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七、匹夫之勇

五十七、匹夫之勇

  话说的难听,却很是直接,也极具道理,只要是有人成功了,谁还会在意失败者的托词呢?到时候薛蟠这些人在有心人的调控下,反而会被人鄙夷输不起的样子,长孙文林环视众人,“你们这些人,注定就是没出息的东西!”

  “失败了,不成器?”薛蟠这时候的气质突然一变,变得如同宝剑出鞘锋利无比起来,“这几个字还是还给你罢!”

  薛蟠刷的站了起来,走到当庭之中和长孙文林遥遥相对,他直视长孙文林,“川西节度使你,似乎是身居高位,高官厚禄享受着,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个的事儿了?”

  “大胆!”长孙文林边上一个老鼠须的瘦小男子跳了出来,“居然敢对着节度使大人不敬!”

  “川西军务松弛,算起来,都应该是你节度使大人的功劳,请你也不必说什么平定西南之战了,若不是行军总管大人来给您擦屁股,就靠着你那些屡战屡败的兵丁,和你那愚蠢的指挥,只怕你现在就已经在刑部的大牢吃牢饭了罢?”

  “打量着谁还不知道呢?”薛蟠慢慢上前,目视长孙文林,长孙文林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之色,“你身为节度使,若是在外头屡战屡胜,大胜归来,就算有什么跋扈的地方,大家只会佩服你这作战勇猛大英雄而退避三舍,比如这咸宁郡王,虽然和我不和,但我倒是佩服他为国厮杀战场,佩服他是一条汉子,可你呢,节度使大人,李曼,”薛蟠盯着长孙文林,对着身后的李曼大声喝道,“你博闻强记,知道不知道咱们这一位节度使大人有什么辉煌的战绩啊。”

  “有的很,”李曼心领神会,“永和二十一年三月,对香格里拉国作战,丢蒹葭关,阵亡三千一百六十一人;二十一年七月,有奸细混入阆中大营,引发军火爆炸,军士伤亡一百五十六人,二十一年八月,川西布政使弹劾川西节度使侵占地方良田,敲诈勒索,兰台寺查获属实,命令节度使退出非法所得;二十二年,出击普下关,节度使大人亲自率领一万人马被围困在焦龙谷三天三日不得突围,坊间传闻,节度使大人私下对着香格里拉国米蓝土司受贿,才让他不发动歼灭之战,后来还是西南行军大总管率领大军前来增援,节度使大人才能全身而退,至于在兰台寺或者是兵部其余的小事儿,我就不说了……”

  薛蟠嘴里啧啧称奇,“节度使大人的战绩真是显赫啊,若不是李兄这么一说,我还还真不知道节度使大人这些年,倒是一点战功都没有,合着都与民争利了!”

  饶是这样的场景,咸安宫等人也不免嗤笑起来,梅安国担忧局面不可收拾,但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论起刺人心来,薛蟠的确是太利害了。

  长孙文林猛地拍桌而起,预备着叫人拿刀上来,“刀呢,刀呢?!”他的眼中冒出怒火,呲牙对着薛蟠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话,“兔崽子,今个本座就亲手宰了你!”

  “节度使大人,”梅安国悠悠提醒,“您大概是不清楚,薛班首是正六品的中书舍人爵位,从六品的金陵织造府提督,你大约是没有资格处置他的,还是别动刀枪的才好。”

  众位伴当知道自家主子气急,自然不会火上浇油,于是纷纷劝阻,又连忙陪着小心说好话,“主公,”那个老鼠须的人又跳了出来,“这个小子这样不识抬举,就请他多喝几杯,咱们蜀中的剑南春,多少要灌他一缸下去才好。”

  “正是如此,”众人讥笑不已,“既然是俊才,总不会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吧,难不成就喝这么一缸,就能醉死不成。”

  “可笑,”曹成拍案而起,“我等岂是和你们一般,都是酒囊饭袋!”

  “小子你骂谁呢!”

  “找死不是!”

  谁说官场上人人都是彬彬有礼,比试过招之间不带丝毫烟火气的,显然这些新入官场的菜鸟们,在蜀中这里,受到了一番别出新意的洗礼,这样粗鲁的现状,虽然不是常态,也是在官场上可能发生的。

  薛蟠微微一笑,他转身看了看众人,又转过头看看长孙文林,“我观节度使大人坐镇蜀中,威风八面,长相也很是威武,倒是有些像这蜀中的大将,昔日的张飞张翼德呢。”

  长孙文林的确是以张飞自诩,只是得了张飞的鲁莽,却无张飞的勇武,他嘿嘿冷笑,“小子这会子想要拍马屁,只怕是迟了,你就安心喝下一大缸酒,再好生在这里头睡几日,我说不得心情好,就不揍你了,还是和以前一样,你跪下来学狗叫,本座就绕过了你!”

  “别着急,我还没说完话儿呢,”薛蟠笑道,“你说这张飞后来是怎么死的?哦,对了,是被手下那些看不起的人在醉梦之中给弄死的,还白白被割了首级而去,啧啧啧,有勇无谋,不修身敬德,就是这个结果了!”

  凡是在战场上厮杀的军人,都是十分忌讳这些东西,薛蟠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咒长孙文林了,“好狗胆,”长孙文林怒极反笑,他慢慢站了起来,“今日不给你一个教训,本座这个节度使也就没面子当了,来人,”他怒喝道,“拿刀剑来,我要和这一位嘴巴上功夫了得的薛班首比一比剑术,看看他手上的功夫如何!”

  金宁自告奋勇,他知道薛蟠虽然平时喜欢锻炼,但远远没有到达和人比赛的境地,且这一位长孙文林虽然看着粗鲁,但剑术甚是了得,昔日乃是大内禁卫第一剑术高手,非等闲人可以相比,“节度使若是要和人比试,那么先过了在下这一关!”

  “你胆子不小,”长孙文林手一挥,让人拦住金宁,“本座一言既出,就绝不食言,今日我必然要和薛班首比试一番,看看他的嘴巴和手上的功夫是不是一样的利害!”

  /shu/38958/187169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