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七十三、史家的过去

七十三、史家的过去

  王子腾的笑容稍微收敛了一些,“史家?蟠儿你大约还没有见过史鼎史鼐兄弟二人?”

  “史家的人似乎不怎么来西府,”薛蟠说道,“时常来的只有史大妹妹,其余的仆妇丫头之人倒是见了几个,听说史大妹妹的这两位叔叔都是侯爵在身,一门二侯,端的是显赫异常,我入京之中去史家拜访过一次,只是没见到两位,放下了礼品也就回来了。”

  “史家……”王子腾摇摇头,“其余的话儿我不评价,你日后回京去出仕了之后总是会有接触的,说起来这家族的荣耀,还是看在你那史大妹妹为圣后捐躯的父亲换来的。”

  原来史家的发源起于史太君贾母的父亲一代,其父鼎盛时候不仅开国的时候征战沙场赚有了保龄侯的爵位,更是担任了尚书令的官职,尚书令就是如今政务院的前身,大越朝以前的宰相,而且这个宰相权力十分巨大,如今政务院是群相制度,而在太祖朝,宰相就只有一人,那就是尚书令。

  保龄侯权柄之大,且独相多年,可以说大越朝的制度典章等都是由其一手创立的,虽然不及开国顶尖元勋们那样可以得封王爵,但手里头的权柄不知道比他们大到多少倍,就连太祖雄才大略对着保龄侯也颇为忌惮,有一次御前奏对,保龄侯自诩财计过人,对着太祖皇帝乱插手政务十分的不满,开门见山的反驳起来,太祖皇帝大怒,但又知道保龄侯这个尚书令当得很是公允,没有什么私心,除了生气之外也只能赌气说了一句:“难不成我大越朝就你保龄侯一人懂得治国理政吗?”

  但也就是这么说了一句,太祖皇帝虽然对着争夺帝位的诸子十分严苛,屡兴大狱,把昔日和自己一起并肩作战的袍泽打击甚多,但心里头是明镜似的,知道那些不能乱,故此虽然有抱怨之语,依旧是倚仗保龄侯治国,还时常赏赐有加,不过保龄侯也明白伴君如伴虎,且素来独相的结局很悲惨的道理,在尚书令的位置上从来不结党营私也不贪婪财物,凡事公允为上,有人攻讦他独断专横,却倒是谁都说不出他别的不是来,年纪一到就告老还乡,太祖感其善政,特许其再承袭侯爵一代。

  到了其父的时候,这治国理政的功夫没学会,武艺倒是还留了下来,父子相继为宫中领侍卫大臣,戍卫宫禁,原本也不算是有才之人,故此只是守住家业而已,到了史湘云的父亲史檙这一辈恰好遇到了金谷园之变,史檙到底是将门后人,知道忠义二字,自己带着十几个御前侍卫,就守在圣后的寝宫前,以一己之身,死死守住了一个时辰,给圣后的出逃提供了充分的时间,两王攻破寝宫之后,见找不到圣后恼羞成怒,将史檙五马分尸泄愤,圣后后头卷土重来,处置了两王之后,感念史檙忠义,史檙那时候降袭为保龄伯,复又升为保龄侯,而史檙无子,只有史湘云一位女儿,故此将史檙的两位弟弟,史鼎和史鼐扶起来,一个承袭保龄侯,一个新封了忠靖侯,一门两侯,实在是鼎盛无比。而湘云的父亲史檙为国捐躯后,其母哀痛不已,不久也旋即去世,只留下这正经的忠义之后,却只能是跟着两个叔叔过活。

    薛蟠叹道,“这么说来,只是苦了史大妹妹了,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只是让两个叔叔得了便宜。”

  “史家的家务事我却是不知,但史鼎史鼐两个兄弟,却似乎没有什么出息,昔日也在衙门里头历练过,只是没有多久,也就不当了,圣后其人,你是不知道的,她的性子爱恨分明,最是知恩图报,史檙为了圣后死的如此惨烈,若不是史家兄弟实在是不争气,她绝不会不重用此两人,不至于说两兄弟现在都还赋闲在家。”

  “咱们大越朝,那世袭的爵位从来都是减等的,家里头有爵位,不过是日子过得比普通人好一些罢了,若是要上进,还是要看自己个的才干。”

    长夜漫漫,说起昔日的故事起来,特别是听到史家昔日的故事,不免是惊心动魄,处处惊心。如此絮絮叨叨,不仅说了一些朝廷上的秘事,王子腾还把自己的为官之道为人处世的经验传授给薛蟠,不一会天就麻麻亮了,薛蟠忍不住打着哈欠,王子腾倒是精神奕奕,见到薛蟠萎顿的样子,“我昔日在香国指挥作战,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你这小子不过是一个晚上没睡,就困成了这个样子?真是不中用!”

  薛蟠打着哈欠说道,“我还是年轻小伙子,自然是爱瞌睡一些,舅舅这就回京了?记得把我在蜀中得了的一些好东西带回家去,舅舅自己带着大军得胜回来,什么地方上孝敬的好东西自然不缺,你那份我就不给了,其余的我都预备好了,就放在梅判官那里,舅舅若是便宜,也顺便和梅判官见一见,我是答应了下来,让舅舅你保举他继任川西节度使一职了。”

  王子腾笑骂道,“你倒是会乱答应下来,这事儿是舅舅我说了算的吗?一镇节度使,只怕是圣上也不能一言而决。我才回都中去,那里就轮得到我来说话了?”

  “以前不信,以后自然不会不行,”薛蟠伸了个懒腰,“长孙文林,不是圣上说撤了就撤了的?这梅判官既然是早就和舅舅交好的,必然也就知道想靠着圣上,舅舅刚打了胜仗,圣上刚赢了香格里拉之战,区区一个节度使而已,怎么圣上就不能决定了?舅舅回都去,蜀中的情况,不问你,还能问谁?你可别落了我的面子,我可是从梅判官那里要了好些东西去,若是你不保举,我到时候回国来可就要看他的脸色了。”

  薛蟠摆摆手出门而去,王子腾摇摇头,这个外甥虽然懒怠,可这眼光倒是极好,知道自己这时候,在皇帝面前说话是最管用的。

  /shu/38958/18716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