺之之洛神赋的风韵,“画贵在细,贵在精心雕琢,这是急不来的。若是不小心把你林姐姐脸上多点了一颗痣,你林姐姐岂不是要被笑话了?”

  众人说笑了一番,复又回到位置上,惜春命入画把画儿给收起来,回去再仔细上色,众人一一都有才艺表演,探春写了一幅字,她的书法极好,肆意潇洒,颇有苏东坡的风韵,迎春念了一段道歌,语气温柔,不过是唱了一段就满脸通红不再唱下去了,倒是李纨出人意料,“见到这么好的桃花,倒是想起了诗经上的几句诗来。”

  李纨之父乃是国子监的官员,算起来这是家世渊源,诗书原本就是极通的,故此李纨倒是让人出乎意料,吟诵了一段《桃之夭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古时候的吟诵,和朗诵差距很大,这有一些腔调,还有一些韵味,几句诗经吟诵下来,原本覆盖在李纨身上的那些古板低调的伪装一下子就被脱下来了,众人纷纷点头,“实在是应景。”

  众人都一一表演了一番,不拘是什么,横竖都是自己家逗乐子,薛蟠看着十分高兴,就连宝钗也下场,唱了一小段不知道从何处学来的金陵小调,倒是让薛蟠有些惊讶之余不免感叹,女孩子年纪大了的确是有了自己都不知道的心思了。

  宝玉见到众人如此高兴,言笑晏晏,自然就不能免俗,又是做了一首贺寿诗上来,湘云探春和黛玉凑在一起,把宝玉的这诗批判的一无是处,“宝哥哥今日你是必然要殿后了。”

  宝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在这些如花似玉的姐妹们面前倒是颇有唾面自干的气概,“姐妹们都是大才,我原本才疏学浅,殿后倒也没有什么关系。”

  “这可不成,”黛玉嗔怪道,“既然是殿后,可不能不罚,就罚你给大家斟茶。”

  宝玉连忙答应下来,平儿拦着说道,“这可不成。”

  “没什么不成的,”众人都笑,“应该他来。”

  “不过蟠哥哥倒还没有做什么呢?”黛玉转过头来,“宝玉你且慢着点,蟠哥哥还没有献艺,若是不好,还是让他来罚倒茶才是,宝玉你倒是可以免了。”

  李纨笑道,“很该如此,我虽然每日不出门就呆在家里头,可薛大兄弟在外头的才名,我也时常听闻的,诗词拜读过,佩服的紧!说起来,家里头的姐妹一个都不如你,更别说是宝玉了,往日里头都在厮混,薛大兄弟最会打马虎眼,混过去也就罢了,只是今日,你可是主角,大家一是给林丫头庆生,二是专门来梨香院送你的,今个若是不把真本事给露出来,咱们啊以后就再也不敢登门来了。”

  她在众人之中年纪最大,众人也都很是信服她,这么一说,委实是这个道理,众女看热闹不嫌事大,也是起哄不已,宝钗抿嘴微笑,“看着哥哥今日是躲不过去了。”

  “万万没有躲过去的道理,”薛蟠环视众人,只见到张张如花笑靥,都对着自己露出或者是温柔,或是俏皮,或是好奇,或是可爱,或是促狭的神色,“大家伙来送我,我实在是高兴的很,大嫂子说的不错,若不露一手,实在是说不过去。”

  /shu/38958/187169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