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五、大罪知否

五十五、大罪知否

  长孙文林虽然是名字里头带着一个文字,却一丁点儿斯文的东西都没有学上,倒是挺粗鲁的,众人听到这话不由得皱眉暗暗摇头,也是这些日子已经受了不少的打击,长孙文林这话,虽然有些难听,可众人却知道,这是梅安国的地盘,刚才还世侄世侄的叫唤着,这会子客人们被羞辱了,这主人家面上总是没光彩吧?

  薛蟠不动如山,只是举起酒杯慢慢的喝着,眼睛却是和众人一样,若无其事的望着梅安国,梅安国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之色,“这是咸安宫乙班的学生,班首薛大人,乃是西南行辕大总管之外甥,算起来不是外人,怎么可能是招摇撞骗的骗子呢?大人说笑了。”

  “是吗?”长孙文林故作惊讶的说道,“大总管的家人在此,本节度倒是不得不来见了,请问这人在何处啊?”他左右特意看了看,偏偏是不看坐在客座第一位上的薛蟠,除却主座的梅安国之外,就剩下薛蟠坐在首座了,不看薛蟠,却倒是张望,这是什么意思?

  薛蟠慢慢的放下了酒杯,不过他脸色如常,或许是已经适应了这种场合,这种有人特意来打脸的场合,别说是在金陵扬州的经历,那些都太久了,自然不必细说,但薛蟠到了都中之后,应弘、咸宁郡王,无一不是突然之间来找自己的麻烦的,哎,谁叫自己是主角呢,总是有反派来想着打击自己的嚣张气焰的。

  梅安国起身,朝着薛蟠这边先容,“这一位就是咸安宫乙班班首薛蟠。”

  “哦?”长孙文林转过头来,似乎才看到薛蟠一般,“你就是薛蟠?”

  “在下正是,”薛蟠慢慢的站了起来,朝着长孙文林做了一个揖,这时候自己不要出什么很冒昧的礼数失误就成,“不知道节度使大人有何指教。”

  长孙文林很没礼貌的越过了梅安国,大喇喇的坐在了梅安国原本的主位上,这么一来,好像这一次宴会是他举办的一般,“我听说行军大总管有一位外甥,很是聪明伶俐,且才学武功都很是了得,是不是就是你啊?”

  “不敢当,”薛蟠笑容可掬,笑的特别让人恨得牙痒痒的那种,“无非是江湖上兄弟太爱,甲班的同学们衬托罢了,算不得什么,倒是让节度使见笑了。”

  “嘿嘿,”长孙文林嘿嘿冷笑一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即放下酒杯,铜铃一般的眼神直射薛蟠,“薛蟠你可知罪?”

  长孙文林带来的伴当一起高声呼喝,“薛蟠,你可知罪!”

  声震长空,厅堂之中的杯碟瑟瑟作响,众人脸上不由得巨变,薛蟠心里头跳的极快,脸上却是丝毫不露,这样剑拔弩张的场合,他倒是也还笑的出来,“不知道我罪在何处呢?”

  “节度使大人,”梅安国冷冷的说道,之前长孙文林来此地耀武扬威,横竖他原本就是这样的性子,倒也罢了,可薛蟠是自己请来的,又是自己为了和王子腾乃至王子腾身后在毓庆宫的那一位九五之尊永和皇帝搭上桥牵上线的关键所在,起码在自己这个地方,不能够容许薛蟠被长孙文林羞辱去,“这是判官府,且薛大人乃是本官请来的宾客,罪不罪的,且不用在这个一时说罢?”

  “开什么玩笑!”长孙文林毫不客气的呵斥梅安国,“你这话就是透着一股子的迂腐之气,难不成是因为你在请客吃饭,这贼子就不能拿下吗?”

  “自然可行!”众人又是高喝。

  众人又是变色,不免惴惴不安的左右对视,长孙文林察觉到了众人的变化,心里头不免十分得意,这是他对付手下那些总兵将军们的招数,若是偶有刺头不服气的,这样一番呼喝下去,保管是服气之极,可他看向薛蟠,倒是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惊恐面容,薛蟠的脸上挂着一副很是玩味的戏谑。

  “节度使大人,您别光打雷不下雨啊,”薛蟠微笑的望着公孙长林,蜀中流行的宴会风俗,倒是有些汉唐古韵,大家伙都是席地而坐,后头摆着一些靠垫等物,薛蟠歪在垫子上,神色有些不屑,又有些无趣,“我这犯了什么罪过,我实在是愚笨的很,不知道在那里犯了什么罪,您指点迷津一番也是好的,最好你就把我给拘了,”薛蟠伸出手掏了掏耳朵,“我就不必去天竺那里,万一以后两班大比输了,我也有的官司可以打,不是吗?”

  “好一张利嘴啊,”长孙文林冷冷望着薛蟠,“本座乃是川西节度使,担任的是武职,”他瞥了边上的梅安国一眼,“不会和你等一样,只知道打嘴炮,我且问你,你来蜀中的时候,可是领命而来?”

  “既然是领命而来,怎么还在这里头饮宴吃饭?却不去做差事?”长孙文林喝道,“如此耽误差事,怎么不是大罪?!?!?”

  “怎么不是大罪!?!?!”长孙文林的亲随们复又高声复述呼喝了一番,“大罪大罪大罪!”

  “节度使是怎么回事,这些人请来这样的聒噪,是怕我听不见吗?”薛蟠掏了掏耳朵,皱眉说道,“我的听力好的很,不需要这些人再啰嗦这么几句,我是不是大罪,这倒是不用您来评定吧?须知道我可是咸安宫的学生,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若有什么作奸犯科的事儿,我只是归着咸安宫的师傅来管,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节度使你好像并非咸安宫的师傅,我罪不罪的,轮得到你来评判吗?”

  薛蟠见到公孙长林来找茬,那么自然就不会客气,理所应当的反唇相讥,“对了,当然,节度使大人嘛,是有秘折上奏之权的,若是大人觉得我太过于跋扈,当然可以就上奏折弹劾本官,那么到那个时候,只怕是圣上更为关心,为什么川西节度使会多给了三千人给甲班的学生,而不是我在这里的延误之罪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9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